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速度与激情(2)
    敌众我寡,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肯定是千方百计想办法进行逃脱,可当李浮图将手机重新放回裤兜里后,他竟然不可思议的将车速渐渐慢了下来。

    见凯迪拉克速度一慢,本已经逐渐被甩远的两辆别克里的大汉们心里一喜,随即立即踩死油门追了上来,其中有一辆作风凶悍,毫无顾忌撞了上去将前面挡路的一辆大众给生生挤开,与凯迪拉克并驾齐驱,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汉子透过车窗,对着李浮图厉声疾呼道:“小子,立即停车跟我们走,要不然可别怪我们不客气。”

    被撞开的大众车主本想发火,猛然转头后发现对方正眼神狠厉的盯着他,手伸入衣服内黑漆漆的物件露出了一角,那似乎是……枪?!

    这一下顿时把他给吓得心惊肉跳六神无主,这可是在龙国,枪这玩意普通人也许一辈子都没有机会亲眼见到,这些人居然胆大妄为到随身怀揣枪械,这他妈都是些什么人?!

    见对方模样凶狠匪气十足,明摆着来着不善,被撞的大众车主明智的乖乖闭嘴将怒火吞咽回了肚子里,面对别克车里大汉的阴霾目光,他根本不敢吭声,甚至看都不敢再看他们一眼,略感同情的瞟了眼被找上的凯迪拉克,踩紧油门加速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听到车外传来的疾声叫喊,李浮图皱了皱眉,他最为厌烦的,就是像这种只会聒聒噪噪而一点本事都没有的废物。

    两辆别克将凯迪拉克半包围住,一辆从后面不断进行撞击,一辆从左方不断进行挤压,希望将凯迪拉克推挤到立交桥的围栏上硬生生遏制下来。

    “既然你们想玩,我就陪你们玩玩。”

    随着话音,李浮图整个人气质大变,如果说刚才他是打盹的野兽,但现在已经完完全全苏醒过来,那挂着冰冷笑意的脸庞让人不由自主心田微微惊悸。

    随即只见他猛打方向盘,不再甘于被动挨打的局面,硬生生的和左边的别克硬碰硬的对撞起来,这可不是在游乐园所玩的蹦蹦车,这是在车来车往距离地面几十米高的立交桥上,一个不慎,可能就是大撞车抑或是冲破栏杆摔下桥车毁人亡的凄凉的下场。

    两辆车你来我往,寸步不让,车身刮起的火花和那响起的阵阵碰撞声震撼了这条道上所有车主的小心脏。

    “我滴个乖乖,我他妈不是眼花了吧,这难道是在拍戏?!”

    揉了揉眼,不远处的那两辆车依旧在你死我活的纠缠着,车门都已经完全报废,几乎是无比艰难的挂在上面已经摇摇欲坠,估计再撞不了几下就要彻底彻底跌落了。

    原来自己并没有出现错觉,证明这不是幻境之后,所有车主纷纷猛踩刹车,掉头转弯调换车道想尽各种各样的办法离那两辆车远点,他们是不要命的疯子,咱们可还没有活够本,花花世界还没有享受够,可没有胆量陪那些疯子玩。

    原本略显拥挤的车道因为这些车主的避让变得开阔起来,但也仅仅是李浮图所在的这条道,其他道反而因为这些车主为了避险无视规则的乱入顿时变得拥挤不堪,由点及面,整座立交桥的交通逐渐失去了应有的秩序,喇叭声大作,有些隔得远的不明所以的司机怒骂不断,整个场面一时间陷入了混乱。

    恢弘繁华的立交桥此刻如同杂乱无章的菜市场,怒骂与喇叭齐鸣,鸡飞狗跳。

    “哐当”一声,再一次相撞后,驾驶座的车门终于坚持不住,哀鸣了一声离开了自己应该所在的位置,因为惯性在马路上翻滚了一段距离与之摩擦起阵阵声响,最终倒地。

    失去了车门遮挡后,李浮图终于与对方正面相对,对方的车门已经更早的离开了所在的位置。

    “小子,我劝你最好乖乖听话,现在停车也许还能留你条全尸,但如果还继续进行无聊的抵抗惹恼了我们,我敢保证待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两辆车毫无间隙的彼此摩擦碰撞的前进,对方副驾驶座上的大汉仿佛胜券在握的狰狞话语伴随着凌厉风声传了过来。

    “废话真多。”

    李浮图轻声道,淡漠的瞥了对方一眼,“真有本事的话最好快点玩死我,要不然,一会死的也许就是你们这群废物。”

    “你他妈是在找死!”

    见李浮图如此不知好歹,死到临头还敢大言不惭,大汉怒骂一声,耐心终于消失殆尽,手迅速伸入衣内掏出手枪,以现在彼此间伸手既触的距离,他有自信能将这个不知死活看不清楚局势的男人一枪给射出个大窟窿。

    只见李浮图脸色冷寂彻骨,嘴角勾勒起一抹冰冷笑意,猛的将方向盘彻底打死,两辆车之间顿时又开始了一阵更为激烈的撞击。

    别克车内的几个大汉由于没有做好充分反应,一时间人仰马翻,原本的枪口也暂时失去了目标,被右方的凯迪拉克撞得节节败退。

    别克被不断挤压到路边,在围栏和凯迪拉克的夹击下艰涩无比的行驶着,车身与水泥相檫挂出一阵阵凄厉的声响,再往左,便是没有任何阻挡的几十米高空,如果被挤下去,不可能出现其他结果,车辆爆炸尸骨无存便是他们唯一的下场。

    见同伴身处险境,后面紧跟着的别克车顿时急了,他们自然不可能袖手旁观坐视不管,紧咬牙关踩死油门一下接一下不断撞击着凯迪拉克的车尾,期望将它撞开将被它挤压到悬崖边的同伙给解救出来。

    可惜因为一路撞击不断才追了上来,无论是车身还是发动机都已经严重受损,即使他们再如何努力,除了给车头再添加几道凹痕外,收效甚微,对凯迪拉克依然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

    李浮图任由后方的别克一下一下撞击着,握着方向盘的手岿然不动,眼神越发冰冷,嘴角的弧度越加邪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