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章 老而不死是谓贼
    “李少,你今晚让汪登峰折损了三名精英手下,而且还让他在大庭广众之下丢尽了颜面,以他的个性,绝不会善罢甘休。”

    拒绝了顾擎苍相送,站在战国会所的门口,燕东来神色很郑重的发出提醒:“汪登峰不比汪阳,虽然李少身手过人,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段时间李少最好还是小心一点为妙。”

    李浮图点点头,看了眼站在身边的沐语蝶,犹豫了下,对燕东来开口道:“燕先生,能不能请你帮个忙?”

    燕东来毫不犹豫的爽快道:“李少但说无妨。”

    在苏媛那里有过前车之鉴的李浮图缓缓道:“我想请燕先生这段时间能派几位兄弟保护一下语蝶,我担心汪登峰会对她下手。”

    燕东来一怔,随即很快反应过来,看了眼明显有些呆愣的沐语蝶,点点头道:“还是李少想的周到。”

    旋即,燕东来扭头对孙青吩咐道:“你找几个机灵点的兄弟,这段时间亲自带人跟在沐小姐的身边,如果沐小姐少了根头发,你就不用回来了。”

    孙青郑重点头,“请燕哥李少放心,如果有人想对沐小姐动手除非从我孙青的尸体上踏过去。”

    “麻烦孙哥了。”

    孙青连忙摇头,看向李浮图:“李少太客气了。”

    李浮图点点头,没有多客套,像他们这类人,很多事情不喜欢挂在嘴上,他开口之后燕东来二话不说直接安排绝对心腹孙青去保护沐语蝶,这份心意他记在心里。

    “燕先生,这次算我欠你一份人情,以后有需要我李浮图的地方,尽管开口。”

    在国际地下社会,阎帝的一份人情,远远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

    虽然尚且不清楚李浮图真正的身份,但通过今晚,燕东来已经清楚看出了李浮图深不可测的能力,他这段时间一直曲意结交,为的不就是这句话?

    哪怕燕东来一直喜怒不形于色,此刻也情不自禁畅快一笑,“李少这么说就太见外了,如果李少不介意的话,以后你我老哥老弟相称如何?”

    人以桃投之,我自以李相报。

    闻言,李浮图也没犹豫,爽利的点头一笑:“麻烦燕老哥了。”

    燕东来笑容越加灿烂,重重拍了拍李浮图的肩膀,玩味的瞥了眼沐语蝶,笑道:“那好,我就不打扰李老弟与沐小姐的二人世界了,告辞。”

    目送着燕东来的车队离开,沐语蝶咬着嘴唇,低声道:“燕东来刚才那句话什么意思?”

    李浮图扭过头,装傻充愣:“你说什么?”

    瞧他那一脸茫然的模样,沐语蝶冷哼了一声,没再多说,径直上车。

    因为第一次见面就送过沐语蝶,所以李浮图也没问,发动车就朝市北方向开去。

    “喂,你和燕东来怎么认识的?”

    在心里犹豫了半天,沐语蝶终究还是忍不住开口,没办法,李浮图今晚带给她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那可是燕东来,那可是顾擎苍,那可是东海顶级的权贵阶层,刚才所经历的一切的一切让沐语蝶有如梦幻。

    就是自己身边这个男人,刚才因为她的原因悍然废掉了永兴的一位堂主公子,然后又杀了永兴二号人物的三位精英打手,之后还能带着她安然无事的走出战国会所,燕东来甚至主动要求和他称兄道弟?

    虽然女人的第六感提醒她这个男人异常危险,但沐语蝶心中还是有种莫名的力量禁锢住了她,让她不舍离开这个男人的身边。

    “我在国外有朋友和燕东来认识。”

    李浮图简单解释了一句,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多提。他瞥了眼身边算是和自己‘共患难’了一次的妖精,笑道:“后不后悔和我来这里?”

    沐语蝶并没有毫不犹豫的说一些漂亮的场面话,只见她认真的思索了会,然后点点头,紧接着又摇了摇头。

    李浮图纳闷:“你这是什么意思?”

    “刚刚那座‘江湖’本是我没有资格可以踏入的,能亲眼看到里面的繁华我感到幸运,但夹杂其中的刀光剑影又让我感到恐惧。”

    李浮图嘴角扬起,“之前的时候你不是说的很霸气的吗?还项羽虞姬的。”

    沐语蝶娇媚的白了他一眼:“鬼知道你和永兴的大佬之间有仇,要是早知道我才不陪你自投罗网。”

    “你放心,这是我和汪家的恩怨,绝对不会让它牵连到你身上。”

    “你打算怎么办?”

    沐语蝶收敛神色,有些忧虑道:“那个姓汪的老头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老而不死是谓贼,他风光了这么多年,也已经足够了。”

    虽然李浮图的语气很平静,但是沐语蝶还是感受到了对方话语里的冰冷杀机,要知道这个男人并不是普通人,刚才他在角斗场上催残对手的惊恐画面现在想起沐语蝶仍然有点毛骨悚然。

    “杀人,可是犯法的。”

    沐语蝶喃喃道。

    “这个世界很大,终究有法律照不到或者没法照到的地方,在那样的角落,你就必须得学会用罪恶的手段去终结罪恶。”

    沐语蝶缓缓扭头,看到的是一张无比深沉的侧脸。

    不可否认,温良恭俭的确能吸引女人喜欢,但无法无天邪气盎然的男人却更加具有让女人春心荡漾的魅力。

    沐语蝶深呼吸一口气,坐直了身体,望着前方说道:“我现在不想回家。”

    李浮图皱眉,不解扭头:“现在已经十点多了,你还有事?”

    沐语蝶微微摇头:“我想喝酒。”

    “你可以回家喝。”

    “一个人喝没意思,而且如果我现在一个人回家,我会害怕。”

    李浮图无话可说,他也理解,刚才自己残暴的手段别提一个女人,哪怕对男人而言都会留下不小的心理阴影。

    还是一时间没控制住啊。

    李浮图暗暗叹了口气,和在军人里面常见的战后综合征一样,他们这类人或多或少也会有一些心理疾病,他刚才之所以如此狂暴,就是骨子里那股嗜血的**被点燃。

    因为自己造成的原因,他也不能坐视不管,只能载着整个龙国著名的性感尤物朝附近的酒吧开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