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你的黄金呢?
    最开始,不少人认为李浮图是一个热血未凉的青年,虽然有些鲁莽,但这种敢于见义勇为的品质称得上难能可贵。

    但等那句堪称惊天动地的“吾乃丐帮帮主”的话出来后,几乎在场所有人观感都瞬间变了。

    傻叉,神经病,脑子有问题……

    不少人遗憾的摇了摇头,挺好的一年轻人,怎么就是个精神病患者呢?

    对于来自四面八方的同情视线,李浮图暗叹了口气,喃喃道:“唉,现在的人,怎么没一点幽默细胞呢。”

    “给老子把这儍逼扔出去!”

    周哥挥了挥手,一脸晦气,哪怕是他,都不愿意和一个傻子计较,传出去太丢人。

    “丐帮帮主…老子还是玉皇大帝呢!”

    两爷们摩拳擦掌,讥笑的朝李浮图走去,眼神却有些遗憾,本以为今天能好好活动下拳脚发泄下火气,谁他妈知道碰到个智障儍逼。

    “莫言不报应,神鬼有安排,夜路走多了,难免会碰到鬼啊。”

    看着越来越近的两人,李浮图摇了摇头。

    “儍逼你在嘀咕啥?”

    凶神恶煞的两人站在李浮图面前,皱眉发问。

    李浮图笑了笑,就在对方伸手推他的瞬间,眼神突变。

    那双一直淡然的眼眸,仿佛一刹那泯灭了所有人类的情感,顷刻间变得空洞起来。

    “你……”

    那哥们的手僵在空中,看着那双完全不像人类的空洞双眼,心神惊悸,浑身汗毛一瞬间竖了起来。

    人类对于来自生命威胁的本能反应让他下意识退后一步。

    可惜已经迟了!

    在全场人眼中已经沦为傻叉的李浮图顷刻间气质突变,一股血腥阴冷的气息瞬间呼啸激荡开来。

    煞气滔天!

    在场人怔忡失神,还未搞明白为什么一个人气质会变化的如此之快就看到一道人影迅速倒飞了出去。

    不少桌椅板凳被撞飞,一阵哐当乱响,有人率先回神,定睛一瞧,入目画面让其心神一颤。

    前一秒还站在那年轻人面前的爷们此刻蜷缩在一堆玻璃碴和残破桌椅之中,满脸痛苦的捂着肚子,哀嚎不断,嘴角不断溢出的猩红血水更是让人触目惊心。

    餐厅四处,凉气倒吸声接连响起。

    不提张大红唇的沐语蝶,就连沈嫚妮都目露惊愕。

    这个冷血阴森仿佛目空一切的男人,还是那个奸诈狡猾的无耻小人?

    全场噤若寒蝉。

    “我曹你妈!”

    见哥们如此凄惨,一汉子怒吼一声,拧起酒瓶冲了过来。

    李浮图微微侧身躲过迎头砸开的酒瓶,左手如蛇般探出,僵扣成爪,死死扣住对方手腕。

    “自作孽,不可活。”

    在对方痛苦的惨叫声中,李浮图嘴角牵扯起一抹阴森弧度,右脚抡起如暴雷,一记鞭腿势大力沉的抽在对方身上。

    一个八十多公斤的大汉就这么硬生生被抽飞出去,撞在餐厅右侧的墙壁上,发出一声震动人心的巨响。

    所有人都感觉地面似乎颤动了一下。

    “周哥,对、对不住了……”

    见那个猛人的目光缓缓移了过来,那周哥身边唯一仅剩的一爷们抹了把脸上的冷汗,没有任何犹豫的立马转身,在大庭广众之下,毫无骨气的跑了路。

    所谓的兄弟义气,所谓的男儿尊严,在性命面前显得如此微不足道。

    不得不说,这是个聪明人,他现在酒意早就被吓醒了,两例血淋淋的前车之鉴摆在前面,他怎么可能还会傻乎乎的冲上去送死?

    懂得审时度势明哲保身的人物,才能在这个社会活得长久。

    李浮图没有阻拦,甚至都没多看那厮一眼,他的目光落在了脸色极度难看的周哥身上。

    “给你个机会。”

    他随手拿起身旁桌上一把用来切牛排的餐刀,不急不缓朝周哥走去。“下跪,磕头,向我认错。”

    没有一点情绪起伏的话语落地,整个餐厅的人心神都为之颤抖。

    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这么做完全是要把对方的人格尊严都踩在脚下,没留一点余地。

    这哪是什么精神病愣头青,完完全全是一尊无比可怕的煞神啊。

    轻易不可招惹。

    李浮图的标签在众人心中一变再变,有人暗中牢牢记住他的面孔。

    “这家伙、居然、这么厉害?”

    沐语蝶难以置信道,她怎么也想不到那具看起来并不怎么强壮的身躯之下居然蕴含着如此恐怖的爆发力。

    想起不久前自己还在那家伙面前那般贬低他,沐大妖精浑身都抖了下,随即赶忙拽了拽身边的姐妹,“嫚妮你待会一定要帮我说说好话,我真不是有意的。”

    同样觉得不可思议的沈嫚妮闻言哭笑不得,要是那个家伙真的计较这些,那对他从没有过好语的自己还能完整无缺的站在这里?

    宽慰性的拍了拍沐语蝶的手,沈嫚妮此刻只觉得心乱如麻。

    现在李浮图的形象在她心里早已经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原本单纯的无耻小人印象被彻底推翻。自己真的要让这么一个不可捉摸深不可测的男人住进自己家里?

    沈嫚妮不禁有些迷茫,恍惚间,她萌生一种莫名的预感,自从那场车祸开始,自己的人生轨迹似乎已经一步步脱离了自己的掌控。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年轻人,这次算我眼拙,我周昆认栽。”

    周昆,江溪人,早年靠煤炭起家,名下大大小小煤矿十几个,底下养了一堆马仔,在当地也算是一号人物,这次来东海市是为了谈桩买卖,没想到会碰到闻名已久的大明星,在手下的怂恿加酒精的冲动下才进行搭讪。因为在江溪跋扈惯了,再加上酒精上头,言行举止是过激了些,但周昆认为自己也没什么大错。

    沈嫚妮毕竟没受什么伤害,而自己两个兄弟现在还生死不知,自己也算付出了代价。周昆认为自己再低头服个软,这事也就算了了,但对方却似乎没有善罢甘休的打算。

    “我数到三。”

    李浮图静静道,完全无视周哥的话,那把银色餐刀在他手上如附灵性,在他指间腾挪旋转,反射出道道寒芒,速度之快让人目不暇接。

    看在眼里的周昆心惊胆战,更是熄了叫板的心思,但是众目睽睽之下,这面子还是放不下去,皱起眉头,故作姿态道:“年轻人,我劝你最好不要得寸进尺,真撕破脸,对你我都没有任何好处……”

    李浮图充耳不闻,平淡道:“三。”

    周昆冷哼一声,认为对方不过是装腔作势。他好歹也算是一号人物,大庭广众之下,他不信这小子真敢把他如何。

    “二。”

    周昆眯着眼,不为所动,倒也颇为硬气。

    “一。”

    随着最后一个数字落地,李浮图手中刀光猛然抡转,与此同时,一手抓住周昆的手掌用力按在一旁的原木桌面上。

    寒芒闪耀,在空中划过一道凌厉弧线。

    “噌……”

    餐刀刺透周昆的手,将之死死钉在了桌面上,刀把晃动不止。

    周昆闷哼一声,脸色瞬间扭曲,死死咬着牙,额头顷刻间被冷汗布满。

    眼神颤抖的望向那双幽暗的眼睛,周昆这个时候终于明白,这个年轻人不是在说笑,他真敢对自己下杀手。

    “我跪。”

    一只手还被钉在桌上的周昆这次异常识相,双膝渐渐弯曲,最终在众目睽睽之下跪倒在地上,跪倒在一个年轻人面前。

    男儿膝下有黄金?

    在全场惊惧的目光注视下,李浮图随手从旁边桌上抽出一张纸巾,若无其事擦了擦手。

    跪在地上的周昆忍着手上传来的剧痛,低着头,只听到一道平淡轻笑从头顶上方传来。

    “周先生,你的黄金呢?”

    周昆死死咬着牙,没有答话,伴随着一张废弃纸巾缓缓飘落在他的面前,有道脚步声渐行渐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