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死道友不死贫道
    当沈嫚妮听到门铃声起身走到门口拉开门的时候,看到的是双手提满大包小包的某个家伙,以及一个穿着制服的保安。

    “我跟这哥们说过,我住在这栋别墅,可这哥们不信,非得跟进来瞧瞧。”

    李浮图扭头朝那保安笑了笑,“这下你该信了吧?”

    沈嫚妮皱了皱眉。

    那个尽职的保安同志黝黑的脸上布满了见到大明星的局促,但更多的还是尴尬。

    “不好意思沈小姐,我们保安处之前都没见过这位先生,听这位先生说住在您这里,所以……”

    沈嫚妮很快就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打断了保安的话,“不关你的事,如果没有别的事的话,你先回去工作吧。”

    “多谢沈小姐理解。”

    保安松了口气,随即对李浮图歉意的笑了笑,然后转身离开。

    “哥们,回去可得好好将我这张脸记住,下次别再拦错人了。”

    听着身后传来的呼喊,这位保安不禁苦笑,甚至到现在他的心里都有些不可思议。国民女神住在他们春秋华府整个安保系统的人都知道,可他妈什么时候沈嫚妮家里居然住了个男人了?

    这消息要是传出去,得掀起多大的轩然大波?

    不过这种事情他也只敢憋在心里,他们入职春秋华府前都签过严格的协议,必须保护业主的**,要是他敢将这件事泄露出去,不提沈嫚妮会不会对付他,哪怕是春秋华府方面都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想这么多干什么,咱老百姓一个,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

    暗自叹了口气,保安摇了摇头,加快了离开的脚步。

    “我还以为像你这样的大明星一般都会应酬到很晚,还在想要是你不在家该怎么办,不过看来是我多虑了。”

    沈嫚妮根本就没搭理某人,直接转身朝屋内走去。

    李浮图耸了耸肩,也不介意,拧着几袋子衣服跟了进去直接上楼将衣物放好后才下来。

    沈嫚妮端着杯白开水,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似乎完全没注意到李浮图的存在。

    李浮图早就习惯了这娘们的冷淡,若无其事的也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不过很有自知之明的离沈嫚妮较远。他不经意的朝电视上扫了眼,貌似放的是部古装片,只不过上面那个穿着宫装的美女怎么让他感觉有点熟悉。

    李浮图仔细瞧了瞧,接着再看了看剧名,不禁笑出了声。

    电视上这个千娇百媚正为帝王倒酒的一代妖后苏妲己,可不就是昨天才见过的沐语蝶。

    当时他还在想这妖精如果放在古代绝对也能祸国殃民,没料到对方真的饰演过这类的角色。像苏妲己这样的人物,没充足的资本真不一定敢演,但是以沐语蝶的形象和气质而言却再合适不过。

    “有这么好笑吗?”

    沈嫚妮淡淡出声,只不过视线依旧停留在电视屏幕上。

    看着电视里妆容精致魅惑君王的妲己,李浮图笑道:“我在想、像你们这样的明星平时看自己出演的电视或电影究竟心里会是种什么感觉。”

    “这个问题很简单,改天我安排你在部戏客串一下你就知道了。”

    “可别。”

    李浮图连忙摆手:“我自己什么能耐自己清楚,你们这行还是算了。”

    沈嫚妮不置可否,喝了口水,终于将视线转了过来。“你今天见到媛媛了?”

    “那丫头,刚一见面就差点给我来记闷棍,如果我反应慢点,现在只怕你要在医院见我了。”

    李浮图叹气道,似乎根本没有考虑过即使他真的住院对方究竟可不可能去看他。

    这件事上午苏媛就在电话里提过,不管怎么说那丫头确实有些鲁莽,自己作为姐姐,有必要代替那丫头做个道歉,可面对这个家伙,沈嫚妮觉得道歉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目光在李浮图身上转了转,沈嫚妮皱了皱眉,发现这家伙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这身西装,你自己买的?”

    沈嫚妮不得不承认,这家伙换上一身像样的行头后,还挺人模人样的。

    “不是我自己买的难不成是你买给我的不成?”

    李浮图笑了笑,毫无城府道:“怎么样,这可是你妹妹给我选的,还多亏了这身衣服,要不然恐怕之前我连大门都进不来。”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沈嫚妮皱了皱眉,“媛媛给你选的?”

    “对啊,还有我刚才手里拿的那些,都是那丫头选的,你这妹妹可真难缠。”

    李浮图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

    沈嫚妮眉头皱得更紧了,苏媛那丫头的个性她这个做姐姐的再了解不过,眼高于顶,心高气傲,最开始自己还担心那丫头年纪小容易被人骗,可逐渐就放宽了心,那丫头的心气只怕比她这个当姐的还要高,一般的男人不可能看得上眼,来到东海市的近两年来就没见那丫头有过什么异性朋友,怎么一下子就和这家伙混的这么熟了?居然陪这家伙逛街还替他选衣服,哪怕对自己这个姐姐那丫头好像都没有这么好过。

    沈嫚妮心里疑窦丛生,面上却不动声色。“我看你刚才提的东西不少,看来逛了很久吧,媛媛呢,她只帮你挑难道自己没买什么东西吗?”

    “买了点玩偶化妆品之类的。”

    李浮图一五一十道:“还有一条裙子。”

    他喝了口水,完全没注意到沈嫚妮越来越难看的脸色,想起苏媛那丫头当时可怜巴巴的样子,不由得道:“你这个做姐姐的,未免太苛刻了吧,连条裙子都不舍的给自己妹妹买,要是我有个妹妹,哪怕她要天上的星星,我都会想方设法的给她弄下来……”

    李浮图话还没说完,大厅内就响起了水杯和茶几的激烈碰撞声。

    “你给我住嘴!”

    沈嫚妮脸色铁青,“谁叫你给她买那些东西的?”

    苏媛包包里有多少钱没谁比她这个做姐的清楚,那条裙子她也知道,那丫头跟她提过几次但她一直没给买,就是不想那丫头养成追求奢侈的恶习。身处名利场的她很清楚纸醉金迷的生活能给人能带来多大的诱惑,沈嫚妮不想自己的妹妹过早的就被金钱迷失了本性,家中长辈也一直叮嘱她,所以她才严格控制苏媛的花销。

    以那丫头的小金库,根本不可能买得起那条裙子,那么不用说,罪魁祸首肯定就是眼前这个若无其事的混蛋了。

    “她还是个学生,有必要给她买那么贵的衣服?”

    沈嫚妮怒视着李浮图。

    不过一件裙子而已,有必要这样大惊小怪?

    李浮图认为这娘们有些小题大做,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明智的没去和沈嫚妮争辩,眼神无辜的解释道:“谁说是我给她买的?那都是她自己付的钱。”

    虽然那钱是我给的。

    李浮图心里补充了句,随即暗暗叹了口气,死道友不死贫道,苏丫头你自求多福吧。

    闻言沈嫚妮不禁一愣,疑惑的皱起了眉,“她哪来那么多的钱?”

    “我不知道。”

    李浮图摇了摇头,打定主意装傻充愣。

    沈嫚妮皱眉思索了会还是没想明白,索性决定明天给那丫头打电话亲自问她。她没再继续追究这件事,看了看低头喝水的某人,犹豫了会,开口道:“你明天有事吗?”

    “没事,怎么了?”

    李浮图疑惑抬头。

    “那你明早能不能跟我去趟公司?”

    李浮图更加不解:“去你公司?”

    沈嫚妮没多做解释,平静道:“去还是不去?”

    这娘们,还真是骄傲啊。

    李浮图苦笑,但还是点了点头,“老板既然有令,我这个做‘保镖’的怎敢不从。哪怕是刀山火海也得硬着头皮往上闯啊。”

    沈嫚妮没在意对方言语间的调侃,放下水杯站起了身。“明早八点,我在楼下等你,晚安。”

    这娘们居然会对自己说晚安?

    李浮图受宠若惊,目送沈嫚妮上楼,眼神渐渐眯起。

    事出反常必有妖。

    看来明天之行,应该有‘惊喜’在等着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