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章 有我无敌
    角斗场大厅内短暂的沉默过后,随即而来的就是山呼海啸般的欢呼。

    在这个只以成败论英雄的血腥角斗场,他们才不管双方到底谁是谁的人,这些都是东海的名流,他们有钱,有权,有地位,有人脉,或许会顾忌谁,但绝对不会彻头彻尾的恐惧什么,如果仅仅是因为欢呼一声就遭到汪登峰打压的话,那只能让他们在感慨汪登峰气量狭小的同时选择站在别人的船上。

    人的骨子里天生就有冒险天赋,好奇心强烈,追求刺激,渴望一幕幕可以挑战自己眼球的画面,这些人或许不敢冒险不敢sha ren,但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观看一幕幕刺激人心却跟自己没什么关系的生死决斗,还是足够刺激他们的兴奋神经的。

    这个世界,做任何事,掌声和欢呼都只属于胜利者。

    沐语蝶坐在杨雨晴身边,脸色苍白如纸,把杨雨晴的一双手都抓得生疼,这是她第一次亲眼看到sha ren,干脆利落,凌厉霸道,透着一股子让局外人都惊心动魄的酣畅。

    鲜血,脑浆,生命,这些仿佛成了最为廉价的东西,廉价到只能赢得旁观者欢呼继而很快就会被遗忘的地步。

    “害怕吗?”

    杨雨晴轻声道。

    沐语蝶虽然是明星,却哪里曾亲眼见到过如此罪恶血腥的场景,她茫然摇头,又茫然点头,喃喃道:“他会不会有危险?”

    “不会。”

    很明显要比沐语蝶经历多也稳重许多的杨雨晴轻声笑道,眼神复杂的看了看台上骄傲挺拔的身影:“他很厉害的,我们应该相信他,对不对?”

    沐语蝶深吸了口气,下意识的点点头。

    “知道什么是社会吗?”

    坐在沐语蝶另一侧的燕东来轻轻开口,孙青一行人站在他的身后。

    “什么东西都有黑白两面,社会也是如此。这个社会看似和谐稳定,其实只不过很多东西被隐藏在了阳光下而已。就像此刻的这个角斗大厅,周围在座的几乎都是我们东海名流,他们有的是慈善大使,有的是经常受到表彰的成功企业家,有的是平时满口仁义的道德之士,可现在他们却因为死人而兴奋呐喊,这就是真正的人性。沐xiao jie,你不能怪李少狠辣,这种情况下,他不sha ren,死的就是他自己,只要他站在这里,就要继续杀下去,直到没人能挡住他的时候,高台上一样,跳下高台,也是一样的。”

    沐语蝶轻轻摇头,笑容有些僵硬,没有说话。

    燕东来看了她一眼,很快便把眼神重新放到高台上,不再说话。

    如果连点场面都接受不了,那这个女星根本不适合跟在那个男人身边。

    “掌舵,看来咱们远远低估了这个年轻人呐。”

    暗堂堂主江波低声道,哪怕是他,都被李浮图的残暴手段而感到心神震骇。

    sha ren放火说起来容易,但真有胆量去做的没多少人,更何况是以如此极端的手法sha ren后还能保持如此淡定。

    这代表了什么?

    这象征这个年轻人已经麻木,对生死早已淡漠,真正意义上的视人命如草芥!

    哪怕儿子刚被人太监的狼堂堂主郝斌杰在内,永兴几名堂主此刻都有些失神,和李浮图有过交手的钱森也算是经过不少风雨,但看着高台上的年轻男人,此时他的背后还是溢满了冷汗。

    想起在水原化工厂的那个夜晚,钱森发现自己真是从死神手里捡回了一条命,当时他以为对方是顾忌他的身份不敢对他动手,可现在看来,对方或许只是因为单纯的不想,或者说是不屑而已。

    “杀伐决断,无惧生死,老汪这次恐怕惹到了不该惹的人呐。”

    顾擎苍轻轻叹息,平静的神色让人看不透他的所思所想。

    战国方面行动很快,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就走出两个工作人员上台,看到倒在台上惨死的野兽,即使两个已经习惯了死人的工作人员胃里也一阵作呕,恶心的难受,看着李浮图的眼神跟见了鬼一样。

    野兽庞大的身体侧身倒在李浮图的面前,整个人的头部已经成了一团碎肉,见过sha ren的,没见过这么残暴的,其中一个工作人员上前一步,语气有些颤抖道:“先生,你需要恢复一下体力吗?或者直接进行下一场?”

    “下一场。”

    李浮图语气有些低颤,甚至整个身体都很难在保持平静,他站在台上,在台下人眼中还能维持着高傲优雅,但工作人员离他距离太近,自然能看出他的异常。

    他是在兴奋,在激动!

    这简直是个疯子!

    工作人员没敢多说,跟这个看上去平静的变态在一起,他怕被吓出毛病来,招呼着同伴将野兽的尸体抬下去,直接宣布下一场。

    热血沸腾!

    李浮图在一脚踢爆野兽的脑袋后体内的血液仿佛疯狂的开始燃烧起来,那股已经融入他骨髓里的嗜血基因在浓稠血腥的刺激下终于压抑不住,开始猛然觉醒。

    杀!

    李浮图猛然转头,杀气再也控制不住,尽数倾泻,铺天盖地一般,朝着汪家爷孙的方向涌了过去。

    他抬起手臂,看着汪登峰,轻轻勾了勾手指。

    现场鸦雀无声,每个人心脏却在剧烈跳动,接二连三的被一个年轻人公然挑衅,汪登峰那老狐狸,怕是要疯了吧?

    汪阳脸色惨白,甚至眼神都浮现惊恐,这位一直以来都不可一世的汪少在李浮图的气势笼罩下,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

    汪登峰神色阴沉如水。

    一个清瘦的男人脸色凝重的走上台,钻进那个牢笼里面,刚刚进去,就就觉得胸口一闷,对手近乎狂躁的杀气全部朝着他涌动过来,强大的压力几乎要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气势一说,并非空穴来风的。

    身居高位,手掌大权,sha ren如麻,都会带着独特的气质,这种人一旦认真起来,很容易给人造成压力。

    可面前这个跟自己同龄甚至还要比自己小的对手,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杀气和战意,刚一进场就让自己有种无力反抗的感觉?

    他喉咙动了动,强自平静心情,看着李浮图,再也忍受不住,右手前伸,一把寒光闪烁的短刀直接出现在他手中。

    握住刀柄,他顿时觉得轻松了不少,他从小练刀,只要把刀握在手中,就能给他一种异常强大的自信。

    “你可以使用wu qi。”

    他沉声开口道,眼神也逐渐镇定冷冽。

    “可以开始了吗?”

    李浮图动作有些僵硬的转头,看着面前这个面色凝重的男人,语调跟开始的平静大相径庭,语速极慢,这回却带着一丝阴柔阴森的意味。

    在江湖上有鬼刀之称的男人内心凛然,好不容易提起的信心再次消退大半,他深呼吸一口,刀锋遥指李浮图,沉稳道:“请。”

    李浮图动了。

    话音刚落,鬼刀却发现身前的身影已经消失,眼神一花,自己的大敌就已经出现在自己面前。

    主动攻击!

    直线拳,同样简单的招式,力量和速度的结合,简洁有力!

    脸色惨变的鬼刀眼神中瞬间闪过一丝惊恐神色,但却没有后退,不顾李浮图的拳头,扬起右手刀身,对着李浮图直直刺了过去。

    初次碰撞,便是以命搏命的惨烈打法。

    “咔嚓!”

    李浮图一拳轰在鬼刀的左侧肩膀,骨头断裂的声音毫无意外的响起。

    鬼刀脸色瞬间惨白,右手中的刀身却丝毫不乱,直接刺向李浮图的心脏位置。

    他快,李浮图更快。

    另外一只始终没动的左手抬起,五指微微缩起,似爪非爪,似拳非拳,骤然抬起,在鬼刀的刀刃刺过来的一瞬间,猛然扣住了刀柄!

    五指并合,犹如一把铁钳,寒光四射的刀身任由鬼刀如何使力,竟然再不能向前一丝一毫。

    李浮图单手死死抓住刀身,根本不给鬼刀任何反应的时间,淡淡道:“再见。”

    左手骤然发力。

    夺刀!

    鬼刀只觉得握刀的手猛然传来一阵大力,向来都握得很紧的刀柄竟然直接脱手,大惊之下刚想抽身回撤,脖颈处却猛然传来一阵剧痛。

    刀手丢刀,往往便意味着丢命!

    李浮图表情依旧古井不波,眼神中的杀气却愈发张狂凌厉,一刀直接捅穿了鬼刀的脖颈!

    刀身从一侧进入,从另一侧出来,酣畅淋漓。

    刀尖处,一滴滴鲜血急速滴落。

    脸色如死灰的鬼刀喉咙中呜咽了几声,直接死在了自己的刀下。

    从交手到结束,仅仅两招!

    不到十秒钟的时间,鬼刀战死。

    李浮图昂然而立,有我无敌!

    即便是高台边一脸阴沉的汪登峰,也内心悸动,一脸震撼。

    这个屡次向自己挑衅的年轻人,他sha ren的手法,太残暴了点。

    当真是如此肆无忌惮吗?

    为自己刚才毫不犹豫站出来的举动而感到庆幸的燕东来轻轻叹息:“汪家爷孙彻底激怒他了,或者说,是唤醒他了,这件事不知道是好是坏。”

    站在燕东来身后的孙青神情肃穆,当时在绝世,他就有种莫名的预感这个年轻人不可能一直籍籍无名下去,有种光芒不是设法就能掩盖的。

    可孙青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如此迅速。

    今晚他若不死,明曰必将名扬整个东海!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