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同床共枕
    “早点休息,明天一切都会和以往一样。”

    李浮图在二楼楼梯口和苏媛分开,回到了自己房间后,他没有第一时间去洗澡,而是站在窗前,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魁首。”

    电话很快接通。

    李浮图望着窗外的浓稠夜色,眼神幽暗而深邃。

    “马面,我现在给你一个手机号码,我希望接下来能够时刻掌握住他的动向,能够做到吗?”

    “可以。”电话那头传来的回应没有丝毫犹豫。

    “很好。”

    李浮图点了点头,把刚才在钱森手机上看到的汪阳的手机号报了出来。

    马面将号码记下后,犹豫了下,还是开口询问道:“魁首,需要派人来龙国吗?”

    李浮图笑了笑,“一个不足为道的二世祖而已,没必要这么麻烦,真需要你们,我会开口的。”

    “是。”

    对面也不墨迹,干净利落将电话挂断。

    李浮图将手机缓缓放下,站在窗前点燃了一支烟。

    当一根烟抽完后,他正打算去洗个澡,可是敲门声突然响起。

    沈嫚妮已经去外地拍戏,这栋别墅里除了他就只有苏媛那丫头了。

    果不其然,还没等他走过去,房门就已经被人从外推开,苏媛那张童颜很快从门缝里探了进来。

    “丫头,你知不知道未经允许闯进别人房间很不礼貌?”

    李浮图此刻庆幸自己刚才没第一时间去洗澡,否则恐怕又会像第一次一样被这丫头冠个暴露狂的名头。

    “我刚才不是敲门了吗?况且谁叫你自己不锁门的。”

    苏媛一点惭愧的样子都没有,见李浮图衣服穿得整整齐齐,便将门全部推开蹦跳着走了进来。

    李浮图摇摇头,也懒得和这丫头讲道理,纳闷道:“你不去睡觉跑我房间干什么?”

    苏媛明显已经洗漱完毕,穿着一套卡通睡衣,听到李浮图的话,那张刚才洗浴时被热气蒸的微微泛着红晕的小脸立即垮了下来,有些委屈道:“我害怕,睡不着。”

    李浮图莞尔一笑:“怎么?你难不成还想让我给你讲故事哄你睡不成?”

    苏媛眼睛一亮,连连点头:“好呀好呀!”

    李浮图哭笑不得,这丫头,难不成真当自己还是个孩子?

    笑着摇了摇头,李浮图将外套脱下放在衣架上,开口道:“我只会一个处女与七个男人的故事,你听不听?”

    苏媛闻言一愣,站在那里想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啐了一口:“那明明是白雪公主!”

    李浮图耸耸肩,“一个道理。”

    说着,他朝苏媛眨了眨眼,眼神邪魅道:“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我这个故事或许和你以前听过的不同。”

    “谁爱听谁听去,反正我才不要听。”

    苏媛脸色羞红,光听名字就知道恐怕不是什么正经故事,她自然不可能上当。

    白了李浮图一眼,她蹬掉兔子拖鞋直接爬上了李浮图的床。

    这下子可把某人给弄懵住了。

    “丫头,你干什么?”

    “睡觉啊,还能干什么。”

    苏媛理所应当道,无比自然的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李浮图看傻了眼。

    什么情况?

    难不成这丫头因为今晚他英雄救美的举动而感动得要以身相许了?

    不过这个念头刚一冒出来就被李浮图掐灭,一来他觉得根本不可能,二来即使这丫头真的主动投怀送抱他也不可能接受。

    “丫头,你是不是睡错床了?”李浮图好心提醒道。

    苏媛把自己裹在被子里,舒服的眯了眯眼,“没有啊,今晚我跟你睡。”

    “你跟我睡?”

    “对呀,怎么了?”

    看着对着他目露疑惑的苏媛,李浮图彻底麻木了。

    这丫头究竟是没有在意男女之防,还是把他当成了坐怀不乱的柳下惠?

    “你赶紧起来回自己房间睡去。”李浮图板着脸,表情严肃。

    “我不!”

    可苏媛根本不吃他这一套,紧紧抓住了被子似乎打定主意今晚就要睡在这里。

    李浮图没辙,叹了口气无奈道:“要是被你姐知道,她会杀了我的。”

    苏媛毫不犹豫道:“那我们不告诉我姐不就行了,只要你不说我不说,她根本不可能发现的。”

    虽然不知道这丫头究竟打着什么鬼主意,但李浮图很清楚自己不能松口。

    “丫头,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知道啊,每次我害怕的时候,总是和表姐一起睡的。”

    李浮图强忍着头疼,强调道:“可是我不是你表姐。”

    苏媛甜甜一笑:“可是在我眼里,你和表姐没什么不同,而且比表姐还要好。”

    李浮图一时间哭笑不得。他看出来了,要是这么扯下去这丫头只怕能和他扯一晚上,于是索性开门见山道:“女孩不能随便和一个男人睡一张床上你知不知道?”

    “知道呀,可是你是我的男朋友……”

    听到这,李浮图眼皮一跳,赶紧将之打断,“这个男朋友是假的,假的!”

    “浮图哥,难道我就这么讨人厌吗?人家又不想做什么,只是害怕想和你说说话而已,你为什么总是赶我走?”

    李浮图没想到女人果然说变就变,即使苏媛现在还只是一个女孩也不例外。刚刚分明还有说有笑,可转眼间突然就眼眶含泪似乎要哭了出来。

    女人的眼泪永远是对付男人最好的武器,见这丫头双眸盈水的可怜模样,李浮图暗叹了口气,终究还是心软了下来,“就说会话,待会你就回自己房间。”

    苏媛抹了抹眼角,点了点头。

    李浮图转身去洗澡,洗完后,他还刻意穿了衣服才走出来,见状,苏媛暗暗撇了撇嘴,不得不说,即使自己心里打着小主意,但是李浮图的举动和态度还是让她的自尊心受到了不小的打击。

    难道自己是什么洪水猛兽吗这么不受待见?

    “浮图哥,你上床啊,坐在那里干什么?”

    即使心中腹诽不已,但苏媛表面上却没有任何表现,见李浮图远远坐在床的另一边,她拍了拍床,嘟着嘴道:“我一个女孩都不怕不知道你怕什么,真是。”

    闻言,李浮图苦笑了下,终于还是掀开被子上了床,不过尽量与苏媛保持一定的距离。

    他有心做君子,可苏媛却像是一心想拉唐僧还俗的妖精般,挪了挪身子主动凑了上来。

    顿时,少女特有的芳香充斥鼻尖,撩拨着人的心神,李浮图默念色即是空,紧守本心不动摇。

    “浮图哥,你年轻的时候喜欢过人吗?”

    苏媛靠在李浮图怀里轻声问道,似乎完全没有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妥。

    李浮图一动不动,即使隔着两层衣物,他似乎都能感受到少女肌肤的嫰滑,以及压在他手臂上偶尔还发生轻微摩擦的那团高耸的形状的美妙。

    “我难道现在很老吗?”

    李浮图苦笑,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煎熬。

    “不是的,我的意思是你以前十多岁的时候,比如像我这么大……”

    苏媛解释的有些手忙脚乱,不知为何,在她心里从来没有把李浮图当成过一个比她大不了多少的年轻人。

    “当然有过。”

    李浮图淡淡一笑,眼神突然复杂的让苏媛根本看不懂。

    “谁的青春没谈过一两场恋爱,所以丫头,你现在正值最好的年纪,遇到了不错的人选,不妨去尝试一下,哪怕走不到最后也没关系,因为这些经历都将成为你对青春回忆的支撑。”

    苏媛知道这又多半是在指陈昂,沉默没吭声。

    李浮图摸着这丫头柔顺的发丝,轻声道:“年轻的时候我们心比天高,觉得将来什么都会有,好像只要长大了,金钱、爱情、理想…这些都会不请自来。后来当我们真的长大了,才会发现很多我们年轻时没有的,长大了也不会有,失去的那些,却永远失去了。”

    苏媛咬了咬嘴唇,再度抓紧了身边的男人,将脑袋更用力的埋进了男人的怀里。

    这个夜晚,李浮图也没再赶这丫头出去,两人和衣而眠,度过了一个惊险而又安详的夜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