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反客为主
    办公室的隔音效果虽然不错,但是郑鹏被甩飞砸到书架上那么大的动静还是不可避免的传了出来。

    东海戏剧学院毕业的女秘书局促不安的站在门外,正在犹豫该不该敲门进去的时候办公室大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拉开。

    看着两人牵在一起的手,女秘书怔怔失神。

    “你现在最好不要进去,你们老板需要考虑一些事情。”

    李浮图眨了眨眼,看到对方一直盯着自己的手似乎才反应过来,终于松开了沈嫚妮。不过让他疑惑的是,这娘们怎么从始至终都没挣扎一下,这完全不像是她的个性呐。

    “虽然过程不算完美,但想必最近一段时间董志远不会再纠缠你了。”

    一边朝外走去李浮图一边笑道:“所以……是不是该履行你的承诺了?”

    一直像是在想着心事的沈嫚妮这时候似乎才回过神,偏过头:“你说什么?”

    “你莫非想赖账不成?”

    看到周遭来往的人都频频打量着自己,李浮图轻咳一声,压低声音道:“早上才说的话难道这么快就忘了?你说过,我帮你解决了董志远的麻烦,你就用一个吻当作报酬,现在是履行约定的时候了。”

    这家伙,明明背景不凡,无论是城府手腕还是武力值都深不可测,但为什么总在她面前摆出一副玩世不恭的轻佻样子?

    沈嫚妮看了眼李浮图,淡淡道:“你也知道他只是暂时不会纠缠我,以后怎么样谁也无法预料。所以说我们之间的约定并没有结束。”

    “这么麻烦。”

    李浮图皱了皱眉,“要不你直接告诉我他家的地址,等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偷摸进去把他干掉,你也知道他那个保镖拦不住我。”

    沈嫚妮睨了他一眼,没说话。她现在已经摸透了这个家伙的性子,如果认真起来行事手段可以说是肆无忌惮无法无天,但平时的时候却像个地痞无赖没个正行。

    李浮图走到电梯口按了向下的按钮,看到沈嫚妮居然还跟着自己,不禁纳闷道:“你今天没工作?”

    “我想给自己放天假难道不行?”

    不知不觉间,沈嫚妮对李浮图的态度貌似缓和了许多,不再像之前那样冷若冰霜完全将李浮图当成空气。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古人诚不欺我啊。

    敏锐感觉到这娘们态度变换的李浮图暗暗叹了口气,觉得自己今天这场架算是没白打。见电梯门打开同沈嫚妮并肩走进电梯。

    因为现在是上班时间,所以没多少人搭乘电梯,李浮图他们这部更是没人,所以沈嫚妮也没什么顾忌,按下负一层的按钮后,终于忍不住问道:“你以前究竟在国外干什么?这么好的身手究竟是哪来的?你之前说的那个什么龙组又是怎么回事?”

    李浮图闻言一笑,他知道对方早晚都得问这个问题。

    “抱歉,国家机密无可奉告。”

    他顿了下,刻意拉长了语调:“除非……你答应嫁给我,那我们就成了自己人我就没有隐瞒的必要了。”

    沈嫚妮恨不得一脚踢死这个家伙,平时吊儿郎当也就算了,就连婚姻这么严肃的事情这家伙居然也能若无其事的拿来开玩笑。

    心中冷哼一声,沈嫚妮不再像之前那样选择退让,反而盯着李浮图,笑吟吟道:“好啊,我敢嫁你敢娶吗?如果你同意的话,我们现在就回家拿东西,下午就去民政局。”

    这次反倒是李浮图愣住了。

    不对啊,在他的想象中剧本不应该是这样的,这娘们怎么突然一反常态不按套路出牌了?

    看到李浮图呆呆愣愣的反应,早有预料的沈嫚妮心中得意一笑,从李浮图脸上收回目光,淡淡道:“作为男人,没本事做到的事以后就别轻易说出口。”

    李浮图觉得很憋屈,但却无言以对,他只是觉得逗这娘们很有趣,没想到对方突然反将了他一军。

    婚姻,这个词对他这类人而言太过虚无缥缈,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并不仅仅只是电影里的一句台词,更是他们这种人的真实写照。哪怕达到他这个层面,李浮图照样有需要时刻防备的强大敌人,他不敢保证什么时候他的身份就会泄露仇家就会找上门来,在这种环境下,他怎么可能去考虑结婚这种事。

    或许这一辈子自己都将孑然一身,这就是他们这类人的宿命。

    李浮图笑了笑,沉默了下来。

    沈嫚妮并没有察觉到身旁男人的情绪变化,回到地下停车场,她站在车前偏头问了句:“我准备回春秋华府,你呢?”

    “回家干什么?”李浮图纳闷道。

    “补充睡眠。”像她们这样的明星,有时候忙起来日夜颠倒是常有的事,有时候甚至一天只能睡一两个小时,所以沈嫚妮说回家睡觉并不是一句玩笑话。

    李浮图哑然失笑,“你难得给自己当天假就用来躲在家里睡觉多浪费……”

    他思索了会,“这样吧,沐语蝶的电影不是上映了吗?干脆咱们去看看电影,也算是给她捧场了。”

    沈嫚妮一愣,还没来得及表态,李浮图就从她手中拿过了车钥匙钻进了驾驶座。

    “还愣着干嘛?上车。”

    就这样,沈嫚妮被李浮图带到了一家电影院,途中李浮图还细心的下车给她买了个鸭舌帽。

    当沈嫚妮全副武装戴着帽子和蛤蟆镜出现在电影院时,还真没人认出她。

    “别这么紧张,放轻松点,你越是这样越容易被人家注意,你不是演员吗,学学周围这些小情侣,就把自己当成和男朋友来看电影就行了。”

    李浮图恬不知耻的说道,一边说还一边得寸进尺的再次握住沈嫚妮的手,不知道是不是他的话起了作用还是怕被人注意,沈嫚妮居然任由他牵住也没有挣扎。

    取票,买爆米花,买可乐……一路上李浮图都紧紧牵着沈嫚妮的手,沈嫚妮虽然一语不发,但却乖巧的跟在他后面,两人似乎真的像是一对处于热恋中的情侣。

    电影究竟怎么样,沈嫚妮不清楚,因为她全场大半时间都在出神。进电影院看电影,对普通人而言不过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但对她来说却异常奢侈。

    这种自由自在不被关注的感觉,已经多久没有体会到了?

    沈嫚妮眼神复杂,偏了偏头。

    在漆黑一片的放映厅中,她看不见身旁男人的表情,只觉得在电影幕布上的亮光若有若无的投射下,那张侧脸竟如此的温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