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 飞扬跋扈为谁雄
    看着董志远离去的背影,沐语蝶轻轻皱着柳眉,似乎有些不解。

    “你是不是在疑惑我明明是他的‘情敌’,他为什么还会好心提醒我?”

    沐语蝶收回目光看着李浮图点点头,的确,她认为董志远应该巴不得李浮图倒霉才对。

    李浮图轻笑道:“能屈能伸,这个董志远不简单呐,我既然已经站在了这里,无论他提不提醒,该发生的终究会发生,他还看似善意的提醒一句,相当于不花什么成本就卖了个人情给我,这就是城府和智慧了。”

    从碰见燕东来到现在已经开始察觉到一丝端倪的沐语蝶犹豫了下,终于忍不住低声问道:“你和战国会所是不是有什么矛盾?”

    李浮图轻轻一笑还未说话,一道妩媚的嗓音突然传了过来。

    “语蝶,没打扰你们吧?”

    李浮图循声看去,一位少妇笑容满面的走了过来,全身上下洋溢着一种别样的气质,成熟,知姓,婉约,还有……风搔。

    对,就是风搔。

    李浮图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感觉,但看到她的第一眼,就觉得这是个很风搔的女人,这种感觉跟妩媚不一样,很奇特,不可与外人道。

    “杨小姐?”

    沐语蝶有些惊讶,但很快就反应过来,脸上也挂起了公式化的热情笑容:“真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

    与此同时,她低声对李浮图简短的解释道:“她叫杨雨晴,老公在东海市有钱有势,她个人在东海市拥有数家美容会所,我和嫚妮都是她会所的会员。”

    李浮图点点头,看着名叫杨雨晴的少妇款款走近。

    “该说意外的应该是我才是。”

    杨雨晴微笑道,跟沐语蝶沈嫚妮比起来,这位浑身洋溢着成熟风情的少妇脸蛋着实没什么优势,但气质却很醇厚,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更显雍容大气。

    “我没想到你居然会来这种地方。”

    说着,杨雨晴将目光貌似很自然的移到李浮图身上,主动举了举杯:“第一次见面,我叫杨雨晴,李先生,久仰了呀。”

    久仰?

    李浮图哑然失笑,摇摇头从身边的水晶桌上端起一杯香槟和对方碰了碰杯:“杨小姐,你这客套话未免说得也太过客套了吧。”

    杨雨晴似笑非笑的道:“我说的都是实话呀,这些天思卿那丫头可是因为一个男人整天神思不属的。”

    李浮图一怔,随即反应过来对方嘴里所说的思卿多半是顾倾城生日那晚那个大长腿美女,当时对方还邀请他去她们学校玩来着。

    李浮图苦笑一声,低头喝了口香槟,没接茬。

    ……

    汪阳这一边。

    有个年轻但神色很是淫邪的年轻人站在汪阳身边,看着被两个大美女围绕的某人,“汪哥,你说的就是这小子?”

    看着这位一向邪戾乖张的狼堂堂主公子,汪阳眼神闪烁,点了点头。

    因为自家老子和汪家之间的紧密关系,郝枫一直都喜欢跟在汪阳身后摇旗呐喊,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他比汪阳还要跋扈嚣张,所以当听到汪阳在人身上吃了瘪,他也很是不忿,此刻看到正主出现,他立马就忍不住了。

    因为他来迟了一步,所以并没有看到燕东来和李浮图一同出现的场面,打量了下李浮图觉得他完全没有什么威胁力,最爱出风头的郝枫阴翳的道:“这小子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居然还敢跑到这里来,汪哥,先让小弟去会会他。”

    汪阳沉默不语,似乎默许了郝枫的行为,完全没有提醒的意思。

    悠扬的音乐声响起,角斗前的宴会开始。

    大厅中无数会员或者被会员带来的家属纷纷找好了舞伴,牵着手走进舞池。

    “沐小姐,请你跳个舞如何?”

    一道轻佻的声音响起,吊儿郎当,很懒散。

    正在寒暄的李浮图三人同时抬头,就看到一个身材消瘦的年轻人站在几人身边,一只手插进口袋里,另外一只手随意伸给了沐语蝶,一脸满不在乎的神色。

    “郝少竟然也在这里,刚才没看到呢。”

    杨雨晴短暂的愣了一下,随即重新恢复了优雅笑容,打了个招呼。

    “雨晴姐一直坐在这里,眼里估计只有某个没种的小白脸了吧?”

    郝枫懒洋洋开玩笑道,语气却十分刺耳,他瞥了旁边平静的李浮图一眼,一脸蔑视。

    “没种是在说我吗?”

    李浮图笑道,神色平静坦然,看着郝枫,无视周围人群的私语,语气很正常。

    “难道这里还有别人?”

    郝枫故作惊讶的向四周望了望,淡淡道:“能打又怎样?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匹夫而已,喂,哥们,先来根烟。”

    李浮图脾气好的没话说,听到如此侮辱仍然笑着抽出根烟递过去,甚至不忘给对方点燃,“接着说。”

    “说完了。小子,我知道你身手不错,但这个社会,不是身手好就可以了,得明白自己的位置啊。你真以为大小姐喜欢你会罩着你?别搞笑了,她不过是在利用你罢了,利用完了就会一脚把你踢开,到时候可没人管你是死是活。”

    郝枫惬意吸了口烟,瞥了李浮图一眼,撇撇嘴,懒散道:“赶紧滚吧,滚的越远越好,继续留下,到时候死了都没人替你流眼泪。”

    听着这般直白的侮辱,杨雨晴都不禁皱起眉头,有些不悦,却没多说什么,明显有些顾忌。

    虽然不知道郝枫所说的一番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是沐语蝶却仍然很是气愤,可顾忌到这是什么场合,她没有翻脸,紧紧挽着李浮图的胳膊:“这种人不用搭理他,我们走。”

    “走?走哪去?”

    一直对这个性感女星很有兴趣的郝枫目光贪婪的看向的沐语蝶,“我是来邀请你跳舞的,不和我跳一曲你还想走?”

    霸道嚣张,不愧是名副其实的黑二代作风,他就是要当着全场人的面搂着李浮图的女伴‘翩翩起舞’打这小子的脸。

    “你……”

    沐语蝶终于明白这个会所为什么叫做罪恶之城了,这简直就是恶霸。

    李浮图拍了拍沐语蝶的手,示意她不要激动,这个时候,他依然保持着云淡风轻的微笑,轻声问了一句:“你妈来了吗?”

    郝枫愣住。

    杨雨晴也张大嘴巴,大脑一片空白。

    “我搂着你妈去舞池里跳个舞好不好?就是不知道她身材怎么样,抱在怀里手感如何。”

    李浮图轻笑道,一根烟即将燃尽,他又大口吸了一口,扔掉烟头,直接把烟雾冲着郝枫吐了过去。

    “你找死?”

    郝枫眯起眼睛阴冷道,长这么大,还没人敢这么跟他说过话。

    “呵呵,开个玩笑,你邀请语蝶跳舞,我替她拒绝了。你不愿意让你妈跟别的男人搂搂抱抱,同样,我也不喜欢我的女伴被别人搂着跳舞,郝少,请自便。”

    李浮图笑道,姿态豪爽,似乎刚才调侃别人母亲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一样。

    郝枫深呼吸一口,扫了沐语蝶一眼,强迫自己露出一个笑脸,淡淡道:“沐小姐,这是你的意思?”

    “他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沐语蝶咬着嘴唇说道。

    “好好好,我最后问一个问题。”郝枫笑眯眯道,看样子没有动怒,但眼神中已经流露出杀气:“你们上过床没?”

    虽然恼怒,但听到这个问题,她本就妖娆的脸庞情不自禁红了一下,显得更加妩媚,没有说话。

    李浮图轻声道:“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吗?”

    郝枫笑吟吟道:“我宣布,她马上就要成为我的女人,虽然我不太在乎女人是不是处女,但我很看不惯你小子,她如果要是被你上过,我以后会不疼她的。”

    沐语蝶脸色苍白,挽着李浮图死死沉默着,作为明星的骄傲在权势面前被碾压得支离破碎。

    虽然对郝枫的跋扈作风很是反感,但杨雨晴却没说什么,静待能被燕东来郑重对待的年轻男人的反应。

    李浮图挑了挑眉毛,似乎有些不确定,伸手指了指郝枫,又指了指身侧的沐语蝶,笑道:“你要她?”

    “是的,你有什么感觉?”

    郝枫笑眯眯道。

    “你这么自信?”李浮图淡然道。

    “我们会开出她公司拒绝不了的条件,再不行就威逼,戏子而已,失去了上面的庇护,算得了什么?充其量就是比表子高级一点罢了,兄弟,你还没玩的女人,很快就会是我的了。”

    郝枫自信满满道:“我想要的女人,一定就是我的。”

    李浮图哦了一声,在沐语蝶有些灰暗的眼神下,松开她的身体,来到郝枫面前,笑道:“我是不是应该跟你说一声恭喜?”

    “别客气。”

    郝枫笑道,一副得意的嘴脸,看着沐语蝶的苍白俏脸,已经开始想象对方脱光了躺在自己身下迎合的美妙场景。

    只不过他话音刚落,对面的男人就猛然出手。

    不是,是出脚。

    笔直,凌厉,生猛,迅捷。

    没有半点犹豫,一脚直接揣在了郝枫的胯部。

    真是华丽丽的一腿啊。

    更华丽的还是蛋碎的声音。

    在东海市横行无忌的郝少,在李浮图一脚之下整个人直接飞了出去。

    轰然坠地,砸在不远处大厅中央摆放着酒杯的桌子上面。

    酒杯碎裂,酒水四溅。

    噼里啪啦一阵巨响之后,原本还趾高气昂的郝枫捂住胯部,身体抽搐了几下,当场昏迷过去。

    在他的裤裆内,一大滩的鲜血缓缓流淌出来。

    大乱之后就是大惊,继而大静。

    现场死寂,所有人目瞪口呆,甚至不少男人都捂住了自己的裤裆,浑身发冷。

    李浮图慢悠悠点了根烟,看着躺在地上的郝枫,轻笑道:“太监和表子才是绝配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