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章 下一个!
    角斗场在战国会所最深处的一个大厅,占地三百多亩的一个超级俱乐部,内部当真是亭台楼榭小桥流水如画的旖旎风景,整个东海也仅此一家而已,如果把这个地方打造成高品质住宅小区的话,盈利将以亿为单位计算,很显然,永兴认为这里的关系网远比看得到的金钱要昂贵的多。

    角斗场的内部也对得起这个名字,昏暗的环境,空气中似乎还带着一丝血腥味,极大刺激人们的心理感官,进入大门后就能看到一排排的座位,约数百个,整整齐齐,全部都是柔软的皮质座椅,最前方一个高台,不大,十来平方的样子,两个探照灯打在上面,光芒白的刺目。

    简洁,黑暗,阴冷,血腥,还有一个最主要的主题……生死!

    这就是角斗场。

    走在前面的汪登峰回过头,看了看今晚那个不知死活挑战他的年轻人,嘴角动了动,生生扯出一丝冷笑:“小李先生,到了这里,你后悔还来得及,一会上了台,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你确定应战?”

    感受身旁沐语蝶娇躯僵硬的李浮图平静道:“能杀人?”

    “当然,你不杀别人,别人就会杀你,角斗场的高台上,从来没有仁慈,只有生死。”

    汪登峰点点头,眼神略过李浮图,在他身边的燕东来这个重量级人物身上扫了一眼,淡淡笑了笑,又看了看后面跟过来的人群,啧啧,挺好,大厅的人差不多都过来了,如果能在这种情况下弄死这个小子的话,自己就彻底找回场子了。

    “确定要上去?”

    燕东来眼神灼灼的看着李浮图,压低声音道:“汪登峰在永兴经营这么多年,并且能一步步对顾老爷子开始紧逼,足以见他十分不简单,李少,慎重啊。”

    “无碍。”

    李浮图淡然道,然后偏头看了看沐语蝶,轻声笑道:“一会场面可能有些血腥,最好闭着眼睛。”

    沐语蝶咬着嘴唇,轻声道:“我要看着你。”

    李浮图看了她一会,最后微微一笑没有多劝,扭过头:“燕先生,接下来麻烦你帮我照顾她一下。”

    燕东来点头,沉声道:“李少放心。”

    见沐语蝶坐在燕东来的身边,李浮图轻轻呼出口气,明星,社会上最光鲜亮丽的职业,现在却要见证最黑暗血腥的一幕,一切只因为自己。

    李浮图眯了眯眼,从沐语蝶身上收回目光,刚要上台,背后却传来一道嗓音,柔柔的,风情万种:“小心一点。”

    他转过身,看到似乎还没入座的杨雨晴站在自己身后,眼神亮晶晶的,在昏暗的环境中,闪烁着一种异常的光芒,然后她嫣然一笑,走过去,坐在了沐语蝶旁边。

    多含蓄内敛的气质啊,多风搔成熟的少妇啊。

    李浮图心里默默感慨了一句,走向高台,没有特别装逼的直接跳上去,而是顺着台阶,一步步向上,脚踏实地。

    灯光惨白刺眼。

    李浮图一身笔挺的西装,并不适合打斗的皮鞋,站在台上,身体笔直,平和而平淡。

    这个男人,确实有种很吸引人的气质的。

    杨雨晴静静想到。

    永兴高层坐在一个场边最显眼的位置,角斗场的座位席很多,他们坐在这里,连旁边的议论声都小了许多。

    汪登峰没有入座,汪阳跟着他站在高台边,在两人身后,站着三个表情冷硬的男人,体型各异,但唯一相同的,就是每个人身上都散发着一股近乎泯灭人性的锋锐杀意。

    三人齐齐看向高台上一身高档西装的年轻男人,战意磅礴。

    “野兽,你先上。对手很强,必须全力以赴!如果废了他,我给你五百万。切记,不能轻敌。”

    看着高台上的李浮图,汪登峰眼神凌厉而冷酷,这个时候,他已经无法顾忌会不会和燕东来撕破脸皮了,人家都已经伸手打在自己的脸上,如果一点回应都没有他就不用继续混了。

    “我明白。”

    野兽沉声道,将近两米高的块头,浑身肌肉高高隆起,似乎蕴含着强大的力量和爆发力,这么一个大块头,如果放在外面,给人的视觉冲击就极为剧烈。

    “去吧。”汪登峰淡然道,看着李浮图,嘴角闪过一丝残忍阴冷的笑意。

    野兽深呼吸一口,猛然一个转身,对准高台,两米高的的身体启动,大步奔跑,踩在地板上,沉闷的声响剧烈震荡,似乎压过了全场的议论声。

    大厅瞬间安静下来,然后所有人都看到一个魁梧壮硕的不像话的大块头大步冲向高台,没有走台阶,临近高台的时候,整个人身体猛然跃起,单手抓住将近三米的栏杆,微微用力,庞大的身躯竟然在他的一只手带动下极为华丽的开始上升,旋转,最终落在高台上。

    嘭!

    整个高台似乎狠狠晃动了一下。

    声响余波震荡,还没有彻底消失,一声更大的巨响轰然传来。

    高台上方,一个巨大的铁笼猛然坠落,直接罩在了高台上面。

    从观众席的角度看过去,就是一个庞大的牢笼,坚固而残忍的将两人笼罩在里面。

    生死斗,不死不休!

    沐语蝶脸色苍白,死死咬着嘴唇,盯着台上的李浮图。

    喧闹的大厅突然安静下来。

    处在所有人的眼皮底下,在某种程度上几乎可以代表永兴和燕东来的碰撞即将开始。

    李浮图挑了挑眉毛,看着华丽出场落在自己身前的的大块头,眼神安静。

    “我叫野兽,来自玛尔卡训练营。”

    野兽一脸狞笑道,声音不大,保证只能让李浮图听到。

    李浮图神色微微一动,玛尔卡训练营是处于东南亚的一个训练机构,专门为东南亚各国势力培养高手,只要肯出钱,他们就能为你训练出可怕的战斗机器,当然,也有很多人经受不了玛尔卡的残酷训练模式而成为了尸体。

    据统计,玛尔卡训练营的存活率不足百分之十,看来这个野兽是其中的幸运儿,当然,也是佼佼者!

    惨白的灯光下,李浮图眼神幽暗而诡异,他用只能被野兽听到的音量道:“李浮图,出自地府。”

    “我就是要送你去地府!”

    野兽没有多想,一句充满戾气的狰狞话语刚说完,庞大的身体就瞬间动了起来。

    直线拳。

    简单而直接,速度惊人。

    李浮图神色平静,没有硬接,微微向后退了一步。

    一拳落空,野兽瞬间狂暴起来,双脚猛然在地上一跺,围绕着两人的铁笼齐齐震荡!而他的身体也借助这股冲力,犹如炮弹一般,速度加快,再次冲向李浮图,人在空中,一个高难度的鞭腿瞬间砸了下来。

    不花哨,不取巧,招招都是狠辣的杀人招式,这一腿如果砸中,估计就算不死也得落一个植物人的下场。

    李浮图眯起眼睛,再次后退了一步,他的速度不快,却总能先一步避开野兽的攻击。

    “嘭!”

    野兽一脚踹在了铁笼上面,庞大的铁笼猛然抖动,在寂静的大厅内,异常刺耳。

    坐在大厅里观战的人物大声叫好,神情狂热。

    一片喧嚣中,照应出沐语蝶苍白的俏脸。

    “有种就继续躲着,废物!”

    野兽狞笑道,再次朝着李浮图扑了过去。

    他的招式只追求简单有效,似乎专门为杀人而出招,手,肘,膝盖,腿,任何一个可以进攻的部位都能发挥强大的进攻能力。

    李浮图一躲再躲,两人在铁笼里面纠缠了两三分钟,李浮图终于退了几大步,看着似乎有些气喘的野兽,平静道:“玩够了?”

    野兽猛然嘶吼了一声,死死盯着李浮图,原本普通的相貌落在李浮图眼中,却说不出的丑陋,有些恶心。

    “该我了。”

    李浮图说了一句,然后猛然冲了过去。

    快!

    所有人只看到一道模糊不清的影子,在反应过来的时候,李浮图已经越过了将近十米的距离,直接出现在野兽身边,没有用拳头,抬起腿,一脚踢向野兽的脑袋。

    野兽再次嘶吼一声,浑身肌肉隆起,全身力量集中在手臂,猛然伸手抵挡。

    “咔!”

    手臂骨头断裂的声音猛然响起,野兽的一只手当场断裂,可他却毫无察觉一般,另外一只手死死抓住李浮图的胳膊,后退了一大步,李浮图的身体下意识的踉跄了一下,上半身失重,似乎要摔倒在地上。

    台下一片哗然,所有人都开始疯狂,等着这个一鸣惊人的年轻人被野兽狠狠踩死。

    只不过接下来的一幕却让所有人都震撼。

    原本被野兽抓住一条腿的李浮图在上半身即将摔倒的时候单手在地上一撑,看似软绵无力,但整个高台在一瞬间似乎都猛然摇动了一下。

    然后这个一身西装的男人另外一只脚同时离地,整个人身体仿佛违反物理原则一般开始上升。

    野兽微微错愕,看着对手身体以一种异常华丽的姿态翻转,有些反应不过来。

    李浮图整个人身体全部离地,被野兽抓住的一只脚完全成了整个身体的着力点,另外一只脚以一个踢球的姿势,直接踹在了野兽的头部。

    ‘球’没动。

    野兽的光头在一瞬间炸裂!

    红白的脑浆四溅,溅在李浮图的西装上面,触目惊心。

    一脚踢爆了对手的脑袋!

    一场几乎让所有人终身难忘的黑拳,华丽,简洁,干脆……暴力!

    现场死一般的安静。

    野兽失去了脑袋的身体在原地僵硬了两秒钟,轰然坠地,头骨碎裂,鲜血与脑浆从他彻底破裂的脑袋中流出来,浸透了他的眼睛。

    李浮图伸手弹了弹溅在衣服上面的脑浆,姿态优雅,幽深的眼神盯着汪家爷孙的方向,淡然道:“下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