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 欲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战国会所的角斗赛每月就会举办一次,但毫无疑问,今晚的角斗是战国会所创办以来最为震撼人心的几场,李浮图用三条人命和三具残破不堪的尸体彻底的在东海的上流世界里扬名,也将汪家爷孙的脸面以最为狂放的姿态彻底的踩在的脚底下。

    恐怕即使过了很久之后,在场的这些名流都难以忘记之前高台上那个残暴果决的血腥身影,后面会不会有来者不好说,但至少李浮图带给他们的震骇是真正意义上的前无古人。

    此子绝不能轻易招惹。

    在场诸多权贵心里不约而同冒起一样的想法,如果说之前在江湖楼大厅因为燕东来的原因让他们对这个陌生的年轻人感到有些好奇,但此时此刻李浮图用无与伦比的可怕实力以及泯灭人性的残暴手段已经成功赢得了在场所有人的尊敬甚至是敬畏!

    “这位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煞神?”

    时幕传媒老总董志远内心惊悸,面带苦涩笑意,十分庆幸自己当时并没有冲动,经过刚才的几场拳赛,哪怕没有燕东来的原因,他都已经下定决心不能再与这个男人为敌。

    江山如此多娇,没必要在一棵树上吊死,虽然内心十分不舍以及无奈,但董志远是个聪明人,懂得取舍,一边是美人一边是江山乃至性命,这种选择题他知道该怎么做。

    角斗大厅死一般的安静,比赛已经结束,但却没有一人敢率先起身,还是燕东来率先打破了沉寂。

    这位本应该最受关注的东海王站了起来,对着已经成为全场唯一焦点的年轻男人,神色有些复杂道:“李少,这里的事情已经结束了,咱们先离开吧。”

    李浮图点点头,松开沐语蝶,转身,看了汪家爷孙一眼。

    汪登峰神色阴沉如水。站在他身后的汪阳汪少低着头,甚至都不敢再与李浮图对视。

    李浮图嘴角扯了扯,不多做逗留,拉着沐语蝶走出这个弥漫血腥味的大厅。他们一动,其余人也纷纷起身,忙不迭离开这个刚才让他们兴奋疯狂现在却压抑沉闷仿佛人间地狱的地方。

    沿原路返回,当走出江湖楼的时候,李浮图顿住了脚步,沐语蝶脸色苍白,与他们并肩而行的燕东来也狠狠皱了皱眉。

    浓稠夜色下,江湖楼外,近一百号号带刀爷们呈包围圈状,将江湖楼大门死死围住,眼神森然,严阵以待!

    刀光闪烁,阴冷如水。

    后方的名流们齐齐色变。

    永兴莫非是打算不顾脸皮也要把这个带给他们巨大羞辱的年轻人留下?

    燕东来面沉如水,豁然转身,直视永兴掌舵顾擎苍,“顾老,你这是什么意思?”

    孙青神情严肃第一时间带人挡在了自己大哥身前,可他们仅仅九个人面对着一百号刀斧手明显有种螳臂挡车不自量力的嫌疑。

    “燕先生,此事与你无关,你大可以离开,我不会阻拦。”

    顾擎苍还没表态,汪登峰跨出一步,死死盯着李浮图,眼睛里充斥着不加掩饰的寒冷杀机。

    他能混到现在的地位,自然很明白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的道理,李浮图刚才在高台上已经展示出了他的恐怖与可怕,汪登峰又怎么可能放虎归山。哪怕豁出这张老脸不要,他今晚也必须要把这个小子给留下!

    本以为事情已经短暂了结,但没人想到汪登峰会如此卑鄙,车轮战失败,现在居然打算不要脸的使用人海战术。

    这里是战国会所,是他汪登峰的大本营,如果他真的下定决心,那这个惊艳了所有人的年轻人今晚恐怕在劫难逃啊。

    毕竟这个世界上没有超人,没人能飞天遁地,一个人身手再强也没有三头六臂,面对源源不断的敌人累都能把你累死。

    杨雨晴暗自也捏了把汗,紧张的看了眼那个一鸣惊人却很有可能提前夭折的年轻人,一片森冷刀光的映照下,那张脸庞上没有惊慌,几乎面无表情,显得深沉而深邃。

    “如果我不走呢?”

    燕东来眯了眯眼,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也缓缓收敛起来,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东海王开始认真的预兆。

    或许是李浮图今晚带来的威胁感太过巨大,导致汪登峰都不再顾忌燕东来的压力。

    “燕先生如果不走,那就不用走了。”

    汪登峰淡淡道。

    上帝欲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这老狐狸恐怕已经疯了!

    所有人内心狠狠一震,汪登峰此语似乎打算撕破脸皮甚至有可能对燕东来一起动手。

    但是江湖争斗,从来不是死一两个人就可以结束的,如果燕东来今晚真有什么不测,到时候他们这些在场的人该如何自处?

    无数人心里开始大骂,这老不死的自己疯了不要紧,把他们连累上干什么!

    “好,很好。”

    燕东来眼神锋锐,嘴角微翘,却没有丝毫温度,“汪老既然想把我留下来,那就看汪老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已经被李浮图刺激得几乎失去了理智的汪登峰眉头扬了扬,不再多说,挥挥手就打算让手下动手。

    所有人情不自禁的屏住呼吸,他们都很清楚,只要汪登峰这个命令一下,不论今晚结果如何,东海道上最大的两个势力将会掀起一场不死不休的大战,牵一发而动全身,到时候他们在场的这些人恐怕都会难以避免的被牵连进去。

    就在这个千钧一发的时候,今晚一直很少说话的永兴掌舵顾擎苍终于站了出来。

    “住手!”

    汪登峰动作一顿,拧了拧眉,转过头,“掌舵……”

    “你还知道我是掌舵?!”

    顾擎苍神色冷漠,语气严厉,大庭广众之下,没给汪登峰一点面子。“因一己之私,置社团利益于不顾,你真当永兴是你汪家的么?!”

    于无声处起惊雷。

    没人想到顾擎苍一开腔就势若雷霆。

    关于永兴前两位巨头之间的那点故事很多人也听闻已久,可至少在人前这两位还是保持着一团和气的模样,可没想到顾擎苍会突然爆发。

    面对不留余地的训斥,汪登峰脸色难看至极。顾擎苍没有多看他一眼,直接越过汪登峰,对着江湖楼外的刀阵沉声道:“都给我退下!”

    一百号刀手互相对视,有些迟疑。

    “怎么,难道我顾擎苍现在已经说话不管用?!”

    “属下不敢。”

    有人率先扛不住压力,开始收刀,如塔罗牌效应,近百号刀手如潮水般缓缓褪去。

    所有人长长松了口气。

    “燕先生,这次是我永兴待客不周,改天老夫亲自登门谢罪。”

    喝退百号刀手的顾擎苍径直走到燕东来身边,沟壑丛生的脸上挂着歉意。

    “姜还是老的辣,顾老果真老当益壮,晚辈佩服。”

    燕东来看了眼满眼阴沉的汪登峰,意味深长的说道。

    今晚顾擎苍虽然很少说话,几乎没什么存在感,但毫无疑问,这位永兴掌舵一声不吭之间便成了获利最多的人。

    通过今晚,汪登峰的威望以及所有人对他的观感恐怕会一落千丈。

    “感谢顾老解围。”

    李浮图轻声道,这是他今晚第一次和顾擎苍真正意义上的对话。

    顾擎苍眯了眯眼,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很不错的年轻人,未来是你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