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章 男儿当狂妄
    汪阳确实有利用郝枫的成分,因为碍于燕东来,他自己不方便出面,所以他想借郝枫之手去打打李浮图的脸。

    可他怎么也没料到李浮图的回应会如此激烈。

    在看到顾擎苍一行人出现后,同样被震得不轻的汪阳第一时间朝自己爷爷走去。他的确已经很清楚这小子行事风格不能以常理度之,但没料到对方居然已经张狂到如此地步。

    在他们永兴的地盘,因为一言不合就废了他们永兴一位堂主公子。

    这份狗胆谁给的?

    燕东来吗?

    汪阳脑子里莫名的开始浮现起那句你被死神点名的冷淡话语,从来天不怕地不怕的汪少心里竟然开始涌起一丝他不愿承认并且感到耻辱的恐惧。

    李浮图刚才的果断让他开始意识到,如果有机会,这个男人恐怕真敢杀了自己。

    “谁是李浮图?”

    永兴掌舵,站在东海这座江湖最顶端的顾擎苍环顾全场,平淡发声,似乎与李浮图素不相识。

    所有人目光下意识朝同一个方向聚焦。

    全场瞩目下,刚刚踹出惊天动地的一脚的李浮图拍了拍眼神紧张的沐语蝶的小手,在杨雨晴复杂的目光下缓缓站起,一张无可挑剔的俊朗脸庞波澜不惊。

    “何事?”

    所有人心脏猛地一抽,不得不为这个年轻人的胆量感到敬佩,在战国会所把永兴堂主公子太监,之后面对永兴掌舵以及一众高层还能如此镇定,放眼东海,乃至放眼整个南方,拥有如此心性的恐怕也找不出几人。

    “是你伤的郝枫?”

    紧跟在顾擎苍身后的一名鹰钩鼻老人开口,眼神充斥阴霾。

    看着站在他身边的汪阳,李浮图猜到这位估计就是永兴的二号人物汪登峰了。

    李浮图的回答再次让全场人心里狠狠震了一把。

    “正是。”

    多么掷地有声的回应啊。

    几乎以一人面对整个永兴,却不卑不亢,一步不退。

    “抛开个人立场,这小子,真的当得起一句爷们。”

    站在大厅东南方的董志远轻声叹道,他在想,要是以己度人,如果刚才换作是自己,沐语蝶换成是沈嫚妮,面对郝枫的‘邀舞’,自己会如何回应?

    会不会也能向现在全场瞩目的男人一样,飞扬跋扈为美人冲冠一怒一回?

    在心里扣问自己半天,董志远却始终得不到答案。

    “顾老,汪老,这都是个误会。”

    这个时候,燕东来带人走了过来,站在双方中间的位置,面对永兴一众高层若无其事的笑道:“郝公子刚才言语过激了些,年轻人热血方刚,容易冲动,所以才产生了一点小冲突而已。”

    误会?

    小冲突?

    看着睁眼说瞎话的燕东来,此刻在场的所有人表情古怪不已。

    让人断子绝孙都能算小冲突的话,那什么才能叫大事?

    “燕先生这是要为这小子站台了?”

    郝枫的父亲郝斌杰手死死攥紧,哪怕面对的是燕东来,他的眼神此刻也阴冷如刀。别的事也就算了,可自己的独子被人太监,这样的深仇大怨仅凭一句话就想让自己不追究?哪怕你是燕东来也绝无可能!

    燕东来笑而不语,形同默认。

    顾擎苍微微皱眉,似乎因为燕东来的出场让他有些为难。

    这个时候,汪登峰很有越俎代庖嫌疑的站了出来,年老却依旧锐利的目光看向李浮图道:“年轻人,燕先生说的都是事实吗?这都是个误会?”

    所有人再次感到不可思议,听汪登峰这意思,似乎是打算将这个事轻轻揭过去了?

    郝斌杰心里骤然寒冷下来,他从始至终都跟在汪登峰身后,身上早已经打上了汪系的标签,他根清楚汪登峰的个性。这是个刘邦似的人物,为成大业什么都能抛弃,以现在社团的情况,只要平稳发展下去不出什么状况下一任掌舵绝对落在汪登峰头上,所以当看到燕东来旗帜鲜明的站出来为那个年轻人撑腰,为了杜绝意外以及获得燕东来的人情,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决定把自己这个多年的追随者给果断抛弃了。

    位置还没到手,就开始走狗烹了?

    看着前面汪登峰的背影,郝斌杰眼神无比怨毒,此刻他对汪登峰的恨意甚至比对李浮图还要来得强烈。

    虽然很是不甘,但同样熟悉自己爷爷心性的汪阳没有出声,他没料到燕东来居然肯为那个小子做到如此,他只能在心里安慰自己小不忍则乱大谋,等永兴完全落入他汪家手中后才来报复不迟。

    因为燕东来的出场,这场风波已经有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迹象,可李浮图微微一笑,再次刺激了所有人的神经。

    “我认为这不是个误会。”

    不是误会,那就是仇恨了。

    大家都是混黑的,有仇不报,还混个几把。

    燕东来笑容缓缓收敛起来。

    顾擎苍看了李浮图一眼,眼神高深莫测。

    “你什么意思?”

    汪登峰皱了皱眉,显然很意外李浮图的答案,他当然听过这个年轻人的名字,也知道他和自己孙子的恩怨,但这些事情在现在一心都盯着掌舵大位的汪登峰眼里都不值一提,为了他谋划多年的目标,任何东西都得让路。所以当看到燕东来站出来,他毫不犹豫做出了决断,正所谓攘外必先安内,这段时期他可不想和燕东来发生碰撞。

    “嘭!”

    李浮图单手用力,手中的玻璃酒杯瞬间炸开,酒液四溅,跟玻璃渣一起落在地上。

    “我什么意思?”

    李浮图眼神骤然变得深邃起来,盯在了汪阳身上。

    “我要你孙子的狗命,不知道汪老肯不肯给?”

    飞扬跋扈,掷地有声!

    男儿当狂妄!

    这一刻,锋芒毕露的李浮图说不出的器宇轩昂!

    沐语蝶眼神迷离,怔怔出神。

    盯着那道修长挺拔的身影,杨雨晴觉得自己早已干涸的内心又重新潮湿了起来。

    大厅内鸦雀无声。

    这小子疯了?!

    深知李浮图为什么会如此说的永兴豹堂堂主钱森内心同样激荡,沉默不语。

    董志远神色恍惚,头一次觉得自己似乎已经失去了什么东西,并且是永远拿不回来的那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