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
    因为还有课,第二天顾倾城起得很早,将李浮图叫醒和保姆打了个招呼连早餐都没吃就匆匆出了门。

    “昨晚我爷爷找你说什么了?”

    车一开出别墅,顾倾城就迫不及待的问道,昨晚在床上她就担心了老久翻来覆去迟迟没能入睡,早上一起来甚至发现都有了黑眼圈所以不得不用粉底好好遮掩了一下。

    李浮图也发现了对方妆容的靓丽,笑道:“果然大了一岁又变漂亮了一些。”

    顾倾城一愣,随即嗔道:“我和你说正经的呢。”

    这次路过沈嫚妮的别墅,或许是因为有了心理准备,李浮图镇定了许多。

    “还能说什么?唠了会家常而已。”

    “就这么简单?”

    顾倾城明显不相信,她爷爷虽然并不像一些老人那样古板,但是自己头一次把一个男人带进家里,爷爷也不可能如此不以为意吧。

    “哦,还有,他问我送你那么贵重的礼物是不是因为我对你有意思。”

    李浮图说得是若无其事,可顾倾城却瞬间红了脸,甚至一时间都没敢再继续问下去。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心跳会变得如此之快。

    “那是你是怎么说的?”

    开车驶出了春秋华府,待心情稍微平复了些,顾倾城故作平静的看了眼身边的男人。

    李浮图笑了笑,“还能怎么说,那可是你爷爷,要是认为我对你有什么非分之想还不得当场吃了我?”

    虽然早就知道答案,但不知为何听到李浮图的回答,顾倾城发现自己心里突然间涌起一股失落的情绪。

    自己这是怎么了?

    顾倾城呼出口气,一时间也没了继续问点别的的心情。

    “就在这把我放下吧,我去银行办点事。”

    当发现来到上次苏媛验卡的那家银行,李浮图开口道:“你要不要一起下去吃点东西?”

    “不用了,我去学校吃。”

    顾倾城觉得自己现在的心态似乎出现了一些问题,她需要好好整理一下。

    “那好,路上小心点。”

    李浮图也没强求,推门下车。

    看着白色宝马逐渐消失在视线中,说是要去银行办事的某人却根本没进银行的门,反而沿着原路往回走去。

    途中他看见一家早餐店还进去悠哉悠哉吃了顿早餐。

    一杯豆浆,一碗牛肉面,外加一个鸡蛋。

    很丰盛。

    当他心满意足的从早餐店里出来的时候,时间差不多八点四十,没走几步,就看到苏媛那丫头的甲壳虫从马路上驶过,好在苏媛似乎没心情看街景,都已经做好最坏打算的某人没有被发现。

    不知道这对姐妹昨晚谈的究竟怎么样了。

    李浮图心里暗忖。

    步行了二十多分钟重新回到春秋华府的门口,这次某人没再像之前那样被拦下来,明显有了上次的事情,春秋华府安防系统的信息进行了及时的更新。

    李浮图认为沈嫚妮这个点应该走了,可当他回到别墅打开门,却正好和某个正在下楼的娘们撞了个正着。

    “我还以为你不会回来了。”

    “昨晚有个朋友过生,一时间喝多了在酒店睡了一夜。”

    李浮图强笑道,话语半真半假。即使这娘们第一时间没有发火,但他还是不敢掉以轻心。

    沈嫚妮笑了笑,笑容却没有丝毫温度,

    “你不是说刚回国才到东海市,在东海市举目无亲的吗?什么时候就冒出来个朋友了?”

    沈嫚妮没多看李浮图一眼,说着就往餐厅方向走去。

    “朋友不都是交往来的吗?难道我这几天就不能交几个朋友?”

    李浮图都觉得自己的解释苍白无力。沈嫚妮更是话都懒得多说。

    她打开冰箱,拿出里面仅有的一瓶牛奶,可刚到手她就发现里面是空的。

    “你喝的?”

    看着那个熟悉的牛奶瓶,李浮图眼皮一跳,但他自然不可能承认。

    李浮图很清楚,虽然对方目前看起来很平静,但这就和暴风雨前的天空一样,这娘们只是在忍耐,要是给她找到了个发作的借口,那她肯定会转瞬间化为一座活火山。

    “我根本就没动过冰箱,或许是苏媛那丫头喝的。”

    李浮图神色坦然,祸水东引。

    无凭无据,只要自己打死不承认,他相信对方就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果然事实也是如此。

    沈嫚妮没在牛奶的事情上多做纠缠,将空瓶扔进垃圾桶,当她走了过来的时候,一张银行卡被递到了李浮图面前。

    “这张卡还给你。”

    李浮图眼皮一跳。

    这正是他给苏媛的那张卡,现在居然出现在了沈嫚妮的手里,不用想,那丫头肯定没抗住压力,全部都招了。

    李浮图缓缓的接过卡,暗叹了口气,准备迎接狂风暴雨,甚至都已经在心里做好了被人轰出门卷铺盖滚蛋的打算,可是出乎他意料的是,沈嫚妮似乎并没有发作的迹象。

    “谢谢你如此慷慨,但媛媛不需要这么多钱,如果她真的需要什么,我会买给她。”

    看着和风细雨的沈嫚妮,李浮图一时间怔怔失神。

    什么情况?

    莫非苏媛那丫头没招?

    可没招这张卡为什么会出现在沈嫚妮手里?

    李浮图很清楚要是被沈嫚妮知道了他曾经‘非礼’过苏媛,哪怕他出于自卫,以沈嫚妮的性子,也肯定只会和他一拍两散,而绝不会像现在这样细语温声甚至还对他说什么谢谢。

    事情一定在什么地方出现了偏差。

    李浮图也不敢去问昨晚你们姐妹究竟聊了些什么,说话又怕露陷,只能站在那里傻笑。

    “你说的对,我之前对待媛媛的方式有问题,她是我妹,不是我的人偶,我不能把自己的意志强加在她的身上。”

    愣愣看着突然之间变得如此通情达理的沈嫚妮,李浮图很想摸摸她的额头看看她是不是发烧了。

    沈嫚妮没看到李浮图眼里的异样,或许看到了也没在意。

    “现在,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帮忙?

    李浮图眼瞳缩了缩。

    果然事出反常必有妖啊,这娘们突然对自己如此和善,果然是有目的的。

    上次找自己帮忙惹上了董志远还没解决,这次又是要对付哪路神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