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章 罪恶终结罪恶
    世界上最美的风景绝不是耳熟能详一直存在的景观,而是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不经意间一闪而逝的风情,因为不能长久,所以就显得格外妖娆,比如彩虹,比如海市蜃楼。

    暴力也是一种美,所以就有了暴力美学这个词汇。

    对今晚坐在角斗场大厅的东海名流来说,这绝对是他们有生以来看到过最为震撼的黑拳,血腥暴力,但却不显得肮脏,那种凌厉杀伐的张狂气焰让所有人都有种压抑不住要紧跟着欢呼的冲动,精彩而震撼。

    人都是贪婪的,看了一遍不腻烦,就想看第二遍,第二遍不腻烦,就会想着第三次的精彩一幕再次上演,高台上的李浮图出手干脆,虽然已经将这些人刺激到近乎**的程度,但他出手太快了,让绝大多数的观众都很不满足。

    这就跟一个猛男将美女压倒在床上,脱了裤子进入对方身体,冲刺异常勇猛暴力,美女非常爽,但还没爽完的时候,对方勇猛了一瞬间就缴械投降一般无趣,这个时候,恐怕大部分美女都会选择紧紧抱着自己的男伴乞求着让他在来一下吧?

    台下绝大多数观众同样做出了类似的选择,不知道谁先喊了一嗓子,然后整个场地瞬间狂热起来,短时间内达到了今晚的最顶峰。

    “再来一场,再来一场!”

    叫声欢呼声此起彼伏,掀起一片巨大的浪潮,今晚这个年轻男人用最直接暴力的方式彻底让这群名流丧失了理智,满脑子只想再次见到他出手,然后摧枯拉朽一般干掉对手,再换下一个,最好一直打下去。

    这个叫李浮图的男人,用最简单的方式,征服了在场的男人,还有……女人。

    嗯,虽然这是不太科学的。

    高台边,脸色阴沉的汪登峰藏在后面的双手死死攥紧,感觉周围每一声欢呼都像是狠狠抽在自己的脸上,啪啪直响,生疼而耻辱。沉浮多年,他还能竭力使自己面部表情变得平静,但眼神中却几乎能喷出火来。

    这个年轻人给了他太多的意外和‘惊喜’,本来是自己想要在角斗场上废了他,可到头来却是对方干脆利落的下杀手,两个精英转眼间就折损在他的手上。

    野兽和鬼刀不强?笑话,为了培养和招募这两人,汪登峰付出了数千万的代价,他自信他们放在东海地下社会中是不可多得的好手,这说明什么?说明不是野兽两人不够强,而是对方太过强大。

    汪登峰脸色阴冷的瞥了一眼三人中最后出场的中年男人,语气冰冷:“你有多大的把握?”

    中年男人身材消瘦而修长,没有美感,仿佛是一根竹竿立在地上似的,他脸色凝重,跟台上的李浮图遥遥对视,犹豫了一会,才语气苦涩道:“最多四成。”

    汪登峰胸口一闷,差点想吐血,四成?那不是说基本上没有多大把握?

    “看来今天是丢人丢到家了啊。”

    汪登峰喃喃自语,随即眼神冷漠下来,看着中年男人,残忍笑道:“上去,杀不了他,你就去死!”

    中年人脸色木然,似乎早就知道这个结果,明知自己死的可能性很大,还是慢吞吞走上台,钻进那个让人觉得绝望的铁笼,顶着那股绝大的压力,看着李浮图,神色平静。

    “报名。”

    李浮图嘴角微微扬起一个嗜血的弧度,依旧是极其缓慢的语调,但从他杀掉野兽开始,浑身的气势就不断高涨,不断变换,到了现在,竟然有了一丝邪恶的意味。

    “霍尊。”消瘦男人平淡道,虽然心惊,但却不敢有丝毫表露,他本来就对自己的实力没多大信心,如果再露怯,那根本就不用再打。

    “可以开始了吗?”

    李浮图微笑道,脚步微微向前垮了一步。

    仅仅一步,疯狂的杀气就肆无忌惮的朝着霍尊压了过去。

    “请!”霍尊脸色异常凝重,竟然不敢主动进攻。

    李浮图身影一闪,瞬间消失,在普通人眼中,仿佛传说中的瞬间移动一般,一个眨眼的功夫就向前前进了十多米。

    霍尊在李浮图闪烁的瞬间也动了起来,几乎跟李浮图同时消失。

    下一秒。

    李浮图站在了霍尊刚才的位置上,而霍尊则站在了李浮图的位置。

    台下哗然。

    所有人的兴奋细胞彻底被点燃,在他们眼中,只是一个扎眼的功夫,两人隔着十多米的距离就调换了一次位置,这次怕是势均力敌了吧?这次时间应该可以长一些了吧?

    “你能做到吗?”

    燕东来眼神眯了眯,看了跟在自己身边的绝对心腹孙青一眼。

    “能。这种启动速度很多人都可以做到,但一直保持这样的速度却不容易,那个中年人是个高手,起码要比前两个有货的多,单凭这份速度,就不是前两个可以达到的。”

    孙青平静道,看着台上的李浮图,眼神中爆发出一股极为炫目的神采。

    李浮图同样有些意外。

    原本认为这货跟前面两个差不多的实力,现在看来,他身手要高明得多。

    李浮图挑了挑眉,身体猛然消失,速度比刚才足足快了一倍有余。

    内心极为震惊的霍尊刚想躲避,但迈出去没两步,肩膀处就猛然传来一阵大力,直接将自己的身体拉扯回去,在他还想着如何逃脱的时候,左臂的肩膀一阵剧烈的疼痛感就猛然传了过来。

    左手废了。

    他追上自己了。

    这是霍尊的第一想法,随即有些不可思议,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他本身最大的长处就是速度,结果今天竟然有人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彻底击垮自己,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内心没有一点战意,怎么做我的对手?只想着跑,只能死的更快。”

    李浮图的声音响起,淡漠冰冷,霍尊的身手确实不弱,可这厮一上场就心怀惧意,失去了武者一往无前的气势,最开始就输了一半,现在的他,在李浮图眼中,连野兽和快刀都不如。

    单手猛然用力。

    捏断了霍尊肩膀的手直接一转,将对方的身体正面面对自己,李浮图冷笑一声,挥拳,直接轰向对方的鼻梁。

    不是杀招。

    却是彻彻底底的摧残。

    李浮图拳速极快,在霍尊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一拳砸在了对方的鼻梁上面。

    鲜血淋漓,李浮图一双拳头立刻沾满了鼻血,而霍尊的身体也倒飞出去,狠狠撞击在铁栏杆上面,轰然大响中,整个鼻子彻底坍塌下去,一脸鲜血,狰狞可怖。

    “他想要玩死自己来释放杀气!”

    霍尊脑海中猛然闪过这么一个想法,然后打了个冷颤,左臂的疼痛和鼻子的酸麻仿佛一瞬间消失一般,他只知道,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自己绝对会成为今晚死的最惨的一个人。

    李浮图不言不语,一拳砸到对方鼻梁上,没有丝毫停顿,在一次冲了过去挥起了拳头。

    还在胡思乱想的霍尊猛然凝神,避无可避,反而激起了他的勇气和血性,调动全身力气集中在右手上面,同样一拳轰了过去。

    拳拳相撞。

    沉闷的响声与高台铁笼共振的巨大声响同时响起。

    霍尊右手彻底报废,跟李浮图对撞一拳,右手胳膊的骨岔直接刺穿了肉皮,露在了外面。

    巨大的疼痛让霍尊的脸庞彻底变形,浑身抽搐,满脸恐惧的看着李浮图,咬牙哀求道:“饶命,我愿意跟你,给你做狗。”

    “狗也是要吃骨头的,我可买不起。”

    李浮图淡然道,再次出击。

    他整个人犹如入了魔一般,摧残,打击,毁灭。

    杀气滔天!

    三分钟。

    李浮图终于收手,松开了不成人形整个身体似乎都成了一团烂肉的霍尊,内心那股子兴奋终于平静下来。

    双手双脚,膝盖,手指,胸腹,全部断裂,霍尊猜对了,他成了今晚死的最惨的一人。

    西装上猩红点点的李浮图脸色逐渐恢复平静,今晚暴力残忍近乎灭绝人性的举动,让他心里涌起的煞气发泄了大半,没由来的轻松了许多。

    看了霍尊惨不忍睹的尸体一眼,李浮图毫不留恋,钻出那个铁笼,在高台下洗了洗沾满鲜血的双手,将已经成了红色的西装脱下来,露出白色的衬衫,脚步沉稳,脸色平静的朝着沐语蝶走了过去。

    大厅内一阵搔乱。

    没了掌声,没了鲜花,没了欢呼。

    刚才绝大多数人兴奋的脸色彻底消失,看着李浮图的眼神跟见鬼一样,每个人都带着一股掩饰不住的惊恐和忌惮。

    坐在大厅角落的董志远神色呆滞,倒吸了口凉气。

    燕东来没动,杨雨晴却下意识的往旁边坐了一些,看着李浮图的眼神有些躲闪。

    只有沐语蝶站起身,虽然脸色苍白,但却努力保持着微笑,走向李浮图。

    一步,两步,三步。

    毫不停歇,最终走到李浮图面前。

    “抱歉,不该带你来的。”

    李浮图眼神有些愧疚,可沐语蝶摇了摇头,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轻轻搂住他的腰部,靠在了他怀里。

    整个大厅形成了一副寂静无声的画面。

    李浮图一愣,他明显感觉到沐语蝶身子在轻轻颤抖。

    犹豫了下,他终究还是张开洗的很干净但终究沾染了鲜血的手,轻轻搂住了沐语蝶的肩头。

    落在在场人眼里,这就是一副铁骨柔情的极致画面。

    这不就是女人最向往的吗?

    刚刚退后一步现在却再也无法向前的杨雨晴怔在原地,突然有种很想流泪的冲动。

    上身和下身一起流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