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同命鸳鸯
    汪阳此时此刻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白日见鬼的感觉。

    当看到李浮图面带微笑不可思议的突然出现在面前,他内心猛然一寒,随即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

    没错,在东海市一向耀武扬威横行无忌的汪少的确怕了,李浮图昨晚在战国会所用三具惨死的尸体已经吓破了汪阳的胆,甚至在某一瞬间,汪阳甚至开始后悔和这个男人为敌。

    可这世上哪有后悔药?

    “怎么?莫非汪少不欢迎我?”

    看着脸色大变的汪阳,李浮图笑意柔和,温文尔雅。

    亲眼目睹过这个男人残忍近乎残暴的手段,汪阳自然不会被他的表情所欺骗,这个男人既然能无声无息的摸到这里,想必在外面留守的两个手下已经死于非命,想到这,汪阳更加没有了顽抗的**。

    “李少,饶命。”

    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汪少惨白着脸,毫无骨气的低下了高贵的头颅,他不知道这个男人究竟是怎么知道他在这里的,但既然对方冒着巨大风险刻意寻上门来,肯定不是来做客的。

    看着那副仿佛人畜无害的笑容,汪阳却感受到了来自死亡的冰冷威胁。

    居然还懂得能屈能伸的道理。

    见汪阳一开口就求饶,李浮图哑然一笑,饶有意味的看了汪阳一会,不置可否道:“汪少,不请我进去坐坐?”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汪阳没有选择,只能僵硬的让出了位置,他不傻,知道以自己的武力值想要反抗和找死根本没有区别。

    李浮图面色平静的走进这栋房子,随意打量了眼,果然不愧是用来藏娇的金屋,面积虽然不算很大,但装修很豪华,地毯灯具都是进口,看来汪少对于自己豢养的金丝雀很舍得花钱。

    “亲爱的,你干什么去了?”

    主卧内突然传来一道呼喊,甜腻酥麻,听着就让人心弦一荡。

    难怪会引得外面的打手惦记。

    李浮图淡淡瞥了汪阳一眼。

    生死都已经脱离自己掌控的汪阳现在六神无主,哪还有心情理会这些。

    见无人回应,那妞疑惑的走了出来,或许是才经过了一场‘大战’,和汪阳一样,她身上也披了一条浴巾包裹住重要的部位,但还是不可避免的露出的牛奶般的肌肤和一双修长美腿。

    雪白赤足踩在地上,净身大约一米六五左右,高杏眼桃腮,樱桃小嘴,漆黑柔顺的发丝披落在圆润如玉的肩头,让她在清纯中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撩人妩媚。

    毕竟是能吸引到阅女无数的汪少花大价钱包养的主,姿色还是经得起考验的。

    当看到李浮图的时候,这妞愣了一愣,随即像是良家妇女般裹了裹浴巾迅速朝汪阳靠去。“亲爱的,他…是谁?”

    要是换作平常,汪阳肯定不会吝惜回答这个‘宠姬’的问题,可今日不同往日,他自己此刻犹如等待宣判的犯人,心里惶恐不安,根本没有心思去理会别人。

    见汪阳脸色难看,一声不吭,这个金丝雀心里也开始有些不安,毕竟在她和汪阳欢好的时候突然有一个陌生人走了进来,明显有些不寻常。

    怯生生的望了李浮图一眼,这个在美院至少也是个系花的金丝雀柔柔道:“请问你是?”

    “抱歉,打搅了。”

    仿佛真像是来做客的,李浮图表现的很客气,随即看了眼汪阳,轻笑道:“我是汪少的债主,这次来是特地来向他讨债的。”

    闻言,汪阳眼神猛然颤抖了下。

    债、债主?

    名叫宋晴的金丝雀瞪大了眸子,觉得不可思议,对于包养自己的这个男人的身份,虽然谈不上完全清楚,但她也了解三四分。她只知道汪阳平常接送她都是豪车,而且时不时更换,无论去哪里,别人都对他很客气,出行经常有手下陪同,对她花钱也异常大方,这样一个金主,居然会欠债?

    李浮图没有过多解释,淡淡一笑:“外面有我准备的礼物,能否麻烦这位美女帮忙拿进来一下?”

    金丝雀宋晴扭头看了汪阳一眼,见汪阳仍然一语不发,只能勉强一笑,朝门外走去。

    当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外周围瞧了瞧,哪看到什么礼物,看到的只有两具冰冷的尸体。

    她瞬间傻在了原地。

    背后传来了李浮图的声音:“劳烦美女把‘礼物’收进来,痕迹也清理一下,被人看到可就不好了。”

    嗓音仍然很轻柔友善,但此时此刻落在耳朵里,却让宋晴全身泛起了刺骨寒意。

    要知道哪怕出卖身体换取财富,但她终究也只是一个在读的学生,哪里见到过死人,况且凶手此时还若无其事的站在自己的房子里。

    完了。

    她现在终于明白汪阳为什么表现得那么奇怪,虽然汪阳从来没和她说过,但跟在他身边这么久,宋晴也猜出自己这个金主多半是混黑的,这次多半是仇家找上门,而自己肯定要被连累了。

    没有多少人能无惧死亡,而且两具尸体还清清楚楚的摆在面前,如果不是还有一丝理智尚存,宋晴差点就想逃跑。

    先不谈自己披着件浴巾能跑多远,至少对方会给自己这个机会?

    很快熄灭了不切实际并且很有可能会直接惹恼对方的幻想,宋晴强忍着恐惧,费力的把两具尸体挪入了房内,又把走道内的血迹清理干净,然后按照李浮图的吩咐,眼含绝望的关上了房门。

    “谢谢。”

    李浮图礼貌道谢,从表面上看,完全不像是一个穷凶极恶的杀人凶手,但就是他这幅云淡风轻的模样却越能带给人可怕和恐惧感。

    宋晴笑容僵硬的摇摇头,手指不安的攥紧,她还算心理素质强大,要是换作一般女人,只怕这个时候早就崩溃了。

    “别害怕,我是一个好人。”

    李浮图笑了笑。

    可看着那副笑容,宋晴差点哭了出来。

    她还年轻,她还有大把的美好年华,虽然被人包养很不光彩,但她这二十年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她真的不想死。

    “求求你……”

    宋晴眼神哀求,和汪阳看起来像极了一对同命鸳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