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速度与激情
    孙青来得很快,两辆车,八个人,在李浮图和燕东来通话不过二十多分钟就出现在了沈嫚妮别墅门口。

    李浮图亲自出门迎接,“孙哥,麻烦了。”

    “李少客气了。”

    孙青仍然表现得毕恭毕敬,甚至不忘和沐语蝶打招呼。“沐小姐。”

    虽然身处暴风眼之中,但沐语蝶表现得很大气,点头一笑,镇定而优雅。

    “李少,我刚才在春秋华府门口发现了两辆车很是可疑,很有可能是汪登峰的人。”

    打完招呼后,孙青看向李浮图低声提醒。

    “我知道了。”

    李浮图眯了眯眼,“孙哥,我出去一趟,她们的安危就交给孙哥了。”

    孙青看了眼后面的沐语蝶两女,郑重点头道:“李少放心,春秋华府是我们东海顶级的住宅区,里面住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只要汪登峰没有疯,他不大可能会公然在这里乱来,即使他真的孤注一掷,我和兄弟们也会誓死保护沐小姐的安全。”

    李浮图点点头,不再多说,扭头看了沐语蝶和苏媛一眼,随即朝外走去。

    “你……小心一点。”

    身后传来沐语蝶的声音,李浮图身形停顿了下,却没有回头,上车很快驶离别墅。

    出了春秋华府,李浮图果然看到了孙青嘴里的两辆可疑别克,见他的车出现,那两辆车立马跟了上来。

    李浮图眼神幽深,像是没看到一般,将凯迪拉克驶向大道。

    “追上去。”

    两辆黑色别克似乎根本没有隐瞒行踪的想法,一左一右紧紧靠了上来。

    李浮图嘴角牵扯起一丝冷笑,脚踩油门,原本四平八稳的凯迪拉克轰得一声,猛然加速起来。

    “给老子跟紧了,要是弄丢了人,你们自个提头回去见汪老!”

    一道森冷的命令通过耳麦在两辆别克车里响起,顿时,这两辆车也如磕了药一般,瞬间奔放起来。

    于是乎,这条南湾路上出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三辆车完全无视交通规则像是比赛一般你追我赶,仿佛把马路当成了竞技场。

    惊慌失措下,不少司机下意识的猛打方向盘,远离这些敢在大马路上玩极品飞车的不要命的亡命之徒,因为他们的突然转向导致连锁反应,后面的一些司机也不得不作出反应以免撞上,但依旧有些躲闪不及直挺挺的撞了上去,一时间,这条路上发生了超级大追尾的事故,交通随即陷入了彻底的瘫痪。

    李浮图目光如电,对后方的车辆撞击声视而不见,架势着凯迪拉克在拥堵的车流中左突右冲速度却丝毫不减,手足并用整个动作有条不紊,行云流水而有带着酣畅淋漓的干练美感,凯迪拉克仿佛与他整个人融为了一体一样,如使臂指,随着他的心意如同水银泻地,利用车辆之间的每一个车位每一个缝隙,无孔不入。

    惬意仿佛大海中肆意遨游的鱼,迅捷又若天空中一闪而过的霹雳,李浮图似乎不像是在逃避身后黑势力的追赶,气定神闲,从容不迫,倒像是在参加寻常的赛车比赛一样。

    但凯迪拉克终究不是那些动力十足的顶级超跑,即使李浮图车技惊人,仍旧没有办法将后面的两辆别克完全甩开,在转过一个路口的时候,李浮图看了眼后视镜里拼命追赶的两辆别克,手中脚下的动作不停,上演了一个堪称教科书般标准的华丽漂移,险而又险避开了从左边驶来的一辆越野车,让路口处准备过马路的行人看得心惊胆战目瞪口呆,愣愣的看着铂金色的凯迪拉克摇摆着车尾急速驶远,久久回不过神来。

    这难道是在拍电影么?

    毫无停顿的通过路口,李浮图将油门一踩到底,凯迪拉克呼啸着冲上了盘横交错车来车往的立交桥。

    “他上桥了。”

    费尽辛苦一路上靠硬撞开了不少车才堪堪没被甩掉的两辆别克比起开始,现在已经变得有些残破,不少人对着它们指指点点,目光带着惊讶和疑惑。但车内的大汉根本没有理会周围人的看法,他们眼里只有盯死凯迪拉克里面的男人的命令。

    “追!”

    死死盯着凯迪拉克的车尾,两辆别克没有丝毫的停留犹豫,紧随着李浮图驶上立交桥。

    凯迪拉克的速度被李浮图发挥到极致,如同闪电在车流湍急的立交桥上急速奔驰,那仿佛不要命的速度让人只能看得到一道模糊的车影一闪而过,形同鬼魅一般,见缝插针无孔不入,夸张的车技和震撼的视觉效果让人为之咂舌。

    立交桥上无数有幸见到这一幕的司机们,全部目瞪口呆难以置信,在这里飙车,这他妈是不要命了吗!

    你不要命可以,可别连累老子啊,老子可还没活够本呢!

    反应过来后,整条道上顿时喇叭声大作,可凯迪拉克浑然无视了他们的抗议,继续我行我素,在车来车往的洪流中,行云流水的不断超车。

    凯迪拉克的方向盘一转将不急不缓挡住去路的一辆灰色奔驰给挤开,两辆车车身相擦间挂起一阵阵火光,

    按部就班开着车的奔驰车主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就看见自己被突然被挤出了车道差点撞到桥边的围栏上,听着那车身相刮的嗤嗤啦啦声,眼角脸色不断抽搐,似乎不是挂到了他的爱车上而是挂到了他的心头。

    “妈的,是哪个王八羔子干的!你他妈不要命了吗!赶紧给老子下车。”

    回过神来后连忙按下车窗探出头大骂,到处张望着准备追究罪魁祸首的责任,这辆车他可是忍着肉痛刚买一个月,这才没多久就给人撞了,这让他如何不恼火,可他只来得及看到一个嚣张华丽的车尾,回应他的也只有排气孔轰然而起的呛鼻尾气。

    对后方传来的叫骂视而不见,李浮图一手操控着方向盘,单手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马面,把上次我要你监视的手机号的位置实时关联到我的手机上。”

    “是,魁首。”

    很快,李浮图手机上就显示出一副带着红点的地图。

    盯着地图上闪烁的红点,李浮图嘴角牵扯起一抹森冷的弧度。

    “汪少,就让我来为这场游戏画上一个句号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