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 恶人还需恶人磨
    原以为那名作案被揭穿后便悍然掏刀的扒手就已经足够胆大包天了,但没想到这文雅的年轻人更加不逞多让,根本不像他外表那般让人感觉不到危险,其展露出来的狠辣心性让车内乘客为之心惊胆战。

    崔梦涵也是微微张大了嘴,心也随之揪了一下,彻底明白什么叫做真人不露相的她还真没想到这个坐在她身边的的年轻男人竟然拥有这么可怕的蛮力。

    那一记狠狠的撞击让扶杆上出现触目惊醒的血迹,而那原本嚣张的扒手也如同死鱼一样瘫软下来。

    “他……没事吧?”

    看着半边身子瘫软在座位上还有半边身子倾斜在地上的扒手,崔梦涵低声道。

    “死不了。”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势若雷霆的男人似乎像是个没事人一般,轻描淡写的一句回答让周围人听得更是心惊肉跳,随即他若无其事的看着捏着个手机的女人,“报警了没?”

    “我……”崔梦涵回过神来,小心的瞟了眼平静的男人,然后迅速移开目光,重新拿起手机准备打电话。

    “小子,你他妈够胆,打了老子兄弟还想报警?先问问老子的家伙答不答应!”

    就在此时,一声充满煞气的厉吼响彻整个公交车,从右后方的一个角落,有两名年轻男人凶神恶煞的挤了过来,与那名人事不知的扒手一样的流里流气,显然几人是团伙。

    这两个年轻男人手里都捏着刀,表情凶狠,目光阴翳。

    在大庭广众之下是不是真有胆子敢真杀人不好说,但就凭着这股子吓人的狠劲和凶劲,一般人如果撞上那是绝对不敢跟他们硬来,再硬再蛮的汉子,在冷森森的钢刀面前骨头恐怕也要软下来。

    凭着这套把戏,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开始牛逼哄哄的男人在他们面前沦为了求爷爷告奶奶的软脚虾。

    车内乘客忙不迭纷纷退让,生怕脚步慢了惹恼了这些扒手一刀子就捅上来了,他们又不是钢浇铜铸,脆弱的**凡胎哪来胆子去和几把钢刀去较劲。

    崔梦涵看见两个凶恶的男人一步步靠近,不禁心中一惊,只是犹豫了不到一秒钟的时间便往李浮图的身边靠去。虽然这个男人目前看来恐怕也不是什么安分守己的老实人,但至少现在是与她站在同一个阵线上的。

    又或者可以说,也只是因为现在她根本找不到其他可以依靠的人,李浮图也就成了她此刻没有选择的选择。

    眼瞅着几把刀朝自己逼上来,一般人多半不是选择夺路而逃便是惶惶然的琢磨着求饶的方式了,可是面对周围人同情的目光和两个扒手凶狠的视线,李浮图这厮依旧八风不动。

    几把破铜烂铁,就是这些跳梁小丑耀武扬威横行无忌的资本?

    瞟了眼周围明显选择袖手旁观的乘客,李浮图眼神平淡,没有不齿,也没有责怪。

    人情淡薄,世态炎凉,普通人审时度势,选择明哲保身有错?

    好像并没有错。

    在全场瞩目下,濒临险境的李浮图不慌不忙,一把拽起地上那名被撞得七荤八素头脑到现在还没有清醒的猥琐青年,顺手将地上他遗落的刀也给拾了起来。

    捏着猥琐青年的脖子,将之面对着抵在扶杆上,扶杆上沾染的血迹正好与猥琐青年的受伤额头重合在了一起。

    李浮图脸色平淡,手中的小刀抵着猥琐青年的后脖颈,看着一步步接近的两名同伙扒手,轻轻出声。

    “谁再靠近一步试试?”

    语气虽轻描淡写,但是看着那波澜不惊的淡漠眼神,两个男人的脚步却不约而同出现凝滞。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但是他们分明感觉到如果再靠近一步,这个男人确实真敢一刀给他们的兄弟抹了脖子。

    虽然荒谬,但是却是他们切切实实的感受。

    打量着不远处的年轻男人,两个扒手眉头不禁皱了起来,莫非他们今天真碰上了不要命的硬茬?

    李浮图手上的刀尖已经戳破了猥琐青年脖子上的皮肤,让被疼痛刺激回神的猥琐青年吓得一阵惊慌大叫,即使刚才表现得穷凶极恶,可是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可是再也横不起来,瞅着那惊慌失措的苍白脸色,只怕是被吓得不轻。

    坏人最怕什么?不就是怕比他们更坏更狠的人。

    不仅仅几个扒手被震住了,周围所有人也都被李浮图的气魄给震得不轻,拿刀抵着一个人的脖子,还能表现的若无其事,这男人的心胸究竟是多么的大?

    这些扒手表面上看起来再怎么凶神恶煞实际上终究是外强中干,遇到真敢拿人命不放在眼里的猛人还是只得认怂,敢打敢拼是一说,事情到了这份上是他们谁也没有想到的,他们就算再狠,真敢拿刀给人捅上几个窟窿,但是也绝对没有达到把人命真的当成草芥的地步,如果他们真狠辣到了那一步,只怕根本不可能还只是一名偷鸡摸狗鸡鸣狗盗之徒了。

    双方僵持下来,公交车也停在一个站点,公交司机也很聪明,没开车门给扒手逃跑的机会。

    东海市作为国际大都市,人民公仆的效率还是不错,没过几分钟便迅速赶到,像公交地铁商场这样人群密集的场所小偷扒手之类很常见,因为职业的特殊性,他们做警察的没少处理过这类的事情,可是当他们走上公交乍一见到现场情形时也惊得够呛。

    谁能想到一个看起来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能凶狠到这个份上,硬是把为非作歹穷凶极恶的三个扒手给逼到进无可进退无可退的地步。

    当然,警察也是微微的一愣神,之后就很快恢复了正常,先是将两名手持凶器的扒手给制服,那些扒手见警察赶到,自然不会傻乎乎的反抗,乖乖缴械受捕。

    他们在公交车上干这种偷鸡摸狗的勾当,也是心存侥幸,其贼胆完全比不了那些走南闯北出手就是大案的悍匪,这些扒手赌的就是没有人敢强出头受害者也只能白白认栽,可是只能怪今天流年不利,遇到了真人不露相的猛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