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当头棒喝
    当晚沈嫚妮上了楼后就没再露面,而成为第一个成功入住这栋别墅的男人,李浮图也没急不可耐的做出偷香窃玉夜闯佳人香闺的举动,很老实本分的走进了沈嫚妮给他安排的房间。

    两个原本风马牛不相及的男女在同一个屋檐下度过了一个至少表面上看起来相安无事的夜晚,至于当他们两人躺在床上时脑海里在想些什么,谁也无法知道。

    第二天早上八点,当李浮图洗漱完走出房门,却没有发现沈嫚妮的踪迹,他以为那娘们还在睡觉,可走下楼看到茶几上放着的一把门钥匙这才知道沈嫚妮早就出了门。

    “好歹也是个大明星,用得着这么拼?看来哪行都不容易啊。”

    李浮图摇头叹了口气,拿起钥匙转了转,“不过那娘们也不是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冷冰冰嘛,还知道给我钥匙,看来还有拯救的希望。”

    他嘀咕了几句,将钥匙揣进兜里,径直朝位于餐厅的冰箱走去。

    沈嫚妮会给他留钥匙已经出乎了他的意料,他自然不可能还去奢望对方会给他准备早餐,做人贵在知足。

    他打算去冰箱里找找看有什么吃的,可等李浮图打开冰箱,却顿时傻了眼。

    偌大的一个双门冰箱上上下下空空如也,别说什么食材,就连一块面包都没见着一块。

    “那娘们莫非是神仙?已经达到了五谷辟易的境界?”

    李浮图不甘心,把整个冰箱翻了个底朝天,好在苦心人天不负,终究还是被他找到了一瓶还剩一半的牛奶。

    看了看日期还在保质期内,李浮图松了口气,也不管是不是沈嫚妮喝过的仰头就将剩下的牛奶全部灌进了肚子里。

    那霸王条款虽然限制了他很多自由但没规定他连瓶奶都不能喝吧?

    即使那娘们追究起来,自己大不了按十倍的价格赔偿给她罢了。

    爷是有钱人,赔得起。

    李浮图觉得毫无压力。

    正当李浮图打算把空牛奶瓶扔进垃圾桶的时候,他突然顿了下,像是想到了什么,又捏着空瓶子回到了冰箱前将之放回了原来的位置。

    昨晚才签下了那份丧权辱国的耻辱合约,对于上面条款李浮图可还记得清清楚楚,合约最后可是写着甲方可是有权利随时增加条款,李浮图不敢保证那娘们会不会借题发挥因为半瓶奶再次挤压他仅剩不多的人权。

    为了以防万一,李浮图打定主意死不承认,他甚至还专门检查了一番别墅里有没有安装摄像头,一无所获后松了口气,甩了甩手浑身轻松的出了门。

    春秋华府作为国内顶级的豪宅区,其内的绿化环境自然不用多提。绿树成荫花团锦簇,只不过人烟似乎稀少了些,在别墅区内跑了会,李浮图压根没见着什么人。

    不过转念想想,李浮图觉得也可以理解,要知道这里面住着的几乎都是外面赫赫有名的亿万富豪,对他们那种大人物而言时间多么宝贵?哪会像他这么闲。

    几乎绕着别墅区跑了一圈,李浮图才停下脚步,走进一个盖着假山还有流水的小公园,他坐在亭子里,点燃根烟,惬意的长吐出口气。

    他越发觉得自己此番回国是一个明智的决定,快意恩仇杀伐随性固然畅快,但每天生活在尔虞我诈刀枪剑影里,不是杀人就是防备着被人杀,这世上又有多少人真正追求的是那样的日子?

    无论是他,还是他的那些‘战友’,他们走上那条路,都是身不由己。

    静静抽完一根烟,李浮图站起身,寻了个较为宽敞的位置,双膝微屈,目光沉凝,双手在身前游转。

    太极,起手式!

    不似当下大多数老人都能耍几把的虚架子,李浮图脚步腾挪间下盘沉稳如山,每一个出拳摆臂都能激荡起烈烈劲风,整套动作如行云流水般浑然天成,仿佛一个浸淫太极拳几十年的宗师大家!

    “能把太极拳练到如此地步,这么多年你是我碰到的第一个。”

    一个白色唐装的老者鼓着掌笑着走近。

    李浮图微微皱了皱眉,缓缓收起拳势。

    “我也喜好太极,刚才路过看到你在这里操练,一时见猎心喜不是有意偷看,希望小伙子你不要见怪。”

    伸手不打笑脸人,见对方这么说,李浮图也不好再计较,淡淡一笑直起膝,“老爷子过誉了,我也只是随意耍几下,娱乐而已,难登大雅之堂。”

    “年轻人你太过谦虚喽。”

    唐装老人笑了笑,看向李浮图的眼里充满了不加掩饰的欣赏:“我曾在北方拜访过一位姓陈的老人,他浸淫太极至今已经满满五十个年头,以我看来,以你对太极驾驭程度,即使比起他来恐怕也不逞多让。”

    面对对方的盛赞,李浮图面不改色,竟有种历尽沉浮才能养成的宠辱不惊。

    以二十来岁的年纪居然拥有如此心境,这年轻人……不简单啊。

    看在眼里的唐装老人内心更是讶异,“小伙子,不知道你的太极是跟谁学的?我之前怎么好像从没在这见过你?”

    “都是我自个瞎练的。老爷子,我还有点事,就先告辞了。”

    李浮图没有多提,点了点头便迈步离开了小公园。

    唐装老人也没生气,看着李浮图挺拔的背影,轻轻一笑。

    “真是一个有意思的年轻人呐。”

    ……

    李浮图并没有将这个小插曲放在心上,按照记忆回到沈嫚妮的别墅,他掏出钥匙开了门,径直上楼来到自己的房间打算洗个澡。

    他脱掉衣服走进卫生间,里面很快就传来了水流声。

    与此同时。

    楼下被李浮图关上的大门门锁却突然响动了一下。

    十几分钟后,二楼楼梯左手第二个房间里卫生间的水流声停了下来,汗水被洗净只觉全身清爽的李浮图拿着毛巾擦着头,浑身上下只裹着条浴巾就走了出来。

    沈嫚妮老早就出了门,他认为别墅里就他一个人,现实却给了他一记当头棒喝。

    确实是当头棒喝。

    他拉开卫生间的门,才刚刚迈出了一只脚,一道尖锐的娇斥声便猛然响起。

    “去死吧暴露狂!!!”

    与此同时,一道棍影狠狠地朝他脑袋砸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