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顾老爷子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

    其实既然选择了来顾倾城家里借宿,李浮图也预料过这样的场面,所以当被发现,他也不惊讶,更加不惊慌。

    他是来做客的,不是来做贼的。

    本着问心无愧的想法,李浮图一没逃跑二没呆愣,反而选择很镇定的转过头来,可当他的视线和对方撞上的时候,两人却都是齐齐一愣。

    李浮图没有想到,顾倾城的爷爷居然是他前些天早上在别墅区内小公园里打拳时碰到的那个唐装老人。

    不仅仅是李浮图,此番场景同样出乎了顾擎苍的预料。

    当时李浮图在小公园里所露的一手精妙太极让他印象颇深,李浮图告辞的时候看着他背影,顾擎苍就有种预感接下来肯定还会有和这个年轻人碰面的机会,但他也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种情景。

    深更半夜自家孙女偷偷摸摸带一男人回家,恐怕任谁第一时间都会产生不好的联想。

    “爷爷,你别误会,事情是这样的……”

    见爷爷第一时间没有发火,顾倾城松了口气的同时连忙解释起来,她本来打算着明天早点起来趁爷爷没睡醒的时候把李浮图叫醒离开今晚的事就当没发生过,可她没想到爷爷居然在等着自己,这样一来场面就有些尴尬了。

    顾倾城一五一十的将今晚发生的事全部描述了一遍,关于汪阳的插曲不仅没隐瞒,反而刻意着重的进行了细节描绘,想以此来为李浮图在爷爷面前博个好印象,同时也想让爷爷出面打消汪阳继续打击报复的心思。

    整个过程顾擎苍都在看着李浮图,眯着眼一语不发,等顾倾城好不容易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描述了一遍,顾擎苍才淡淡的开口:“我知道了,丫头你先去睡吧,我和这个年轻人谈谈。”

    “嗯?”

    顾倾城为之一愣。

    “别人给你送了份这么贵重的礼物,这份情义你要放在心里,东西也好好好收着,别不小心弄丢了。”

    言罢,顾擎苍看向李浮图,“年轻人,不介意陪我这个老家伙喝杯夜茶吧?”

    李浮图苦笑着摇摇头,面对顾倾城投来的担忧视线,他回了个没事的眼神,然后跟着顾擎苍下楼。

    “这茶叶是我从一个老农手里收来的,他家世代种茶,虽然比不得大红袍之类的名贵,但味道不见得要差多少,尝尝。”

    顾擎苍亲手泡了两杯茶,递了一杯到李浮图面前,这种待遇如果让外面那些大佬们知道,恐怕会瞠目结舌。

    恐怕已经有二十多年没人再喝到顾老爷子泡的茶了吧?

    李浮图自然不清楚这是份多大的殊荣,站起身双手接过,低头轻呡一口,顿时唇齿留香。

    “好茶。”

    看着比第一次见面明显放尊敬不少的年轻人,顾擎苍摩擦着青花瓷茶杯,“看来我这次还是沾了倾城那丫头的光了。”

    李浮图苦笑。“上次是晚辈无礼,还请老爷子不要放在心上。”

    “原来你也还记得我这个老头子。”

    顾擎苍笑了笑,低头喝了个茶,“说什么无礼不无礼的,上次也是我冒失,毕竟没谁练拳的时候喜欢有人偷看,你的反应也是人之常情,再者说你今晚帮倾城解了围,而且还送了她那么一份大礼,我这个老头子倒是该对你说声谢谢才是。”

    “老爷子言重了,这都是一个朋友的分内之事而已。”

    李浮图很谦虚。

    顾擎苍闻言笑了笑,不置可否,转而问道:“你和倾城那丫头怎么认识的?我好像从没听她提过你。”

    “不瞒老爷子,我们也是今天才认识。”

    李浮图很清楚在这种级别的老人面前根本没有撒谎的必要,况且即使撒谎对方转过头问问顾倾城也会马上露陷。

    李浮图很坦然的将今天下午和顾倾城在东大无意相遇的事情描述了一遍,饶是顾擎苍听了也不禁笑了笑,“看来还真是缘分啊。”

    喝了口茶,顾擎苍悠悠道:“不过既然你们才认识不到一天,你就送那丫头如此贵重的礼物,年轻人你的这番手笔可是让我这个老头子都为之惊叹呐。”

    李浮图除了苦笑还是苦笑,这个问题他根本无法解释。

    其实顾擎苍关心的并不是李浮图送这么重的礼究竟有何居心,他关心的是另一个问题。

    “据我所知,那颗血钻是燕东来的东西,你和燕东来认识?”

    顾擎苍望着李浮图,一双看似浑浊的眼里闪烁着锐利的精光。

    如果这个年轻人花这么大本钱只是想追求倾城那丫头,事情都还简单,这么多年像这样的公子哥他见过太多太多,可是如果对方是和燕东来有什么勾结或者干脆就是燕东来派来的,那问题就严重了。

    甚至这个时候,顾擎苍都怀疑汪阳的出现是不是一场设计好的苦肉计。老汪早年虽然的确是忠心耿耿的跟着他打天下,但天下是打下来了,人心却也跟着变了。他顾擎苍现在虽然老了,但还没傻,有些事他不是看不到,只是考虑到这么多年的情义忍着没动手罢了。

    李浮图自然不知道这其中有这么多纠葛,但这个问题,他一时间还真不好回答。

    沉默了会,李浮图还是开口道:“那块血钻其实不是燕东来的,而是我一个朋友的,他只是代为保管,现在他把血钻交给我只是物归原主而已,我和燕东来之间没任何关系。”

    李浮图把崔畔当时的话复述了一遍,说的确实是事实,但对方究竟会不会信那就不是他能控制的了。

    顾擎苍也不知道是不是接受了这个听起来很像是编造的解释,他没再咄咄逼人的继续逼问那个很关键的朋友是谁,很快顾擎苍就重新恢复出当时在小公园初次碰面的和蔼模样,对着李浮图笑道:“时间不早了,你早点去休息吧。”

    李浮图有些意外,按理说对方应该还有很多问题要问他才对。不过不知顾擎苍到底做何想法,既然他没有多问,李浮图也不可能自找麻烦。

    “那我先上楼了,老爷子也早点休息。”

    李浮图放下茶杯。

    不想打草惊蛇的顾擎苍笑着点点头,注视着李浮图上楼的背影,脸上的笑容缓缓收敛。

    “是人是鬼,拿块镜子照照应该就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