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章 文武双全
    十分钟的休息时间一闪而过,听到上课铃声响起,李浮图打算先离开,可苏媛却一把将他给拉住。

    “别想跑,我还有话要问你!”

    就这样,在周乔和张欣兰以及其他学生的古怪注视下,李浮图被苏媛拉进了教室。

    “乔乔,你能不能坐兰兰那边去?”

    大学教室的中间一排本来位置就挺多,这点小事周乔自然不会拒绝,起身坐到了张欣兰身边把位置让给了李浮图。

    那个两鬓斑白戴着老花镜的教授再次走了进来,也没发现教室里多出了个人,继续开始了他的讲课。

    其实在大学课堂里特别是高校之中很多时候都会有其他系的学生过来听课,所以没有多少老师会去在意学生的人数。

    李浮图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还有机会坐在大学的课堂里,听着讲台上的教授似乎在讲述莎士比亚的生平,他一时间有种恍如做梦的感觉。

    虽然如今有不少人认为大学是人才进去,废柴出来,好白菜进去,残花败柳出来的破地方,但在李浮图眼中,大学仍然算是这个社会的最后一块净土。

    “听姚老师说她昨天在校门口碰到你了?”

    见教授没有注意到这边,苏媛立即开始发难了。

    李浮图还没有注意到危机来临,下意识点了点头:“怎么了?”

    “听她说你准备了礼物要送给我?”

    苏媛话音还未落地,李浮图便暗叫不好。

    完了,他怎么一时间忘了这茬了。

    不过李浮图也非常人,随机应变的能力强大到令人发指。在苏媛大眼睛的逼视下,他面不改色,“那东西本来是打算用来送给你的,不过现在已经到你姐手上了。”

    “嗯?”

    苏媛眼瞳缩了缩。

    “是这样,今天早上回去我和你姐开诚布公的谈了谈,她现在已经被我说服了,不会再阻止你和我联系。”

    李浮图很清楚,以现在这丫头和沈嫚妮刚吵完架的恶劣关系,她肯定不会去打电话找沈嫚妮求证。

    果不其然,听到这,苏媛根本没有心思再关注礼物的问题,语气有些激动的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李浮图点点头,“她现在已经飞去外地拍戏了,还嘱咐我这段时间好好照顾你。”

    苏媛一时间觉得不可思议,昨天表姐还那么严厉的逼迫她,怎么突然之间态度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不过她也清楚,在这个问题上,李浮图根本没有理由欺骗她。

    苏媛是个懂得善待自己的人,既然想不通,索性就不去想了,反正结果是自己想看到的就行。

    一瞬间,苏媛觉得自己的心情雨过天晴,浑身都轻松了下来。

    但所谓福兮祸所依,苏媛还没得及高兴多久,厄运就降临到了她的头上。

    “苏媛,请你起来将我刚才讲的那段《理查二世》中的那段话‘一个人的临死遗言,就象深沉的音乐一般,有一种自然吸引注意的力量;到了奄奄一息的时候,他的话决不会白费,因为真理往往是在痛苦呻呤中说出来的。一个从此以后不再说话的人,他的意见总是比那些少年浮华之徒的甘言巧辩更能被人听取。正象垂暮的斜阳、曲终的余奏和最后一口啜下的美酒留给人们最温馨的回忆一样,一个人的结局也总是比他生前的一切格外受人注目’翻译一下。”

    讲台上,教授扶了扶眼镜。

    教室内的所有学生视线齐刷刷的转向同一个方向。

    苏媛一愣,知道恐怕是自己刚才和李浮图说话吸引到了教授的注意,想也不用想都知道她成绩不算出色,在班上不上不下勉强称得上个中等水平,那翻译她虽然懂一两句但是明显不能完整完成。

    李浮图也是一愣,随即眼神变得玩味起来。

    在周乔和张欣兰一脸同情的注视下,不知所措的苏媛硬着头皮站了起来,迷惘的看着教授,一张童颜上浮现尴尬的红晕,粉嫩的唇瓣嗫嚅着,片刻后只见她微低下头明显底气不足的开始翻译。

    开始两三句还像模像样,那教授也随之缓缓点头,可是到了四句,苏媛就开始磕磕巴巴起来,头低得更低了,在场学生都明白这个校花只怕也是不会,不忍看她出丑都微微撇过头去。

    周乔确实有心帮忙,但考虑到自己的真实水平还是没有盲目逞强,张欣兰更别说了,成绩比苏媛还差,如果换采薇来或许能行,只不过采薇和她们不是一个专业。

    莎士比亚所著的《理查二世》中的这段话,不要说是他们这些大二的学生,就是一些专攻英语的研究生都不一定能翻译的好,这需要很强的文学功底和对英语语法句子结构有很深的研究。教授将这样的问题提出来,确实有些强人所难了。

    看着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完全渺不可闻的苏媛,教授也没太过为难她,他知道这段翻译对在场的所有学生而言都算得上很难,就算是他自己不看原版英文著作,想要翻译的一字不差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这教授根本没指望苏媛能答上来,之所以点这丫头起来只是为了以这种方式提醒她专心听讲罢了。

    “好了,你先坐下。”

    见教授摆了摆手,苏媛如蒙大赦赶紧坐了下来,可谁曾想教授紧接着又把目光转移到了李浮图身上。

    “这位同学,请你起来翻译一下。”

    这位教授虽然年纪比较大,但还没到老眼昏花的地步,他认出这个陌生的年轻人不是班上的学生,多半是其他系的跑班上来纠缠苏丫头了。

    对于苏媛在学校的校花之名,教授也有所耳闻,下意识就把李浮图当成了苏媛的疯狂追求者,对于这种上课聊天扰乱课堂秩序打扰自己学生学习的小子,老教授认为需要给他点颜色看看。

    和苏媛不同,教授把李浮图点起来,的确是存心想让他出个丑的。

    在苏媛幸灾乐祸的目光注视下,李浮图不慌不忙的站了起来,面对全班各式各样的视线,他也没解释自己不过是来打酱油的,冲老教授礼貌的微微一笑,然后开始用标准的英伦腔翻译起来。

    为了保持这段话的连贯通顺性,他还把这段话的原著前面的一些内容和后面的一些内容都顺带着翻译了出来。

    随着他开始翻译,在场学生脸上原本打算看好戏的神情渐渐演变为震撼,眼中情不自禁的流露出了敬佩之情。

    他们难以置信,没想到这厮不仅能在篮球场上碾压校队骄子陈昂,现在连文采都开始让他们望尘不及,这他妈还要不要人活了?!

    “这家伙简直是个变态。”

    周乔喃喃自语。

    看着带给她一次又一次震撼的男人,张欣兰此刻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那位教授眼神也开始发生改变,这莎士比亚的《理查二世》的英文版他翻了几十遍,所以基本上是烂熟于心,所以他很清楚李浮图翻译的一点没错,而且李浮图还用了很多那些只有熟悉英国文化的人才使用的一些冷僻的俚语,让这段话更加的完美。

    看着侃侃而谈的年轻人,教授眼中逐渐流露出不加掩饰的赞赏。

    “让众人所追求的名誉永远纪录在我们的墓碑上,使我们在死亡的耻辱中获得不朽的光荣;不管饕餮的时间怎样吞噬着一切,我们要在这一息尚存的时候,努力博取我们的声名,使时间的镰刀不能伤害我们;我们的生命可以终了,我们的名誉却要永垂干古。”

    最后李浮图引用了莎士比亚《爱的徒劳》中的一句话,对上面那段话做了一番最好的解释后,才在被打击的一脸麻木的众人那五味杂陈的目光下重新坐在了座位上。

    苏媛愣愣的盯着他,小嘴张得老大。

    文武双全。

    此刻在教室内所有男生眼中,李浮图已经不再是一个和他们同辈的年轻人,而是一个值得尊敬并且需要仰望的偶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