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章 借刀杀人
    被艾莲告知了真相,苏媛简直怒火焚身,当她冲出食堂可哪还看得到李浮图的人,紧接着她便看到了手机收到的消息。

    亏那个混蛋说得轻松,自己现在哪还有心思好好上课?

    甚至苏媛一瞬间都涌起了去找顾倾城讨说法的冲动,她想问问对方为什么要勾引她的‘男朋友’,毕竟在感情方面,女人的领土主权意识有时候往往比男人还要来得强烈。不过好在被追出来的周乔和张欣兰给拦住了。

    “媛媛,你没凭没据的跑去找顾倾城闹有什么用?你这样跑过去除了会让自己出丑外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而且那只不过是艾莲的一面之词,或许她是出于嫉妒故意挑拨离间也说不定。你可别忘了,艾莲可是一直喜欢陈昂的,昨天李浮图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击败了陈昂让陈昂颜面扫地,也许艾莲就因此怀恨在心故意在报复。”

    不得不说,周乔的话听起来很有几分道理,至少成功让苏媛暂时冷静了下来。

    对,自己现在冲过去吵闹只会让那狐媚子看了笑话!

    在苏媛心中,那位她一直还颇为欣赏的顾学姐转眼间就变成了让她恨得牙痒痒的狐狸精第三者。她深呼了口气,强迫自己平静了下来,“想抢我苏媛的男人,哼……”

    看着表面冷静下来但是眼中却迸发着火光的丫头,周乔张欣兰对视一眼,不约而同暗叹了口气。

    她们很清楚,不论这件事究竟是不是误会,她们学校的两位校花之间恐怕再也无法保持以往相安无事的和平局面了。

    中午虽然成功将苏媛拦了了下来,但肯定不代表苏媛会如此轻易当这件事没发生过,下午一下课,她连寝室都没回便直接开着自己那辆甲壳虫打算回春秋华府找李浮图讨说法,不过这次她学聪明了,并没有直接给李浮图打电话兴师问罪,就是为了防止打草惊蛇以免那个混蛋再次开溜。

    看着甲壳虫疾驰而去,周乔叹了口气,能劝的她下午都劝了,接下来的事情就不是她可以插手的了。

    “兰兰,你说李浮图真的是那种脚踏两只船的花心大萝卜吗?”

    周乔有些迷茫,“难道这世上就真的没有好男人了?”

    张欣兰轻轻道:“能同时征服媛媛和顾倾城那也是本事。”

    “你说什么?”

    因为张欣兰语气太轻,导致周乔一时间没有听清。

    张欣兰摇摇头,挽起周乔的胳膊笑道:“感情的事情只有当事人自己可以处理,咱们就别乱操心了,走,吃饭去。”

    当苏媛的甲壳虫出现在东大门口的时候,马路对面停靠的两辆黑色帕萨特立即跟了上去。两辆车分工有致,一左一右紧紧吊在甲壳虫的后边,将距离严格保持在两个车位的位置。

    而此时怒火腾腾一心都在想着待会怎么收拾那个混蛋的苏媛对此一无所知。

    在人流量较小的阳春路路口,等绿灯亮起苏媛正打算转弯,后方一辆帕萨特没有任何预警突然加速超车,要不是她及时踩下刹车差点就撞了上去。

    “你怎么开车的?!”

    吓了一跳的苏媛还没感受到危机降临,她本来就一肚子火,刚打算下车和对方‘理论理论’,前方那辆帕萨特率先下来两个大汉,眼神阴沉,神色不善。

    即使苏媛反应再慢,这个时候心里也开始产生一种不详的感觉,可惜已经为时已晚。她打算倒车逃跑,可是扭头却发现早就有另一辆车堵住了她的后路。

    “苏小姐,得罪了。”

    车门被人强行拉开,苏媛还未来得及说话便被人用乙醚布捂住了口鼻,没过多久她就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

    时幕集团总部大楼,二十三层时幕传媒总经理办公室。

    董志远坐在沙发上,正和一个气质阴森的男人谈笑风生。

    “冤有头债有主,苏媛和汪少你并没有什么仇怨,还希望汪少能高抬贵手。”

    “董少放心,我汪阳也不是是非不分的人,再者说我本人也算是沈小姐的粉丝,自然不可能对她妹妹做什么,我想对付的只是姓李的那小子而已。”

    没错,此刻坐在董志远办公室的正是汪阳,还没过一天他便迫不及待的开始展开报复,再查到了李浮图和苏媛的关系后,他很快顺藤摸瓜查出了沈嫚妮,苏媛能瞒住东大里的那些学生可瞒不住他。

    谁都知道沈嫚妮是董志远的人,发现那小子和沈嫚妮有关系后,汪阳皱了皱眉,觉得事情有些麻烦。

    他担心李浮图还会和董志远和时幕集团有什么关系,汪阳虽然嚣张,但却不傻,他也不愿意盲目树敌。

    权衡一番后,汪阳索性直接找上门来,好在他担心的事没有发生,董志远很爽快的表示他不认识那个小子,那小子的死活与他无关。

    在得到董志远的这番表态后,汪阳彻底放下了顾忌,但他没想到这个时幕太子爷看起来貌似真对那个女明星动了真心,居然还想着保护人家妹妹。

    不过既然董志远发了这个话,汪阳自然不会驳他这个面子,沈嫚妮那个妹妹本来就和他没什么恩怨。

    “有汪少这番话,我就放心了,不过汪少,我要提醒你一点,那小子身手很强,切莫大意。”

    董志远貌似好心道。

    闻言,汪阳脑海中又不禁浮现起昨晚那个让他遭受奇耻大辱的场面,他阴森一笑,让人不寒而栗。

    “就算他是铁打的又能钉几颗钉?感谢董少提醒,我早有准备。”

    “这样我就放心了。”

    董志远点头一笑,“那就祝汪少能如愿以偿。”

    汪阳哈哈大笑:“董少,索性晚上去凯乐玩玩?我做东,咱哥两也好久没聚聚了。”

    董志远也很爽快,“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那我就不打扰董少了,先告辞,晚上在凯乐恭候董少大驾。”

    董志远起身相送,一直将汪阳送到电梯口。

    随着电梯门缓缓关上,董志远脸上的笑容也随之渐渐消失,眼神满是深沉。

    “还真是瞌睡就有人送枕头啊,就先让汪家这个草包试试你有几斤几两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