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章 李先生
    ‘江湖’楼一楼大厅内很热闹,身穿裁剪合身晚礼服的女士们犹如一朵朵鲜艳娇嫩的花朵,男人们围拢在她们周围,惬意交谈,轻轻地碰杯,时不时传来一阵笑声。

    人数不算很多,满打满算也不到一百人,可个个衣着光鲜,气质非凡,想必非富即贵。

    确实应了李浮图之前那句话,这里确实谈笑无白丁,商界大亨、政坛新贵、江湖巨枭、豪门公子、大家千金……人虽不多,可这些人聚在一起,可不就是东海的江湖了?

    当李浮图踏入‘江湖’的时候,很快就吸引了大厅内不少人的注意。

    繁华富庶的东海市很大,即使不算本地居民,每年光流动人口就有一两千万人,但就像金字塔一样,无论一座城市再如何巨大,它的上层建筑面积也会有限,能容纳的人也就那么多,彼此之间不说知根知底至少也能很多碰到也能叫出个名字来,可突兀出现的这个年轻男人,对大厅内所有人而言却都很是陌生。

    沐语蝶他们自然认识,大明星,性感女王,宅男女神,不少升斗小民每天晚上进行幻想的对象,哪怕大厅内不少人都对这个大尤物有些兴趣,正因为如此,所以他们对李浮图更加感到好奇。

    能被沐语蝶公然挽着,姿态表现得如此亲密,这小子,究竟是何方神圣?

    李浮图总说自己是普通人其实也没说错,至少在东海,先别谈什么影响力,哪怕他的名字都没多少人听过,当然,其中并不包括此刻正站在大厅东南方向正在和一群公子哥谈笑风生的汪阳汪少。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李浮图几天前的那一巴掌至今在脸上已经看不到任何痕迹,但对方给自己所带来的屈辱汪阳死死铭刻在心,所以当看到李浮图的身影出现在大厅,汪阳的笑容瞬间凝固,眼神一瞬间变得无比阴霾。

    天堂有门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偏闯进来。

    汪阳放下端着的酒杯,下意识迈步打算朝李浮图方向走去。

    钱森的行动失利确实让他很是震惊,汪阳也明白到自己恐怕低估了对手,可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战国会所,这里是江湖楼!

    就算说这里是他们汪家的大本营都不为过!

    他本来已经打算好好筹划一番然后再进行第二次报复行动,可没想到这小子居然好死不死的主动送上门来。

    真以为自己无敌了?

    目光阴冷如毒蛇般盯着李浮图,汪阳心中冷笑不迭,打定主意要一雪前耻,可他脚刚提起来还没迈出去,跟在李浮图身后紧随出现的人让他的动作瞬间僵硬。

    寸头,国字脸,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没有任何的气势展露,可当他出现的一瞬间,江湖楼的一楼大厅内顿时出现了不小的骚动。

    东海王。

    燕东来。

    和名不见经传的某人不同,燕东来在东海市是那种凭一个名字一张脸就能让无数人心生敬畏的枭雄人物。

    可这个时候,他却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站在了那个年轻男人身后微微落后半步的位置。

    可就是这看似不起眼的半步,让大厅内这些站在东海市上方俯视芸芸众生的大人物们心中骤起波澜!

    站位、以及座次排序,在龙国从古至今都是一门很深的学问。

    燕东来这个举动,究竟是代表着追随?还是给这个年轻人撑台?

    所有人都下意识认为是第二种可能,可即便是如此,也已经足够让他们对李浮图另眼相看。

    不管这个年轻人究竟有什么身份背景,仅凭燕东来肯在公众场合如此无声表态,那也是一种足够让人羡慕的资本了。

    汪阳一怔,目露错愕之色,很快便被怨毒所取代,迈在半空中的脚也不得不收了回来。

    他虽然嚣张,但却不傻。燕东来如此举动无疑是在向在场所有人宣扬他和李浮图关系匪浅,他汪阳再怎么狂妄也没胆量去公然打燕东来的脸。

    燕东来不是自己能招惹得起的。关于这一点,汪阳心里很清楚。可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那小子究竟和燕东来什么关系?那天晚上孙青态度之所以如此偏袒不是因为别人真的是因为这小子的原因?!

    “郑哥,好在当时听了你的话,忍一时风平浪静啊。”

    大厅的另一个方向,时幕传媒老总董志远端着酒杯轻声叹息。这个男人,还真是带给他一个又一个惊讶啊。

    在董志远办公室内和李浮图有过一次交手的郑鹏摇摇头,犹豫了下,低声道:“董少,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

    以他的身份,有些话不方便直说,总感觉那个轻易击败自己的年轻人异常危险的郑鹏只能如此委婉提醒。

    董志远当然听出了郑鹏的言外之意,微微苦笑道:“我明白,我不是汪阳,否则当时也会立刻想办法动手了,凡事确实要三思而后行啊,嫚妮的眼光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毒辣,这个男人越来越让人琢磨不透了。”

    “燕先生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

    人群瞩目处,一个中年男人快步走了过来,老远就伸出手,他一动,周围的人也反应迅速,同时走过来打招呼,热情无比。

    “周堂主客气了。”

    看着这位永兴虎堂堂主,燕东来点头一笑,伸出手跟他握了握,随即转过身望着李浮图,看似无意的介绍道:“我一个朋友,刚来东海没多久,因为觉得你们永兴的战国很不错,所以便带他来看一看。”

    永兴虎堂堂主周昊愣了一下,不止是他,已经走过来客套寒暄的一群人也眼神也全部放在了李浮图身上。

    他们之前就注意到了这个年轻男人,也猜想过燕东来和他的关系,可听到燕东来的介绍,他们难免再次震惊了一把。

    他们从燕东来话里听到了平等!

    燕东来的朋友,那可得称呼为先生了啊。

    “不知道这位先生如何称呼?”

    周昊顺水推舟看向李浮图。

    “李浮图。”

    面对一群东海市的高层权贵注视,哪怕沐语蝶都感到不小的压力,眼神有些不自然,但李浮图却表现得波澜不惊,不卑不亢。

    李浮图这个名字对东海市很多人而言都很陌生,但因为豹堂堂主钱森受伤之事,整个永兴目前几乎都知道了他与汪阳之间的那段恩怨。

    周昊目露恍然之色,伸出手和李浮图握了握,眯着眼轻声感叹了一句:“后生可畏啊。”

    这个晚上,是李浮图这个名字第一次出现在东海市的上流社会之中。

    并没有把话题围绕在李浮图身上多久,打了个招呼,周昊很快就把目光重新看向燕东来,“燕先生,掌舵他们在上面谈事情,估计马上就会下来,咱们先过去聊聊?刚好不少老大都在,大家一起叙叙旧,年轻人和咱们不同,让他们自己玩才痛快,我们在这里,他们反而放不开手脚了。”

    “李少,你和沐小姐先玩着,我过去一下。”

    听到燕东来的话,周昊眉头明显抖动了下。

    李少?

    燕东来如此称呼,意味着什么?

    李浮图笑着点点头,目送燕东来一行人朝西边的方向走去。

    “真巧,李先生,没想到你也来了。”

    一道有点熟悉的声音响起。

    李浮图扭过头,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董志远和郑鹏,眯了眯眼,笑道:“董总,好久不见。”

    “哪有很久,不到一周而已。”

    董志远笑容爽朗,似乎完全忘记了两人第一次见面的不愉快,若有深意的看了眼挽着李浮图的沐语蝶,“语蝶,没想到你会出现在这里。”

    “董总,我只不过是跟着他来见见世面而已。”

    从进入江湖楼沐语蝶第一次开口,以往八面来风长袖善舞的尤物此刻却有些拘谨,从踏入江湖楼的那一刻,沐语蝶觉得自己的格局仿佛一瞬间被拔高了数个台阶。

    这个大厅,这座江湖,是她以往根本触摸不到的。

    情不自禁,她搂紧了身边的男人。

    董志远点点头,意味深长的道了句:“做人确实应该努力往高处看看啊。”

    李浮图淡笑着客套了一句:“董总,一起喝一杯?”

    “我还有事,一会再找李先生喝酒,就是看到你们,打个招呼。你们先玩吧。”

    董志远笑着摇摇头,在与李浮图擦肩而过的时候,他顿了下脚步,轻声道:“李先生,不得不说一句,我很钦佩你的胆量,但最好还是慎重些,别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

    李浮图淡淡道:“这里不是战国会所吗?或者说这里是江湖?”

    董志远迈开脚步,留下一句话语。

    “你说的没错,不过这里还有个称呼,我们一般都叫它……罪恶之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