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不需要姿态,也能成就一场惊鸿
    将电话挂断,李浮图不急不缓的走到钱森面前,将手机递还给了他。

    “良禽择木而栖,忠臣择主而事,我觉得汪阳乃至他背后的汪家都并不是一个值得效忠追随的对象,你认为呢?”

    言罢,李浮图也没等待钱森的回答,无视满地的伤员,给苏媛解了绑,牵着她走出了这间阴暗血腥的仓库。

    这群人似乎真没打算对苏媛如何,甲壳虫的钥匙都还插在车门上,李浮图拔出钥匙拉开车门护着苏媛上了车。

    “呜呜……”

    直到重新回到甲壳虫上,苏媛都还没有回过神来,在她原本的世界观里,这个社会虽然没有宣扬的那般和谐美好,但也不存在太多的阴暗面,可是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却彻底颠覆了她的认知。

    光天化日之下,她被人明目张胆的绑架,然后挟持到这个人迹罕至的废弃化工厂里,就在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几乎快要绝望的时候,李浮图突然如神兵天降,仿佛一名英勇无敌的骑士义无反顾的闯进了恶魔城堡,摧枯拉朽的击败了一众恶魔爪牙,成功把她救出了魔爪。

    多么像是童话世界里的故事啊,可如今却无比真实的发生在了她的身上。

    听到身边传来的声音,李浮图看了那丫头一眼才反应过来,将她嘴上的胶布撕去,柔声道:“好了,都过去了。”

    可是出乎李浮图预料的是,脱离险境的苏媛并没有逃过一劫的庆幸,也没有遭受绑架后应有的害怕与惊恐,那双如宝石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那副呆愣的样子像极了至尊宝第一次遇到紫霞仙子的神情。

    “神仙?”

    “妖怪?”

    李浮图闻言一愣,随即哑然失笑,知道今晚自己的表现恐怕带给了这丫头不小的冲击。

    “不管我是神仙也好,妖怪也罢,丫头,你只需要记住在你身边我只是你的浮图哥就行。”

    将车打火,掉头,李浮图将车驶离这间废弃的化工厂。

    虽然最开始他的确有点抗拒与这个难缠的女孩相处,但是这么多事情发生下来,哪怕这丫头依然刁蛮如初,但是他心里已经渐渐把这丫头当一个妹妹看待。

    “那伙人是什么人?他们为什么要绑架我?还有那个你刚才所说的汪阳和你有什么仇怨?他为什么要这么对付你?”

    随着距离化工厂越来越远,苏媛的神智逐渐开始恢复正常,当她的思绪一冷静,接连不断的问题就如倒豆子般抛了出来。

    没办法,今晚的遭遇带给她的刺激实在是太大了,她脑海里简直有一千个一万个问号。

    “你放心,今天只是一个意外,像这样的情况绝不会再发生,我保证。”

    李浮图平静道,他知道苏媛心里此刻肯定有无数个疑问,但他却不想把这丫头牵扯到这些恩怨是非中来,她的生活应该无忧无虑纯净无暇,在这一点上,他和沈嫚妮立场一致。

    可是苏媛早已经不是一个可以随意被哄骗的孩子,刚才那一幕幕惊悚的打斗画面还在她眼前浮荡,她似乎现在都还能嗅到那刺鼻的血腥味,又怎么可能将这一切当作没发生过。

    经历了今晚的一切,她终于明白了一点表姐的良苦用心为什么不让自己与这个男人接触,只因为这个男人实在是太深不可测了。

    刚才在仓库内他面对几十号刀手所展露出的那股杀伐果断的随意以及视人命如草芥的漠然又岂是一般人可以具备的。

    可以想象的是,这个男人过去绝对不简单,甚至可以说与光明绝缘,但是奇怪的是,坐在这样一个男人身边,苏媛却觉得自己一点儿都不紧张,更别谈害怕,甚至刚才看到那些凶悍的刀手被他砍瓜切菜般撂翻痛苦倒地,她心里还有种病态的快感。

    亏自己最开始还想把这家伙当作自动提款机冤大头。

    念及自己最开始的幼稚小心思,苏媛不禁苦笑。

    还真是无知者无畏啊。

    摇了摇头,苏媛轻声道:“你以前跟我说跟在表姐身边是因为喜欢她,恐怕不是真的吧?”

    李浮图闻言一愣,不知道这丫头怎么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沉默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事到如此,没有再隐瞒的必要。

    “我和你表姐能够认识只是一场意外,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对她没有任何不好的想法,就如同我对你一样。”

    就如同对自己一样?

    莫非他的意思是他根本也一点都不喜欢表姐?

    女人心,海底针,李浮图之所以如此解释是担心这丫头今晚看到了自己黑暗的一面会产生恐惧,但是他怎么也不可能料到苏媛此刻的想法完全与他的背道而驰。

    苏媛不仅没对他产生害怕之情,反而听到李浮图的解释之后,她的内心没来由一喜。

    他不喜欢表姐。

    这么说来……

    自己和他在一起最大的障碍是不是就根本不存在了?

    如果说之前只是把这家伙当作一个挡箭牌,但不知不觉间,苏媛却发现自己的心态变了,今天听到辅导员的话后,她就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内心,她发现自己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心里总是有一股异样的感觉。

    之前她并没有在意,但经历了今晚的劫持事件之后,这种感觉就如同疯草般在她心里滋长茁壮起来。

    以前在学校闲来无事的时候,她和周乔张欣兰她们在寝室内不时会讨论一个男人如果抛开了光鲜的外衣、显赫的身世、不错的相貌,还能剩下什么?

    是满腹脏水猥亵?是一腔无病呻吟的怨天尤人?还是一胸襟的山河锦绣?

    当她今晚看到李浮图的身影出现在仓库大门时,苏媛心里已经知道了答案。

    有些男人平时满口花言巧语一旦真遇到事就踪影全无,而有种男人从不把话放在嘴上,但是在需要他的时候,他总能挺身而出,并且义无反顾。

    苏媛偏过头,看着安静开车的男人,看着那张夜色下棱角分明的侧脸,生平第一次,产生了怦然心动的感觉。

    原来有些人不需要姿态,也能成就一场惊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