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路见不平
    流里流气的青年男人眼看着就要大功告成,哪有功夫在乎别人,一门心思都tou zhu在如何完成最后一步将那已经露出一角的钱包掏出来。

    对于李浮图的注视他或许是没有看到,或许是眼角余光看到了不过他也没有在意。

    在公交车上“作业”这么长一段时间,他已经拥有了相当丰富的经验,胆子比起以前也不知道大了多少倍。

    当初刚入行时,他还胆小怕事畏首畏尾唯恐伸手时被人瞧见发觉然后给当场逮住,可是现在,在大庭广众之下他就敢肆无忌惮的掏刀伸手。

    这颗贼胆都是如今这人心不古的冷漠世道给养肥的。

    就算周围人都知道他在偷东西又怎么样?莫非还有人敢不知死活站出来不成?

    长年累月之下,他已经在公交车上作案长达百起,见义勇为的人他还真一个都没有遇到过。有时候想想,连他这个既得利益者自己都忍不住咒骂了一句:这狗娘养的社会真他娘旳冰冷。

    如这个小偷所料,被他当做此次作案目标的有钱妞身旁的那位男人也没有站起来戳穿他,咳嗽了一声见爱马仕mei nu没有任何反应后,李浮图再次轻轻用肩膀撞了她一下。

    出门在外,还背着如此吸引眼球的奢侈品,怎么就一点自我保护意识都没有。

    淬不及防之下被人一撞,虽然力道不算重,但爱马仕mei nu的身子还是不禁晃了下,终于从耳机里的音乐世界里脱离出来。

    她到现在都没有发觉自己的包已经被扒手黑划破,相反眼神警惕的盯着李浮图:“先生,你干什么?”

    当看到李浮图第一眼,她还是因为李浮图的俊朗外表而有些微微惊讶,但是心里仍然没有放松戒备。

    人不可貌相,谁知道这位外表看起来还算是赏心悦目的男人实际上是不是趁她不注意便想借机占她便宜的se lang?

    如果被李浮图知道这女人心中此刻在想什么,只怕也许会后悔提醒这妞了,别的警惕性没有,但是对于提防他还是很上心的。

    因为爱马仕mei nu的身子晃动难以避免让她挎在肩上的包也随着微微晃荡了一下,已经捏着精致皮夹正在慢慢往外掏大功就要得逞的猥琐扒手见状下意识松了手,以为被目标发现了,片刻后听到声音才知道是场虚惊。

    妈旳,小子,你最好别他妈坏老子好事!

    目光瞟向惊醒了女人坏了他好事的李浮图,猥琐扒手瞪着一双贼溜溜的眼睛,捏着小刀脸色凶狠的朝李浮图递了一个阴霾的眼神,警告他最好不要多管闲事。

    李浮图不禁一乐,这年头做贼的莫非都这么理直气壮么?

    在周围人或佩服或惊讶或看好戏的目光中,他摇头一笑,朝那个已经被划开了一道大口宣布报废的奢侈名包指了指,对着盯着他的爱马仕mei nu轻笑道:“xiao jie,你最好看看那里。”

    爱马仕mei nu不禁一怔,先是怀疑的看了眼李浮图,然后下意识朝他所指的方向看去,映入眼帘的场景登时让她眼眸放大,嘴中发出一声惊呼,“我的包怎么破了?”

    猥琐青年见状暗骂一声,既然已经被发现,那肯定无法再继续下去了,恋恋不舍的看了眼大半都已经被掏出来那差点就要得逞的皮夹,然后阴冷的瞟了眼害他功归一篑的李浮图,慢慢的将作案工具重新揣回兜里。

    今天还真是碰到不怕死的了,小子,既然敢路见不平,那就等着接受老子报复的打算!

    他已经打算待会跟着李浮图下车,然后给他一个铭记一辈子的教训,告诉他这年头见义勇为是要付出代价的。

    小偷心中发狠的望车后方挪了过去,只想着等下了车怎么折磨坏了他好事的男人,他不认为那个男人见义勇为后还敢将他指认出来。

    毕竟在公交车上吃这一口饭的他们也见过不少的阵仗,干了这么多年也没有见过dian ying中和中写的那样能飞檐走壁的大侠给他们摸上,寻常人就算是被发现了大多也就是收好自己的钱不做计较,毕竟他们这群光脚的扒子是真敢豁出命来拼的。

    但是,就如同没料到有人敢强出头一般,他也没有料到那个男人的胆子比他想象中的要肥得多。

    “xiao jie,你包怎么破了不应该问我,你应该自己好好想想。”

    面对爱马仕mei nu的疑问,李浮图轻轻一笑,言语间饱含深意的朝她的身后瞥了一眼。

    爱马仕mei nu明白过来,先是将破了的包放在身前双膝上,然后检查了一番发现自己包里面的东西并没有丢失后,随即转头一望,那名鬼鬼祟祟正往后缩的猥琐青年立刻吸引了她的注意。

    “站住,是不是你划开了我的包?”

    猥琐扒手一愣,随即阴冷着脸道:“xiao jie你在说什么,我根本就听不懂。”

    他眼神阴霾的朝不知死活的李浮图瞟去,目光中的寒意让周围的人瞧见不禁心中微微一沉,背脊上冒出一股寒气。

    车内目睹了整个过程的乘客虽然不耻这尽干这些下等勾当的扒手,但也只是敢怒不敢言,李浮图的举动确实出乎了他们的预料。如果是自己的朋友那也就算了,可是明显看得出来那mei nu和李浮图根本就是萍水相逢只是有缘坐在一起的陌路人,为了一个陌生人,点到为止的提醒也称得上是问心无愧了,现在财产并没有丢失,轻轻略过去也就算了,何必还要继续拆穿,真惹恼了这些扒手只会给自己找苦头吃。

    周围不少上了年纪的人对着李浮图tou zhu了一记提醒的目光,善意的摇摇头,示意他见好就收不要多生事端,只见李浮图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弧度,不知道他领会到周围人的好意没有。

    有时候,人们认为只要自己没有去做,即使不干涉也算不上有过错,就可以心安理得,但对这种勾当视而不见冷眼旁观,又何尝不是某种程度上的为虎作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