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时隔两年的来电
    “燕先生,前些日子犬子那件事真是谢谢了。”

    董坤冲燕东来遥举了下杯,虽然他年纪要比燕东来大上一些,但态度却十分客气。“我敬你一杯。”

    “小事而已,董总太客气了。”

    燕东来摇头一笑,很给面子的一饮而尽。

    “志远现在也算是成器了,怎么?莫非在东海市内还有人惹上他不成?”唐万山好奇道。

    虽然有人称董志远为现今娱乐圈的教父,但在此刻的包厢之中,哪个不是他的前辈,以他的层面还没资格坐在这里。

    “好像是外地来的一个煤老大和他下面的一个明星发生了不愉快,我让人出面帮他调和了一下。”

    燕东来笑着解释了句,“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

    闻言,没人在继续追问下去,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根本不值得他们关心。

    在座的这些人能达到今天的地位,哪个不是七窍玲珑,应付这种场面可以说得心应手,指点江山不忘觥筹交错,气氛一直都很热烈。

    突然,燕东来的手机响了起来。

    “抱歉,我接个电话。”

    他本想直接挂断,但看到是一个来自国外的陌生号码,皱了皱眉,还是告罪一声起身走了出去。

    “喂……”

    燕东来关上房门,接通手机。

    “燕东来?”

    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像是没有一丝生气的波动,让人听了心头便不自觉冒起一阵寒意。

    “你是?”燕东来拧了拧眉,时至今日,已经很少有人敢直呼他的名讳,哪怕包厢内的董鹏,不也得尊称一句燕先生。

    “你还记得两年前欠我的一件东西吗,现在到了将它还给我的时候了。”

    闻言,燕东来浑身一震,眼前似乎又浮现出那个被血色充斥的夜晚。

    那是两年前在南非某处新开发的矿脉里,他奉命前去与对方谈一桩大型珠宝合作,可惜那个占山为王的军阀出尔反尔,不满明明已经说好的定价将他和随同的人全部给扣押下来当作抬价的砝码。

    身处异国他乡,并且对方手下还有着四五百号荷枪实弹的武装份子,燕东来本来已经认栽,认为这次即使自己能逃过一劫但也肯定会让上面失望了。但不可思议的是,就在他被扣押的第二晚,一个不知道多少人数的部队袭击了这个营地,这群袭击者就像是地狱使者一样在冰冷的月色下掀起了一场惨无人道的杀戮。

    燕东来至今还记得当时的场景,整个营地都被血水染红,很多人睡梦中就被抹了脖子,绝望的惨叫响彻山谷,真正的血流成河,整个营地四五百号人最后无一生还,那个军阀头目的尸体更是被挂在营地的高杆上死都得不到安息。

    而他们一行人则因为是东方面孔,幸免于难。

    燕东来记得,当时那群鬼魅的领头人望着高杆上的尸体,说了一句龙国语言。

    “贪得无厌者,诛。”

    那股淡漠生死的语气和他现在所听到的这个电话何其类似!

    虽然逃得一命,但燕东来本以为这次的交易肯定是泡了汤,但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接管了矿脉的那群人得知他来此的缘由后,居然最后还与他完成了交易。

    当时他的心情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他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这么做,也不敢去问,只能拿出那批交易品里最好的一块血钻来表示感激,但对方没拒绝,却也没接,说保存在他那,有需要去取。

    临走时燕东来留下了自己的名片,他本以为以对方所处的那个他踮起脚也看不清楚的世界,对方肯定早已把这件小事给忘了,没想到在两年后,他居然不可思议的接到了这通电话。

    好在那颗血钻他还一直保留着,被当做镇店之宝被放在他参股的东海市周记珠宝行的总店里。

    “抱歉各位,我有急事需要离开一下,日后我做东给各位赔礼谢罪。”

    燕东来回到包厢,不理会满桌人错愕的目光,对长着一个啤酒肚相貌富态的周亚军道:“老周,让你的人把那块东西收好,我马上去取。”

    言罢,燕东来再次对全场告罪一声,然后迅速拉门离开。

    “怎么回事?”

    “燕先生这是怎么了?”

    “好像很久没见他这么失态过了。”

    包厢内议论纷纷,薛平贵眯了眯眼,若无其事笑道:“燕老弟估计真遇到了急事,大家不要见怪,来继续吃……”

    见薛平贵既然开腔,所有人都很聪明的立即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不管心中作何感想,起码表面上笑呵呵的继续喝起酒来。

    周亚军愣了片刻后反应过来,立即起身出门按照燕东来的吩咐打电话通知手下人,燕东来嘴里的那块东西虽然没有明言,但想必就是那块他一直吩咐绝不外卖的血钻了。

    那块血钻自从被放在店里就有不少大人物看上出高价索取,但燕东来一直没有松口,莫非现在终于等到了它的主人了?

    ……

    “燕哥,上面结束了?”

    宾利内,司机兼心腹的孙青开车离开皇朝俱乐部,朝周记珠宝总店方向驶去。

    “还没有,不过有件事现在不得不去处理啊。”

    燕东来打开车窗,点燃根烟,一时间不知道这个时隔两年才打来的电话究竟对自己是祸是福,毕竟那个世界,离他太远了啊。

    地位决定眼界,哪怕现在他已经站在了老百姓望而生畏的高度上,但燕东来很清楚,这个世界要比常人的想象要大得多,远不是他头顶上这片看得见的天空可以比拟的。

    “嗯?”

    孙青皱了皱眉,有些不解,他很清楚今日在皇朝内聚餐的那些人的分量,难道有什么事比那些大佬们还重要吗?

    燕东来吸了口烟,“孙青,你还知道两年前陪我去南非的那次吗?”

    两年前那场惊险之旅作为随行人员的孙青显然记忆犹新,闻言先是一愣,随即大惊失色道:“燕哥,你是说……”

    燕南天面无表情,攥着手机。

    “这个电话等了两年,终究还是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