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以武止戈
    第二天一大早,当李浮图睁开眼的时候,就发现有一双古灵精怪的大眼睛趴在他的身上在盯着他看个不停。

    可见他一睁眼,那双大眼睛的主人就仿佛受惊的兔子一般,连忙掀开被子跳下床逃了出去。

    这丫头,现在知道害羞了,昨晚的勇气去哪了?

    李浮图笑着摇了摇头,掀开被子下床洗漱。当他洗漱完毕后走出门,在楼梯口还是碰到了苏媛。

    “浮图哥,我去学校了,再见。”

    苏媛眼神闪躲,与昨晚的大胆与奔放简直判若两人,根本不等李浮图回话她就噔噔蹬的快速跑下楼,没多久别墅外就传来了汽车发动的声音。

    李浮图莫名其妙,冰箱里一点东西都没有他还准备让苏媛载他一程出去买点食材回来。现在看来是不用想了。

    摇头叹了口气,当李浮图下楼走出别墅时发现苏媛的甲壳虫已经消失,于是只能开始徒步跨越春秋华府之旅。

    春秋华府很大,如果真靠走的话,从沈嫚妮的别墅走到春秋华府的大门要花几乎半个钟头,这一点,上次陪苏媛逛街后回来时他已经亲身体会。

    就当是散步锻炼身体了,李浮图如此安慰自己。走了大约五六分钟后,有一辆林肯轿车突然从他身后驶来。

    像这种顶级富人区出现豪车根本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李浮图稍微扫了眼,也没在意,可是让他意外的是,那辆林肯居然在他身边停了下来。

    车窗落下,顾倾城的爷爷顾擎苍的脸庞出现在李浮图的眼前。

    “年轻人,又见面了。”

    李浮图愣了下,但很快反应过来,点头一笑:“顾老爷子。”

    “你要出去?上车吧,我带你一程。”

    李浮图也不好推辞,依言上了车。

    “顾老爷子这么早就出门?”

    林肯重新向外行驶,李浮图坐在顾擎苍身边客套的问了句。

    顾擎苍点点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轻声道:“有位下属受了点伤,我去医院看望一下。”

    李浮图眼神收缩了下,这时候终于意识到这个老人在东海市显赫的身份。

    永兴的掌舵人,东海地下社会的霸主级人物,他昨晚撂翻的那群人几乎都算是这个老人的手下。

    顾擎苍似乎并没有看到李浮图眼神的变换,继续道:“听倾城说因为她而导致你和汪阳闹了点不愉快,我早就劝过老汪,让他好好管管他孙子,可惜他听不进去,也罢,索性让汪阳那小子吃吃苦头也好。毕竟这件事因为倾城而起,你放心,如果汪家做的过分,我不会坐视不管。”

    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就差没明说支持他对付汪阳了。

    李浮图笑了笑:“顾老爷子就这么对我有信心?”

    “我是对倾城那丫头的眼光有信心。”

    顾擎苍笑道:“汪家小子和她从小就认识,而且很早就开始追倾城那丫头,可她一直无动于衷,但这才和你没认识几天,就对你青睐有加,想必你肯定有过人之处。”

    李浮图不置可否,沉默了会,开口道:“也不瞒顾老爷子,汪阳昨天已经派人绑架了我的一个妹妹,也是倾城的校友,我和他之间这场恩怨恐怕已经成了死结。”

    对于那场绑架,两个人其实都已经心知肚明,但是都没有把那层窗户纸捅破,有些事心照不宣是一回事,但如果摊到明面上来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所以李浮图只说汪阳派人绑架,却没说汪阳派的是哪方的人。而顾擎苍同样装作一副完全不知道绑架这件事的样子。

    这一老一少都心有灵犀的把所有事情都限制在汪阳这个点上,没让影响蔓延,这也是昨晚李浮图为什么选择放过钱森的原因之一。

    “哦,还有这回事?”

    顾擎苍有些惊讶,随即关心道:“那你妹妹现在怎么样了?”

    李浮图摇摇头:“受了点惊吓,不过没有大碍,被我救出来了。”

    “那就好。”

    顾擎苍点了点头,看着李浮图问道:“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李浮图眯了眯眼。

    “以暴制暴,以武止戈。”

    一瞬间,林肯车内杀机弥漫。

    顾擎苍半饷没有说话,好一会,才轻声道:“有点偏激了啊。”

    李浮图嘴角勾勒起一抹锋锐的弧度:“只有被送进坟墓的敌人才会彻底失去威胁,顾老爷子以为然否?”

    顾擎苍凝视着李浮图,脸色逐渐开始变得郑重起来:“你知道这么做会产生什么后果吗,汪阳的爷爷可不是一个好惹的对象,哪怕是我也得给他几分面子。”

    “我必杀汪阳,谁若阻拦,一同诛之。”

    回国之后,李浮图终于第一次崭露出嗜血獠牙,眼神之深沉让人毛骨悚然。

    顾擎苍瞳孔猛烈收缩下了。

    这么多年来何曾有人在他面前如此说过话?

    一同诛之。

    如果是他要阻拦,岂不是连他也要一起杀?

    哪怕是燕东来都不敢放如此狂言吧,这个年轻人哪里来得这么大的底气?

    “多谢顾老爷子搭载,晚辈告辞。”

    看见林肯已经驶出春秋华府,李浮图示意司机停车,然后便推门走了下去。

    看着他的背影,充当司机的江波开口道:“汪阳岂是说杀就杀的,这个年轻人太过狂妄了。”

    “一个人挑翻了钱森他们二十多号人,也的确有狂妄的资本啊。”顾擎苍淡淡道。

    江波默然,掌舵这番话看似在称赞这个年轻人的强大,又何尝不是在讽刺他们这些手下人无能。

    顾擎苍没再这个话题上多提,转而问道:“我让你调查的事怎么样了?”

    “这个年轻人最近刚回国,现在好像是沈嫚妮的保镖,至于小姐手里的那颗血钻他究竟是怎么从燕东来那里拿来的,这点尚不得而知,不过我可以肯定他之前根本不认识燕东来,但是据小姐说燕东来的心腹孙青好像又十分尊敬他,我查过,国内各大家族的年轻一代里根本没这号人,所以我也觉得很是奇怪。”

    望着李浮图的背影,江波眉头紧皱。

    “掌舵,这个年轻人来历不明,而且煞气滔天,我认为应该让大小姐离他远一点。”

    顾擎苍不置可否,眯着眼,望着李浮图的背影,悠悠一叹:“男儿当杀人,杀人不留情,杀一是为罪,屠万即成雄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