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战国会所
    对于一个艳绝人寰的美人的请求,恐怕任何男人都难以拒绝,虽然李浮图的心性比普通男人要坚硬点,但是面对沐语蝶那双能够勾魂摄魄的眸子,他犹豫了下,最终还是苦笑着同意了下来。

    “这可是你主动要去的,别怪我没提醒你,我接下来要去的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出了迪士尼乐园重新上车,李浮图驾车朝中心路开去。

    沐语蝶不以为意:“难不成你还能把我卖了不成?”

    李浮图哑然,随即笑着摇摇头:“这倒不会。”

    “你究竟打算去哪?”沐语蝶有些好奇,刚才李浮图接电话的时候她只听到李浮图喊了一句燕先生,至于谈话的内容她一句都没听到。

    “你听说过战国会所吗?”

    有句话叫做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但由于初到东海对这里人生地不熟,李浮图只能朝沐语蝶进行打探,沐语蝶好歹是一个大明星,也算见多识广,怎么着也应该知道一点讯息。

    “战国会所?”

    听到李浮图的话,沐语蝶明显一怔,随即扭头表情郑重的凝视李浮图:“你问这个干什么?”

    “因为我们今晚的目的地就在那里。”

    看着神色平静的男人,沐语蝶沉默了会,缓缓开口:“我确实听说过这家会所,但还从没有去过,战国会所在东海名声并不显赫,远没有银行家俱乐部那般人尽皆知,但一家占地将近三百亩的会所建立在寸土寸金的东海,你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李浮图挑了挑眉,“继续说。”

    沐语蝶目露思索之色,筹措了下言辞,将自己所知道的信息全部娓娓道出:“占地三百多亩的会所,放眼东海也只此一家而已,据说开业已经有二十多个年头,不过能够走进去享受的人要么已经站在了这座城市的高处,要么以后会站在高处,随便提出一个人来,背景都深不可测。当然,战国会所想要留住这些人获取他们的人脉影响力,除了让人觉得宾至如归享受上帝般的服务外,在其他地方,也是要动一些脑筋的。”

    李浮图安静开车,充当起一个称职的听众。

    “曾经听过圈子里有些前辈因缘际会之下有幸去过这家会所,我也不知道他们所说的究竟是不是真的,反正据他们所言,战国会所由四个主要部分构成:角斗场,狩猎森林,酒池肉林,以及赌场。”

    角斗场不用沐语蝶解释李浮图稍微一揣摩就知道是什么场所。

    换种更直白的说法,这个所谓的角斗场应该就叫做黑拳市,这种地方在国外李浮图见过很多,主办方每段时间都会安排从各地寻找过来的高手进行对垒,拳拳到肉,无规则,无底线,上台前签订生死契,一旦上场,既分胜负,也决生死,绝对的不死不休,获胜者则可以领取高额奖金和女人。

    没想到龙国现在也有这种地方了,还真是紧跟‘国际潮流’啊。就是不知道龙国的角斗场有没有国外那么残酷血腥。

    李浮图目露玩味:“这个狩猎森林是不是不仅可以提供枪支弹药弓箭匕首供人打猎,如果有私人恩怨的话,经过双方同意他们还可以进入秘林拿对方当做猎物射杀?”

    沐语蝶一愣,惊讶道:“你怎么知道?”

    李浮图微微一笑,没有解释:“那酒池肉林和赌场呢?”

    “明知故问,那些都是你们男人最喜欢的东西。”

    沐语蝶白了他一眼,媚态横生。

    “一杆子打死一船人可不是好习惯。”李浮图无奈道。

    “你敢告诉我你不喜欢女人吗?”

    李浮图转动方向盘拐了个弯,耸耸肩道:“我只是不喜欢那种性质的女人,不自尊不自爱不自重的,也不怪别的男人拿她们当玩物,自己都不懂得尊重自己,没人会去高看她们一眼。”

    沐语蝶像是发现了新大陆,啧啧称奇道:“呦,真想不到你觉悟还挺高。”

    李浮图坦然受之,面不改色心不跳:“谢谢夸奖。”

    沐语蝶摇头失笑不已。

    …………

    中心路,二十五号。

    两座白玉石狮镇守的战国会所大门前,豪车云集,奔驰宝马在这里随处可见,李浮图的凯迪拉克停在这里根本毫不起眼。

    “还真是谈笑无白丁,往来皆权贵啊。”

    看着古色古香却也气派恢宏的大门,李浮图眼神幽暗而深邃。

    对这个强大会所听闻已久但同样也是第一次来这里的沐语蝶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波动的心情,扭头看着身边的男人打趣道:“这里面可都是大人物哦,你一个‘平头老百姓’,紧张了没?”

    还没进门,李浮图似乎就被门口这幅都可以拿来举办一场顶级车展的场面给吓到,他有些心慌的回过头来:“这里好像确实很危险,要不咱们回去吧?”

    看着面色紧张,眼神却平静似水的男人,沐语蝶噗呲一笑,轻轻捶了他一下:“演戏我可是专业的喔,你就别在这班门弄斧了。”

    “既然来都来了,就这么灰溜溜离开确实有些丢脸,看来即使这里面是龙潭虎穴,也得硬着头皮闯上一闯了。”

    李浮图哈哈一笑:“不过你可得想清楚了,开弓没有回头箭,进了大门再后悔就晚了,你真打算陪我闯上这一遭?”

    虽然听过战国会所不少暴力血腥的传言,但是沐语蝶并不知道李浮图与汪家的恩怨只以为他是来玩玩,所以除了些许本能的紧张外并没有多少害怕的情绪。

    “怕什么,若你今晚想演一出项羽,那我就是虞姬。”

    沐语蝶玩笑道,凛然不惧,颇有巾帼之风。

    李浮图一愣,随即肆无忌惮的大笑了起来了。

    “如果真的要选择的话,我宁愿做那烽火戏诸侯只为博美人一笑的周幽帝,也不愿做那误了江山还误了美人的西楚霸王!”

    然后他推门,下车。

    夜色下。

    透过车窗,沐语蝶看着这个男人身形笔直的站在战国会所门前,微微仰头看着铭刻‘战国’二字的牌匾,仿佛卸下了所有面具与伪装,眼神深沉而锋锐,气质不再掩饰的呼啸开来。

    轮廓分明。

    如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