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善解人衣
    沐语蝶酒量很不错,至少要比沈嫚妮要强上许多,但这个夜晚,或许是想要放肆一下或者排解一直以来憋在心里的压力与苦闷,她还是把自己喝得酩酊大醉,甚至走路都踉踉跄跄需要人搀扶。

    李浮图结了账,半抱半扶着沐语蝶出了酒吧,目送他们离开后,酒吧领班迅速走到内部的办公室里,恭声道:“老板,沐xiao jie醉了,被抱上了车。”

    陆川端着酒杯,面色平静的点了点头,“知道了。”

    有句话说得好,女人会喝醉要么就是相信陪她喝酒的男人不会做什么,要么就是不怕男人做什么,那这妖精是属于哪种情况?

    是故意给自己机会还是认为自己是坐怀不乱的君子?

    看着像是没有骨头瘫软在后座满面酡红醉眼迷离的女人,李浮图一时间犯了难,他不知道该把这妖精送到哪去。

    他确实知道她住在哪,但是他当时只到过楼底下并不知道是几层几号。

    送去酒店?

    那更不靠谱。

    先不说这妖精的大明星身份,只看她醉成这样没人照顾也不行。

    李浮图思来想去,最后没办法只能把车开回春秋华府,好在沈嫚妮现在正在外地拍戏,要不然看到沐语蝶醉成这个样子只怕自己是百口莫辩了。

    从muse开到春秋华府花了半个多钟头,好在沐语蝶的酒品还不错,没发酒疯,也没吐,就像任人宰割的美人鱼一样躺在后座上一动不动。

    这要是换成另外一个男人,今晚这妖精只怕要被占大便宜,好在某人起码还算有点原则与底线。

    当抱着沐语蝶上楼的时候,李浮图不得不感慨这妖精身材真是不错,看起来那么高挑,而且前凸后翘,但抱在手里却似乎没什么重量,看来肉都长在了关键地方。

    酒香体香以及香水味混杂出撩人心魂的味道,当李浮图把沐语蝶放在客房床上的时候,看着这妖精一副毫无反抗能力的醉酒模样,他一时间还真有点心猿意马。

    不过他咬了咬舌头,还是强自压抑住了那股本能的冲动。

    “真是遭罪啊。”

    暗自感慨了句,李浮图打算给这妖精去倒杯水,喝醉的人一般半夜的时候都会口渴,可他刚一转身,就听到背后传来形似呕吐的声音。

    没这么倒霉吧……

    李浮图脸色当即一变,还没得及转身就看到沐语蝶从床上爬了起来,捂着嘴踉踉跄跄的望卫生间的方向跑去。

    “忍一下……”

    李浮图话音未落,一道呕吐声就残忍的响了起来,沐语蝶扶着门套,半蹲在地上吐的天昏地暗。

    李浮图握着额头,欲哭无泪。

    给沐语蝶倒水漱口,把她重新扶回床上,拖地,喷空气清洗剂,李浮图忙活可半天才把后善完。

    “当完保镖又当保姆,我真是上辈子欠你们两的。”

    暗自叹了口气,李浮图打算去洗澡,可他目光不经意扫过沐语蝶时,发现对方身上那件复古刺绣白色蕾丝上衣领口处沾染上了不少刚才的呕吐污秽。

    这可咋整。

    李浮图愣在了原地,犹豫再三,他终究还是迈开脚步朝人事不省的沐语蝶走去,在心里他不断提醒自己这么做完全是出于一片好意。

    因为沐语蝶这件刺绣蕾丝上衣属于复古风格,是那种布艺的扣子,要脱掉的话比那种必须从头部拉的衣服要简单,可即使这样,还是明显可以看到李浮图的手甚至还没碰到沐语蝶的衣领就开始微微颤抖。

    虽然自己完全是一片好意,但此情此景,床上满脸醉意仿佛任君施为的美人还是让李浮图心里有种趁人之危的紧张。

    他现在最担心的莫过于沐语蝶会突然睁开眼睛,那到时候他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好在最糟糕的情况没有发生,当李浮图解开了上边的三颗扣子,沐语蝶仍然昏睡不醒对一切一无所知。

    看着那渐渐露出的白腻肌肤以及rou se胸衣包裹的雄伟山峦,李浮图的手越发颤抖不止。

    不得不说,这是对一个男人定力最极致的考验。

    一颗,两颗,三颗……

    随着扣子一颗颗被解开,只要再拉掉一件碍事的胸衣,龙国最xing gan的尤物的上半身美好就会完全显现在面前。

    嗅着从那对高耸山峦上飘出的诱人香味,瞅着那张艳若桃李的脸蛋,哪怕连李浮图此刻都有种化身为狼的剧烈冲动。

    不得不说,这个妖精的身体真的像是一件无可挑剔的艺术品,即使躺着都显得尺寸惊人的圣女峰,让人恨不得啃噬的迷人锁骨,泛着红晕的肌肤透着妖艳,平坦的小腹处甚至看得到人鱼线……最为关键的是,现在这件艺术品根本没有半点保护自己的能力,只要李浮图愿意,他就可以尽情把玩和享受。

    是禽兽?

    还是禽兽不如?

    这还真是一个无比艰难的单选题。

    不过李浮图确实非寻常人,在床边呆坐良久,他最终还是花着天大的毅力在脱掉了沐语蝶的上衣后给她盖上了被子,把那一副无比美好的风景全部遮挡了起来。

    “恐怕柳下惠在世都不过如此吧?”

    李浮图苦笑一声站起了身,然后头也不回,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这个房间,他怕再呆下去自己真会忍不住做一回禽兽。

    这个夜晚,沐语蝶睡得很沉,可苦了睡在她隔壁的某人,辗转反侧到半夜才渐渐入睡,果然君子哪有那么容易当的。

    第二天九点多,李浮图被敲门声吵醒,脑袋还有些昏昏沉沉的他爬起床打开门,就看到上半身裹了件浴巾的沐语蝶站在门口一双媚眼直勾勾的盯着他。

    “我的衣服是你脱的?”

    李浮图下意识点点头,可旋即又猛然摇了摇头。

    睡了一晚明显已经恢复过来的沐语蝶咬着牙,“究竟是还是不是?”

    “你不要误会,你听我解释。”

    李浮图本来还有些混混僵僵的脑袋瞬间清醒,他昨晚费了天大的毅力好不容易守住了原则,要是被人误会那真是被窦娥还冤了。

    “是这样,你昨晚吐了,把衣服吐得到处都是,没办法我才把你衣服脱了,总不能让你穿着那么脏的衣服睡觉吧?”

    昨晚虽然喝醉了,但发生的事迷迷糊糊之中沐语蝶还有点印象,况且她醒来后发现除了上衣被脱其他都很完整,内衣也没有被动过的迹象,她知道李浮图多半没做什么,但是自己好歹也是一个女人,衣服被人脱了总不能一句话也不问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过吧?

    “呵,看来你还真是善解人‘衣’呀。”

    不知道是不是口误,沐语蝶把那个意念成了第一声。

    “那我是不是还得谢谢你?”

    李浮图摆摆手,“不用客气,为人民fu wu嘛。”

    沐语蝶眯起眼:“你是不是经常这样为别的女人‘fu wu’?”

    “天地良心,你绝对是头一个。”

    李浮图一本正经的摇头,然后情不自禁的开始诉苦:“你不知道你昨晚有多邋遢,吐得到处都是,我又是拖地又是给你倒水,还给你盖被子,我容易吗我?”

    沐语蝶微微脸红,“别人想为我这么做还没这个机会呢。”

    李浮图一愣,随即苦笑道:“你们mei nu都这么傲娇吗?”

    沐语蝶红唇动了动,刚准备说话,一道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

    “沐姐姐,你、你们……”

    李浮图脸色一僵,抬头望去,发现苏媛那丫头正呆呆站在楼梯口。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