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章 岂容倭寇撒野?
    “呦,原来邱少也在。”

    即使邱泽的话很不客气,但不速之客也没有动怒,眯着眼笑道:“都说来者是客,哪有打开门做生意把客人往外赶的道理?况且邱少现在还年轻,绝世目前还轮不到你做主吧?”

    “你……”

    邱泽怒目而视,却也无言以对,的确,绝世虽然是他家的产业,但他说话不算,他老子不会允许他乱来,如果只是个小人物也就罢了,可对方的爷爷是跟着顾老爷子打天下的人物,如果自己让人将之赶了出去,邱泽知道事后自己老子第一个不会放过他。

    “倾城,生日都不说一声,莫非在你心里我汪阳连个朋友都算不上吗?”

    浑身上下流露着一股阴柔气息的汪阳看了眼茶几上那个三层蛋糕,随即将目光放在了顾倾城脸上,深情款款的眼神深处却泛动着一缕不为人知的淫邪。

    除了邱泽,包厢内其余几个公子哥明显也看这个突然闯进来的汪阳不顺眼,但却敢怒不敢言,因为他们彼此都不陌生。

    汪阳的爷爷汪登峰早年就跟着顾老爷子打天下,算是顾老爷子身边的元老级人物,在江湖上威望甚高,哪怕他们的父辈面对汪登峰也得客客气气。所以哪怕汪登峰身上的气质让人很不舒服,但他们也不愿轻易和对方起冲突。

    顾倾城皱了皱柳眉,明显也不欢迎这个汪阳,哪怕对方和她家算是世交。

    “我只是想过个平淡点的生日,所以并没有通知很多人,抱歉。”

    顾倾城的解释明显很是敷衍,但汪阳却似乎视而不见,那个倭人像个木桩似的站在他身后。

    视线在全场扫视了一圈,汪阳的目光最后定格在从未见过的李浮图身上,“不知这位是?”

    李浮图还未说话,贝壳妹纸忍不住率先开口:“你说完了没?说完了请你出去,不要在这里打扰我们。”

    还是一如既往的耿直啊。

    毛思卿拽了拽她,可贝壳不为所动,看着汪阳脸上的厌恶神情根本不加掩饰。

    汪阳将目光从李浮图身上收了回来,眯了眯眼,盯着贝壳皮笑肉不笑道:“贝小姐,我和倾城也算是朋友,她生日我来道个贺难道都不行?”

    “那是你以为。倾城可没把你当朋友。”

    贝壳直白得让人泪流满面,“你走不走?不走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李浮图闻言眼角抽搐了一下,好一个嫉恶如仇的女侠啊。

    汪阳依旧是那副阴测测的太监表情,“呵,贝小姐还真是霸道,我汪阳现在还就不走了,想看看你怎么个对我不客气法。”

    因为家世原因,贝壳继承了军人果敢干脆的作风,可不会像邱泽等人一样畏手畏脚,汪阳话音落地,她一脚踏上茶几,以左脚为轴,右脚在空中抡动半轴朝汪阳砸了过去。

    整个过程干净利索,毫不拖泥带水,明显就是练家子。

    李浮图目露欣赏。

    汪阳似笑非笑,一动不动。

    在距离他的头还有一公分的时候,一直站在汪阳背后的那个倭人上前一步,伸手将贝壳的腿挡了下来。

    “咦。”

    贝壳有些惊讶,但攻势没有停歇,一击不成,她猛踏茶几,腰部随之用力整个身体瞬间悬空,然后左脚顺势朝汪阳轰去。

    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让人赏心悦目。

    “漂亮!”

    邱泽情不自禁为之叫好,同时暗自庆幸刚才没惹这丫头生气,这丫头婴儿肥的脸看起来可爱,可实际上简直就是头母暴龙啊。

    邱泽叫好声还未落地,贝壳的攻势再次被挡下,那倭人拍出右掌轰在贝壳脚上,直接将贝壳击退。

    “女孩子,起码得有个女孩子的样子,成天逞凶斗狠成何体统。”

    汪阳阴森而笑。“竹田君,既然贝壳小姐这么好武,那你就好好陪她玩玩,教教她该怎么做一个名门淑女。”

    其实不待那个竹田出手,不服输的贝壳便再次袭来,她这次舍弃了汪阳,直接对竹田出手,一记速度极快的直拳直轰竹田面门。

    竹田不闪不避,甚至连眼皮都没眨一下,右手抬起后发先至精准将贝壳的拳头死死握住,与此同时左脚闪电般抬起。

    贝壳闷哼一声,被一脚踹飞在沙发上。

    竹田似乎没有一点怜香惜玉之心,抬脚继续朝贝壳走去,突然一个酒瓶朝他飞了过来。

    他脚步一顿,偏了偏头。

    砰!

    啤酒瓶擦着他的头发飞过,砸在了墙壁上,瞬间支离破碎,酒水玻璃渣四溅。

    所有人瞬间反应过来,毛思卿和艾莲赶紧扶起贝壳,顾倾城面如寒霜对汪阳怒目而视,“汪阳,你太过分了!”

    “倾城,你也看到了,是贝小姐先动手的,难不成让我束手待毙不成?”

    汪阳不以为意的耸耸肩,“放心,一点小伤而已,不碍事,我只不过和贝小姐开个玩笑而已。”

    如果不是很清楚彼此的实力差距,邱泽几人此时恨不得冲上去把这孙子揍得他妈都不认识,到时候也说一句我只是和你开个玩笑。

    当然,他们也只是想想而已,他们连贝壳都打不过,更何况更厉害的竹田。

    贝壳这个亏恐怕得白吃了。

    邱泽双手死死攥紧,头一次恨自己如此无能。

    “好一个玩笑,那我也来给你开个玩笑如何?”

    一道平淡的嗓音从刚才那个酒瓶飞来的方向传来。

    汪阳下意识扭头,瞳孔猛然收缩,一道如鬼魅般的身影瞬间出现在他面前。

    李浮图嘴角牵扯起一抹锋锐的孤独,一巴掌朝汪阳甩去。

    “啪!”

    势大力沉,汪阳到场被抽飞,摔倒在包厢门口,风度全失。

    因为速度太快,所有人都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哪怕那个竹田。

    “给我杀了他!杀了他!”

    躺在地上的汪阳满含屈辱,捂着肿胀的右脸,一只手颤抖的指着李浮图,眼神狰狞杀机毕露。

    竹田立即出手,化掌为刀,凌厉的劈向李浮图脖颈,一出手就是杀招。

    他快,李浮图更快。

    上身微微躬起,李浮图五指僵扣一把扣住对方劈来的手腕,全身骤然发力。

    竹田脸色一变,奋力挣扎,可他的那点气力如泥牛入海。

    在所有人不可思议的注视下,只见竹田整个身子瞬间腾空,被李浮图像个沙包般抡起猛然砸向茶几。

    过肩摔!

    “轰!”

    高档的大理石茶几顷刻间支离破碎。

    酒水,蛋糕,全部跌落在地,场面一片狼藉。

    刚才还威猛无比的竹田口吐血水,痛苦的躺在一堆残渣中,像一条死鱼。

    李浮图直起腰,眼神淡漠。

    “这片土地,还轮不到你们这些倭寇撒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