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 天后的睿智
    昨晚和苏媛的聊天,沈嫚妮也没想到最后会是不欢而散的结局。

    苏媛虽然把银行卡交了出来,可当她接着提出了不允许再联系李浮图的要求时,一开始还表现得算是温顺的苏媛却突然开始了激烈反弹。当时那丫头红着眼睛和她大吵了一架,然后就冲上楼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沈嫚妮那个时候愣在了原地,她根本没有料到苏媛会有如此激动的反应,甚至今天早上苏媛去学校的时候都没有理她。

    按照苏媛的说法,那张银行卡是李浮图出于同情看她可怜才给她的,沈嫚妮对自己领回家的这个男人的高深莫测已经逐渐有所领会,也没有在银行卡的问题上多做纠结。她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最关键性的问题上。

    下午在寝室楼下当着那么多人面的那个主动献吻,是个性质非常严重的问题。特别是对于一个女孩而言,即使是做戏,那也不能如此草率,要是这丫头就此养成了如此随便的性子那以后还得了?

    可当沈嫚妮非常严肃的指出这个问题的时候,那臭丫头居然撇了撇嘴,回了句:那家伙长得帅又大方而且身体素质如此出众,就算真找他当男朋友也不是不能接受的事。

    这下子可把沈嫚妮气炸了肺。那个男人不是这丫头平日在学校里接触的那些孩子,也不是一般的纨绔子弟,即使他现在表现出来的恐怕还只是冰山一角,但已经让沈嫚妮心里贴上了深沉危险的标签,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对于这样的男人她一定会选择敬而远之。连她都无法应付,更何况苏媛那个涉世未深的丫头!

    沈嫚妮立即严厉要求不允许再和那个男人联系,立马把电话号码删掉,这就点燃了两姐妹争吵的导火线,苏媛最后都没有妥协,而是红着眼睛喊出一句我现在是成年人我有交朋友的权利然后扭头跑掉,留下沈嫚妮一个人在客厅里独坐良久。

    谁都有经历过年轻的时候,沈嫚妮清楚苏媛现在的状态就像叛逆期,无论她说什么恐怕都不会听,甚至还有可能更加变本加厉,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沈嫚妮没再去继续刺激苏媛,而是无比理智的找上了李浮图。

    看着将手机关机一夜未归的男人,沈嫚妮没发火,表现得很平静,她很清楚,想要解决苏媛的问题,她需要这个男人的配合。

    “先说说看,什么忙?”

    沈嫚妮从开始到现在的异常反应让李浮图心怀警惕。

    “我马上要去外地拍戏,恐怕会去一段时间,所以希望我不在东海的时间里,你能帮忙照看一下苏媛。”

    沈嫚妮的语气平淡无奇,但李浮图心头却猛然一跳。

    这是演的哪出?

    在他的预想里,沈嫚妮本该对他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然后警告他离苏媛远点,可现实却与他的想象完全背道而驰。

    沈嫚妮从始至终都很和气,甚至现在还不可思议的主动让他帮忙照顾苏媛,这不是明摆着要给他‘可趁之机’吗?

    李浮图很清楚,在这娘们眼里,自己恐怕不是什么坐怀不乱的君子,她居然会主动把自己妹妹望‘火坑’里推?

    “自己是保镖,又不是保姆……”

    李浮图强笑道,他怀疑沈嫚妮是不是故布疑阵想要诓他,所以第一时间表示拒绝以显示自己的清白。

    “算是我的请求,昨晚我和那丫头闹得很僵,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她恐怕不太想理我,但没人看着她我又不放心,找别人她只会抗拒,所以只有你能帮忙。”

    说到这,沈嫚妮苦笑了下,“现在在那丫头心里,恐怕认为你比我这个做姐姐的要好的多。”

    李浮图挑了挑眉,确实有些惊讶,终于忍不住低声问道:“你们两昨晚究竟谈什么了?”

    沈嫚妮没隐瞒,看了他一眼,“我让她不要再和你联系,可是被她毫不犹豫的拒绝掉了。”

    李浮图摸了摸鼻子,没接茬。

    “不过我现在想通了,堵不如疏,与其逼她做这做那让她恨我这个姐姐,不如顺着她的意思来。”

    说到这里,沈嫚妮静静的盯着李浮图,眼神莫名。

    “也没必要隐瞒,想必你也应该清楚,说白了我不想让她跟你联系就是担心你和她会发生什么,媛媛还小,涉世未深,经不住什么诱惑,但是你不一样,我相信你是理智的,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你应该很清楚,对吗?”

    沈嫚妮话说得很直白,这个时候李浮图终于明白了这个娘们的心思。

    好一手以退为进呐。

    一个巴掌拍不响,只要解决了自己,苏媛那丫头即使有什么小心思那也是空想。

    这娘们是把自己摘了出去,让他去当这个恶人啊。

    说句实在话,李浮图现在真想给沈嫚妮鼓掌,这手借刀杀人玩的实在是漂亮,沈嫚妮这是一箭双雕,既从源头上杜绝了任何意外发生的可能,并且苏媛甚至还会感激她,因为从表面上看,是她做个做姐姐的率先做出了妥协啊。

    谁他妈说女人胸大无脑的?

    “果然所有的成功都不是偶然,你很聪明。”

    想通一切的李浮图叹口气,“可是你怎么敢确定我会答应?”

    沈嫚妮莞尔一笑,透着一股自信的风采。

    “女人的直觉。”

    “直觉?”

    李浮图也笑了起来,“这么看来你认为自己是吃定了我了?你就不怕我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明面上答应你,暗地里却偷偷摸摸勾搭你妹?要知道那丫头虽然脾气不怎样,但对男人的吸引力可真不小。”

    “你不会的。”

    沈嫚妮嘴角微扬,弧度不大,却透着一股胸有成竹的艳丽色彩。

    “你虽然不是一个好人,但却也不是一个彻底的坏人,你有原则,也有底线。”

    这番话不是奉承,而是她心里对这个男人最真实的评价。这也是她之所以敢冒这个险的原因。

    李浮图哑然失笑,对于这个评价他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觉得荣幸还是悲哀,不过有一点他倒真有点佩服,这娘们别的不说,看人的眼光确实独到。

    李浮图摇了摇头,叹息一声:“好,我答应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