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国之利器
    郑鹏如此之快的落败,沈嫚妮同样感到难以置信。

    郑鹏有多生猛,沈嫚妮不提完全了解,但这几年来至少也能看明白个七八分,不说别的,就拿去年的那件事,如果不是郑鹏,董志远恐怕早就被人五马分尸了。

    商场如战场,尤其像娱乐圈这种地方里面的明争暗斗尤为激烈,去年年初的时候有竞争对手见不惯董志远得势,不按规则出牌花重金雇佣了五名凶狠残暴的悍匪打算置董志远于死地。

    他们打探清楚董志远的行程,夜晚在一个较为偏僻的路口将董志远的车拦了下来。当时给董志远当司机的郑鹏一个人下车,单枪匹马,赤手空拳的将五名持刀悍匪全部撂翻,整个过程摧枯拉朽,这件事当时在东海的不少圈子里都引起了轰动,都说时幕太子爷身边跟着一个绝顶高手,哪怕到现在都是不少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可就是这么一个大猛人,居然在李浮图手里撑不过五秒,甚至李浮图一直在被动防御,一只手还在搂着她。

    这个家伙,究竟有多么厉害?!

    哪怕沈嫚妮对身手格斗术这些东西一窍不通,但通过李浮图的两次出手,她已经明白这个年纪比她只怕还要小上一点的男人简直是强大得过分。

    男人的感情是俯视而生,女人则恰恰相反。女人天性崇拜强者,不论两人的初遇场景究竟多么糟糕,但此时此刻,在沈嫚妮心中,对李浮图的印象已经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甚至她心里终于开始对这个男人的过去产生了一丝好奇。

    在男女之间的情感战役里,往往就是这点看似不起眼的好奇心逐渐引发后续一系列的塔罗牌效应,直至最后彻底沦陷。

    “还想继续吗?”

    相比于办公室内震惊无比的三人,作为当事者的李浮图却显得云淡风轻,没有得胜的骄傲与得意,平淡的面孔没有产生任何情绪的波动,他松开沈嫚妮,对郑鹏笑了笑。

    郑鹏长长呼出口气,坚毅的脸庞上有些颓然,但却没有不甘。

    “不用了,我不是你的对手,远远不是。”

    作为军人,首先就必须学会正视失败,要是连失败都不敢承认,那根本不配称为军人。

    “郑哥……”

    即使事实摆在眼前,但董志远仍然有些无法接受。

    自己心目中几乎无敌的郑鹏真的就这么输了?输在了一个如此年轻的小子手中?

    面对董志远难以置信的目光,郑鹏沉默不语,他现在终于明白了以前教官一直不断强调的一句话,不要把自己太当回事,这个世界很大,高人往往存于市井。

    “不错,是个爷们。”

    听到郑鹏直接承认不敌,李浮图没有嘲讽,反而眼神欣赏,“我刚才看到你后脖颈上有块盾牌纹身,你是龙组出来的?”

    闻言,郑鹏脸色当即大变,哪怕他落败时都没有如此失色过。

    李浮图像没有看到,皱着眉头自顾自道:“不对,你那块盾牌还差点东西,并不完整。”

    郑鹏眼睛紧紧眯起,“你究竟是什么人?!”

    就像俄国的阿尔法小组,m国的海豹突击队,鹰国的皇家特种护卫团,龙国同样也拥有自己的终极部队,代号龙组。

    龙组人数不详,从没有暴露在世人的视线之中,一直在暗处完成着一项项不为人知的艰巨任务,即使身死,也不会得到公开悼念与嘉奖,进入龙组,他们就只有代号,所有资料被注销,于这个世界而言,就是一道不存在的影子。

    是他们,在盛世之下背负着万家灯火负重前行。

    在那几个站在庙堂顶端的老人眼中,这些人只有四个字足以形容。

    国之利器!

    郑鹏出自龙组,但却不是龙组的人。换句话说,他是龙组的预备役成员,因为晋升失败,所以灰心丧气之下选择了退役。回归社会后,他从没提过过去的事,所有人只知道他来自某特种部队。正是熟知龙组的隐秘性,所以当李浮图一语道破他的来历,郑鹏才会如此震惊。

    “我?”

    李浮图再度拉起沈嫚妮的手,微微一笑:“我是嫚妮的保镖兼男友。”

    李浮图打住话头,没有再多说,转头看向董志远,哪怕现在双方几乎已经撕破脸皮他仍然表现得客客气气:“董总,我对你没有任何恶意,相反,我确实很感谢你,没有你就没有嫚妮的今天。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你喜欢嫚妮没有错,但你也不能控制嫚妮选择我,就如同我不能不让她继续在时幕工作一样。这是她的兴趣,也是她的事业。”

    “董总,我刚才说过的话现在依然算数,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就当报答你这么多年对嫚妮的照顾。同样,如果你觉得不甘,我李浮图随时奉陪,只是到时候会出现什么后果,我就不敢保证了。”

    李浮图一番话说完也不再逗留。拉着沈嫚妮转身离去。“董总想必需要冷静考虑一下,告辞。”

    这一次,董志远没再如之前那般暴怒,甚至任凭李浮图将沈嫚妮拉走都没有出声阻拦。

    出身富贵居于高位的人,没几个会感情用事。最初的愤怒过后,董志远已经冷静了下来,开始思考李浮图离开前所说的那段话。

    对方无疑表明了三点:不会阻止沈嫚妮继续留在时幕,不愿与他董志远为敌,是敌是友,全凭他董志远选择。

    沈嫚妮如今正当红,不仅是他中意的女人,更是他的摇钱树,他肯定不会容许沈嫚妮毁约,这是他的底线,否则他宁愿不惜一切的毁掉她。那个年轻人这么做,无疑是留下了斡旋的余地。

    进退有据,对分寸的拿捏让人佩服啊。

    董志远眯着眼,看着大门方向,“郑哥,这个男人真有你所说的那么可怕?”

    郑鹏沉默片刻,意简言赅道:“要么按兵不动,要么一击必杀!”

    董志远点点头,没再说话,转身,拍了拍郑鹏的肩膀:“郑哥,辛苦你了,稍后我会让财务部打五十万到你卡上,这几天你就在家好好疗养一下,胜败乃兵家常事,今天的事还希望郑哥不要放在心上。”

    郑鹏苦笑了下,没拒绝对方的好意。“多谢董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