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章 少爷死了,老大疯了
    能活着的话,谁愿意去死。

    听到李浮图的话,宋晴一愣,随即忙不迭使劲点头,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般紧紧盯着他,眼中重新浮现出希望的光芒。

    李浮图轻轻弯腰,从茶几下的水果盆里拿出一把十公分长的水果刀。

    “杀了他,我便放你离开。”

    看到被递到面前水果刀,宋晴呆滞在了原地。

    这个男人,竟然让自己去杀人?!

    杀人不是杀鸡,不是每个人都有动手的勇气。

    李浮图也不急,安静等待这个女孩的选择。

    国外有部叫电锯惊魂的电影,用一个系列专门谈讨了当死亡的威胁来临时,人的勇气与人性的恶毒会膨胀到何种地步。宋晴现在面临的处境与电影里有异曲同工之妙,她究竟会不会杀了汪阳来以求自己活下来?

    对此,李浮图也有些期待。

    “李、李少,我爷爷已经按照你的要求澄清了丑闻,你怎么能出尔反尔?”

    那辆白花花的水果刀明显刺痛了汪阳的眼睛,导致他的语气里都难以抑制的出现了一丝颤抖。

    作为东海市乃至整个南方的顶级黑三代,汪阳从来没有感受到死亡居然会离自己如此之近。

    “汪少,我从没说过会放过你,而且我也不是什么君子,没有一笑泯恩仇的心胸。”

    李浮图淡淡瞥了他一眼,随即看向宋晴,“考虑好了吗?”

    见李浮图明摆着已经下定决心想让宋晴杀死自己,汪阳也终于不再忍气吞声一味的委屈求饶,瞬间露出了自己本来的面目。

    “别听他的,他只不过是为了利用你而已,你即使真的动手,他也根本不会放过你!”

    身处绝境的汪阳猛然对宋晴嘶吼道,脸色狰狞无比,暴戾的语气让宋晴娇躯微微颤抖,

    李浮图微微一笑,看着宋晴:“除了相信我之外,你好像根本没有其他选择,对吗?”

    宋晴眼神出现剧烈挣扎,死死咬着嘴唇犹豫了很久,终于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接过了李浮图手中的水果刀。

    李浮图毫不意外,淡淡道:“一命换一命,杀了他,你可以活下来。”

    “你敢?!”

    汪阳目呲欲裂,仿佛一只濒死的困兽在装模作样的张牙舞爪。

    宋晴猛一咬牙,在汪阳完全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突然转身拿刀望他胸口处捅去。

    一刀、两刀、三刀……

    不知道是出于恐惧还是被逼陷入了疯狂,宋晴出刀的速度越来越快。

    汪阳眼睛瞪大,张了张嘴,却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涌出的只有猩红的血水。

    随着那一刀刀的刺入,不断有血水溅出,喷的客厅到处都是,场面触目惊心。

    不知道究竟捅了多少刀之后,宋晴才终于停了下来,眼神呆滞,头发上,浴巾上,身上到处都染着鲜血。

    而被自己豢养的金丝雀乱刀加身的汪阳此刻双目圆睁,却涣散无神,已经死得不能再死。

    这算不算是某种程度上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了?

    李浮图内心暗嘲,随即看向失魂落魄的宋晴,面不改色道:“恭喜你,你活下来了。”

    宋晴呆滞的眼瞳动了下,终于回过了神来,意识到自己究竟做了什么后,像是烫手一般松开了刀,脸色惨白的退后一步。

    汪阳的尸体失去支撑,颓然倒地,一代大少就此死于非命。

    李浮图没有去多看一眼,轻声对宋晴提醒道:“我要是你的话,现在不是发呆,而是去冲洗一下,现在应该想想如何善后的事了。”

    宋晴现在全身浴血,像极了一朵娇艳无双的红色玫瑰。

    “你、你真的会放过我?”

    盯着那双惴惴不安的眸子,李浮图淡淡一笑:“我这人或许没什么优点,但是不喜欢欺骗女人。”

    怔怔的看了李浮图半饷,宋晴僵硬的转身,像极行尸走肉缓缓朝卧室里走去,脑子里一片混沌,今天发生的一切对她而言无异于一场噩梦。

    客厅内此刻躺着三具尸体,血水溢满一地,让整个场景看起来犹如人间地狱。可李浮图视若无睹,坐在沙发上点燃根烟,听着卧室里响起的淅淅沥沥的水流声,开始默默沉思。

    汪阳虽然死了,但是事情并没有解决,相反,因为汪阳的死,汪登峰肯定会陷入疯狂,接下来他将要防范汪登峰不顾一切的打击报复。

    有点鲁莽了啊。

    李浮图吸了口烟,看了眼地上的汪阳。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从汪阳派人绑架苏媛的那一刻,这个东海道上一线公子哥就上了李浮图心里的必杀名单,可汪阳死在现在时机多少有点不恰当。

    不过李浮图也没什么后悔,反正迟早都要杀的,死了也就死了。

    宋晴洗澡的速度很快,一根烟的时间就重新从卧室里走了出来,染血的浴巾被丢弃,换上了白色的喇叭袖上衣和高腰牛仔短裤,现在的宋晴完全符合学生的清纯味道,谁能想象这样一个女孩就在不久前疯狂捅死了包养自己的男人?

    永远不要小看了女人。

    李浮图将烟头杵灭,站了起来,“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我、我不知道。”

    宋晴眼里还残留着一丝掩饰不了的恐惧,语气茫然而无助。

    即使这个男人肯放过自己,可自己杀了人,自己已经成了一个杀人犯,天大地大自己又能跑到哪里?

    虽然在某些人眼里法律只不过是个笑话,但对于普通人而言,法律还是具有神圣不可逾越的威严。

    “东海你是肯定不能呆了,甚至最好离开龙国。”

    李浮图还算有点道义,并没有撇下宋晴不管。

    “我给你一个选择,你现在赶紧通知你的家人,订离现在最早的一个航班去m国,在那里,我会安排人接应你们,不敢保证你能大富大贵,但至少一辈子你可以吃穿不愁。”

    虽然从没想过有一天要背井离乡,但宋晴也知道现在根本没有其他选择。

    “那、那你呢?”

    她咬了咬唇,看着李浮图。此刻她的心里开始萌生出一种难以启齿的念头,如果这个男人能跟她一起走,说不定她和他能有机会在一起,如果真是那样那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似乎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李浮图自然猜不到宋晴内心的想法,笑着摇了摇头,“或许有一天我会再次离开,但绝对不是现在。”

    宋晴眼底深处的光芒渐渐暗淡下去。

    这个时候,沙发上属于汪阳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李浮图眯了眯眼,走过去把手机拿起,接通,轻声道了句:“汪老。”

    汪登峰呼吸粗重,明显死死压抑着愤怒:“你的要求我已经办到了,我孙子呢?”

    李浮图看了眼地上的汪阳,平静道:“汪少?抱歉,他已经死了,被乱刀捅死,死得可真惨。”

    对方呼吸一瞬间都凝固住,随即响起了一声充满暴虐的嘶吼声。

    “小杂种,我不杀你誓不为人!”

    汪家别墅,汪登峰的一些心腹手下看着脸色无比狰狞的汪登峰,全部噤若寒蝉。

    他们明显的意识到一件事情。

    少爷死了,老大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