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祝你有个美好的夜晚
    什么叫飞扬跋扈不可一世?

    李浮图给餐厅内在场所有人做了一个教科书般的完美演示。

    他的冷血以及狠辣不仅迫使周昆下跪低头,也成功震住了在场所有人,所以直到这家伙推门离开,也硬是没一个人敢出声拦住他。

    “今晚的事情我很抱歉,你们餐厅的损失记在我的账上。”

    沈嫚妮走到餐厅经理面前道,那经理苦笑,正欲说些什么,沈嫚妮却已经转身拉着还在发呆的沐语蝶追了出去。

    有侍者走上来,看着一片狼藉的餐厅以及两个还躺在地上凄凄惨惨戚戚的爷们,忐忑不安道:“头,报警吗?”

    餐厅经理豁然转身,一巴掌拍在他的头上,怒骂道:“抱什么警?!还嫌麻烦不够大?!滚去收拾桌椅去!”

    那小服务员唯唯诺诺应是,再不敢吭声,赶忙去清理李浮图留下来的残局。

    心里的怒火稍微发泄了一下,经理看了看还跪在地上的周昆,苦笑一声,硬着头皮走了上去。

    ……

    当沈嫚妮拉着沐语蝶冲出来的时候,发现刚才还气焰滔天的某个男人此时正蹲在她车边抽烟,与之前判若两人,衣着打扮行为举止活脱脱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市井小民。

    “你伤了人,就打算这么跑了?”

    看见沈嫚妮走来,李浮图扔掉烟头站了起来,闻言耸了耸肩:“什么叫跑?我那明明是光明正大的离开。”

    见沈嫚妮黛眉一蹙,李浮图笑了笑,不以为意道:“放心吧,没事,我下手有分寸,只是给了他们一个教训,死不了人,而且像他们那样的人,也不可能报警。”

    见这家伙到现在还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沈嫚妮严肃道:“你怎么敢肯定?你知不知道以你刚才的行为,如果他们真的报警,你起码就得进去蹲三年以上!”

    “你这是在关心我?”李浮图讶异道。

    这家伙脑子里究竟想的都是些什么!

    沈嫚妮觉得自己在对牛弹琴,冷着脸不再吭声。

    “放心吧,一人做事一人当。”

    李浮图轻叹一声,“人是我伤的,谁也不知道你和我有什么关系,在这件事上你只是一个受害者,即使真出了事,我一个人承担,绝对连累不到你身上。”

    沈嫚妮眼瞳收缩了下,脸色稍稍解冻,“我不是这个意思。”

    李浮图摆了摆手,目光移到了从走出餐厅开始视线就在他身上上下转个不停的沐语蝶脸上。

    “怎么?吃了个饭,难不成沐小姐就不认识我了?需不需要我重新做个自我介绍?”

    要是之前,沐语蝶肯定已经开起了玩笑,但现在在李浮图的注视下,她不仅没吱声,甚至脸上的笑容都显得有些僵硬。

    难不成刚才把这个妖精吓到了?

    李浮图暗忖。

    亏还是个一流明星,这承受能力,未免也太不堪一击了吧?

    要是自己刚才真把那个周哥给宰了,这妖精岂不是要吓晕过去?

    李浮图暗叹了口气,好在回国之后自己将脾气刻意收敛了不少,要不然自己这还未开始的桃花运岂不是要无疾而终了?

    其实也不能说沐语蝶承受力差,像她这样的一线明星,不是不知道光明背地里的阴暗面,但能亲眼见证的机会也着实不多。若无其事就废掉了人一只手,李浮图刚才所表现出的狠辣以及对人命的漠视在沐语蝶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深刻印象。

    对眼前这个男人,沐语蝶发现除了忌惮和好奇之外,自己内心里竟然还涌起了一缕近乎病态的欣赏和崇拜。

    “如果刚才那个周哥坚持不跪的话…”

    就在李浮图琢磨着该如何弱化餐厅事件所带来的影响的时候,沐语蝶突然开了口。

    她一眨不眨的紧紧盯着李浮图,“你会不会真的杀了他?”

    闻言,沈嫚妮也很快看向李浮图。

    知道这个世界和他之前所处世界有些天壤之别的李浮图半点犹豫都没有,脸色瞬间变得肃穆起来,正义凛然道:“开什么玩笑,杀人可是犯法的,我可是遵纪守法的五好市民。”

    你还知道杀人犯法?

    虽然接触时间还不到一天,但是沈嫚妮却已经很清楚根本不能相信从这个男人嘴里蹦出来的鬼话,她不傻也不瞎,几分钟前这个家伙在餐厅里所展现出来的那种视人命如草芥的狠辣根本是做不得假的。

    难不成这家伙是一个走南蹿北的悍匪通缉犯不成?

    沈嫚妮眼里带起了几分戒备,拽了拽沐语蝶:“我们回家。”

    两女都喝了酒,这司机的职业自然理所当然的落在李浮图身上。沐语蝶的那辆兰博基尼暂时被扔在餐厅外,李浮图开着沈嫚妮的玛莎拉蒂载着两位美女大明星上了路。

    两女所住的地址似乎不在同一个地方,按照沐语蝶给出的地址,李浮图导了导航,难得的老老实实一声不吭的开车,当起了一回称职的司机。

    “喂,这次你可捡到宝了,我还从没见过比那家伙还要能打的,和他比起来,别说那些功夫明星,就是所谓的武术指导都只不过是一些华而不实的花架子。”

    坐在后座的沐语蝶拉着沈嫚妮低声道,似乎已经从之前的惊吓中恢复了过来:“他说他是你从大街上捡来的,究竟是不是真的?”

    沈嫚妮苦笑不已,捡到宝?这家伙分明是一个灾星祸害,自打碰到他自己就没遇到过好事。

    “他说的也不算错,不过不是捡来的,是撞来的。”

    知道如果自己闭口不谈沐语蝶肯定会千方百计打探的沈嫚妮索性不再隐瞒,将下午的事情缓缓道出,只不过被强吻的事情自然被她给刻意略过。

    在她的描述里,前面开车的某人被塑造成一个挟恩图报贪得无厌的小人形象。

    “你是说你怕他被撞后会产生什么后遗症,还得让他住进你家里?!”

    听完整个故事的沐语蝶只觉得不可思议,怎么也没能料到事实居然会是这个样子。

    “嗯,观察几天确定他没有事我就让他离开。”沈嫚妮自己都觉得自己这话说得有些底气不足。

    “这么说,你对这家伙一点了解都没有,你就不怕引狼入室?”

    沐语蝶顿了下,眨了眨桃花眼,“还是说……你已经做好了以身还债的心理准备?”

    沈嫚妮一愣,随即狠狠掐了胡言乱语的妖精一眼,羞恼道:“去死!你再瞎说信不信我把这家伙扔给你?”

    沐语蝶连忙认错,娇笑道:“可别,我弱女子一个,可招惹不起这样一尊大佛,还是留给你自个慢慢消受吧。”

    两女打趣间,玛莎拉蒂已经来到了沐语蝶所给的地址,市北临近市中心的一栋高档公寓楼前。

    沐语蝶推门下车,却突然转身,对李浮图眨了眨眼,“李先生,祝你有个美好的夜晚,我很期待下次的见面。”

    言罢,不待沈嫚妮发作,沐语蝶娇笑着迅速关上车门快步走进了公寓楼,夜色下的背影那般婀娜多姿。

    简直是一个专门为祸害男人而生的妖精呐。

    李浮图望着沐语蝶离开的方向,暗自感慨。

    “要不你追上去给她说说,让她收容你一晚,说不定她会同意的。”

    一道没有任何情感起伏的声线突然响起,李浮图眼皮一跳,轻咳一声迅速收回了目光。肃正脸色看了眼后视镜里那张面无表情的俏脸。

    “老板,接下来咱们去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