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章 单刀赴会
    在很多电影荧幕之中,英雄救美总是经久不衰的经典桥段,当美人遇险,观众们不会担心,反而知道这将会是男主角挺身而出的时刻。

    但电影终归是电影,在现实中,于危难光头会有白马王子站出来拯救自己于水火之中很多只是小女孩年少懵懂的美妙幻想,但这并不是说需要救的美女不够漂亮或者说英雄太少的原因。

    现实世界,永远不缺乏所谓的美女和英雄,唯一能解释这个问题的说法是电影中的世界很小,英雄和美女活动的范围有限,所以他们总能在很小的世界中遇到各式各样的巧合。

    但现实的世界很大,美女虽然多,但却不是每个都需要英雄救美,一些‘英雄’根本就遇不到救美的机会。

    但对于李浮图来说。

    现实。

    还他娘的真像一部电影。

    背对着月光,李浮图第一眼就看到了距离三十多米远处被绑在木椅上的苏媛,虽然这丫头现在手脚被束缚嘴巴被粘住,但衣服都还完整,也没有受到侵害的迹象。

    见状,李浮图心里松了口气。

    他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也不是没有人性的畜生,即使不提沈嫚妮那边,如果苏媛真的因为自己而有什么三长两短,自己恐怕一辈子都要接受良心的谴责,不过好在最糟糕的情况还没有发生。

    李浮图和苏媛激动的目光对上,柔和一笑,给了她一记安慰的眼神,然后抬起头,将视线移到苏媛的身后。

    “诸位想要的是我李浮图,现在我已经如约而至,你们的目的已经达到,是不是可以将这个女孩放了?”

    随着李浮图的话音落地,一道身影从黑暗中缓缓走出,站在了苏媛身边。

    月光的照射下,那张面孔其貌不扬,但冷厉的眉眼却透着三分江湖草莽的气息,他看着孤身赴约的李浮图,眼神带着淡淡的欣赏:“不得不说一句,年轻人,好胆色。”

    李浮图神色自若,即使他已经感受到仓库周围还有几十道气息波动,但仍然面色不改。

    “一人做事一人当,想必你们道上也有祸不及家人的规矩,这个女孩是无辜的,有什么事冲我来就行。”

    永兴豹堂堂主钱森凝视着貌似完全不知道自己身陷险境的李浮图,内心难免有些意外。

    他不知道这个年轻人为何能如此镇定,究竟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失去了理智,还是胸有成竹的无所畏惧?

    “你放心,我钱森虽然不是什么英雄,但也不是言而无信的之人,事情了结之后,我自然会放这个女孩离开。”

    李浮图点点头,似乎到现在还没有察觉到自己将有血光之灾,他环顾一周,淡然道:“汪阳呢?他没来?”

    “这种事情我来处理就行,何须汪少亲自动手。”

    钱森没有隐瞒,也知道根本无需隐瞒,这个世界没多少傻子,这个年轻人能猜到谁是幕后主使根本不值得奇怪。

    李浮图闻言一笑,“那不知道汪少对你下达了什么命令?他打算如何‘处理’我?”

    “留下一只手。”钱森平静回应,仿佛断人手脚这样的事情在他看来很稀疏平常。

    挨了一耳光就要废人一只手?

    李浮图轻声叹息:“汪少还真是仁慈呐。”

    “年轻人,做错了事就得付出代价,这次就算是用一只手买个教训吧。”

    李浮图眯起眼,“如果我不愿意接受这个教训呢?”

    钱森沉默片刻。

    “那就只能得罪了。”

    只见他挥了挥手,仓库周围堆积如山的破旧木箱的夹缝之中逐渐走出数十道人影,将近三十号人。

    个个持械。

    人人带刀!

    在月光的透射下,那一把把刀身反射出凛冽人心的刺骨寒芒。

    苏媛眼神恐惧。

    “汪少还真是看得起我啊。”

    直到现在目睹二十多号刀手现身,李浮图仍然不惊不慌,甚至嘴角含笑。

    钱森皱了皱眉,强压住心头突然涌起的一丝无迹可寻的不详感觉,沉声下令道:“动手!”

    原本虎视眈眈随时准备出手的二十多个带刀爷们众口齐声应了一声,随即朝着李浮图一拥而上,表情凶悍无比,这些可都不是在社会上拿了刀却不敢砍人的小混混,扬起刀是真砍,落在身上是要见血见骨的。

    刀光翻腾闪烁。

    阴暗的仓库之中,面对气势汹汹扑过来的一群打手,李浮图嘴角的笑意显露出诡异的灿烂,瞳孔内却是一片近乎空白的阴沉。

    袖口轻甩。

    和一众打手手中的钢刀比较之下更显小巧玲珑的蝴蝶刀瞬间出现在李浮图的手中。

    握住蝴蝶刀的一刹那,李浮图近乎空白的瞳孔中骤然爆发出一丝堪称妖冶的光彩。

    犹如一把一直藏拙的重剑,平日里韬光养晦并不代表没有锋芒,只有在其脱离刀鞘的那一刻,才会展现峥嵘锋锐的刺眼光辉。

    手指轻抹刀锋。

    李浮图眼帘轻抬,眼神妖异,嘴角的弧度愈发绚烂。

    义无反顾。

    冲入人群!

    顿时,这间废气已久的化工厂七号仓库里出现一人单挑几十人的震撼场面,一声声凄厉的惨叫接连响起,透过仓库大门,在破旧空荡的化工厂中来回激荡。

    单刀赴会。

    跋扈至斯!

    被绑在木椅上的苏媛见证了永远不可能曝光在正常社会中的血腥一幕,她的眼神随着局势的变化出现剧烈波动,从最初的惊恐变为震撼,直至恍惚。

    仓库中央,蝴蝶刀直接插进对方一名刀手肩膀并且手腕轻抖狠狠搅动了半圈的李浮图嘴角噙笑,微微弯腰,躲过身后大力劈来的刀片,蝴蝶刀在手中旋转,闪烁刺眼刀芒,毫无停顿,再次以不可抵挡的姿态刺进另一人的下腹。

    刁钻无情。

    摧枯拉朽。

    几十名持刀汉子眼眶溢血,都是见过世面的爷们,同伴的倒下并没有磨灭他们的意志,那一道道血花反而更加刺激了他们的凶性,一个个脸皮抖动面目狰狞,提着刀怒吼着朝李浮图大力砍去。

    惨叫声,怒吼声此起彼伏,不断有人倒下,仓库地面逐渐被血水染红,场面触目惊心。

    站在战斗圈之外的钱森紧紧关注着局势变换,面色阴沉不定,他盯着那一个嘴角噙笑手持小巧蝴蝶刀不显颓势反而愈战愈勇的年轻男人,眼中逐渐出现出一丝难以掩饰的震惊之色。

    半饷过后,只听他深深吸了口气,脸色有些怔忡的喃喃自语了一声。

    “闯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