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我想做一个好人
    委实不能怪沐语蝶肤浅。

    初次见面率先观察对方的相貌着装这是人的天性,谁也不能免俗。

    只能说沐语蝶早已过了对帅哥犯花痴的年纪,即使面前这厮的确拥有一张让她都无可否认的俊朗脸庞,但这么多年,圈里圈外各种类型的小白脸她见得少了?

    她早就不是生活在象牙塔里没经过现实打磨的那些天真小姑娘。男人长得帅不是没用,但起码不能成为决定一个男人魅力的主要因素。

    俗话说的好,帅能当饭吃?

    沐语蝶僵硬的扭过头,下意识看向面沉如水的沈嫚妮,一张艳若桃李的脸蛋上写满了问号。

    什么情况?

    要是李浮图知道这尤物脑子里的想法,肯定会觉得委屈。

    他全身上下虽然的确没有一件名牌,但也不破不烂干干净净,怎么莫名其妙就与穷鬼划上等号了?

    如果他是穷鬼,那他在非洲见过的那些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难民又算什么?

    可让人遗憾的是,贫富从来不是特定的形容词,而是比较级。以他这身至少还值几百大洋的打扮和非洲难民比他当然不是穷人,但此时此刻被夹在两辆超跑之间,穷鬼这个评价对他而言怎么看似乎都称得上实至名归。

    “这是我刚找的一个保镖。”

    不愧是职业演员,扯起谎来沈嫚妮面不改色,只是简短而简单解释了句,对于自己身旁这个男人似乎半句话都不愿意多提,“我订好了位置,进去再说。”

    “你就在外面等着。”

    言罢,沈嫚妮拉着沐语蝶就往餐厅里走。

    什么意思?

    把自己当看门的了?

    李浮图没料到这娘们居然如此绝情,饶是他脸皮再厚,此刻也不竟有些尴尬,笑容一瞬间僵硬,一时间有些下不来台。

    保镖?

    保镖敢叫出嫚妮那么亲热的称呼?

    沐语蝶不是傻子,自然不会相信沈嫚妮敷衍的解释,自己这个好姐妹在工作以外的时候,从来不喜欢有人跟在这边,怎么会突然莫名其妙的找了个劳什子保镖。

    况且以这厮完全无法给人威慑力的身材,哪里像是能打的样子。

    “这位保镖先生…应该也没吃饭吧,要不……一起?”

    狐疑的目光在沈嫚妮与李浮图脸上转了个圈,沐语蝶突兀发出邀请。

    李浮图心中一喜,本还准备客气一下,可眼角余光扫到神色不善的沈嫚妮,赶紧抢先开口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沐语蝶眼神闪烁,与其相视一笑。

    两人笑容如出一辙的意味深长。

    ……

    从内在极具匠心的装修就看得出这家西餐厅档次颇高,沈嫚妮定的位置临近角落,颇为偏僻,想必也是出于她的身份所致。穿着燕尾服的侍者从领路到点单都没有多看戴着蛤蟆镜的沈嫚妮两女一眼,展现出极高的职业素养。这点让李浮图都暗自赞赏,看来沈嫚妮选择这里不是没有道理。

    “这里不仅仅是我和嫚妮,圈里的不少人都喜欢来这里就餐,因为这里不会出现狗仔。”

    沐语蝶动作优雅的取下那副蛤蟆镜,露出一双妩媚流苏的桃花眼,饶是以李浮图的定力,也不竟眼皮一跳。

    这等尤物如果放在古代,绝对不亚于妲己褒姒那样的祸水。

    李浮图刚才看了菜单,上面的价格足以让普通人瞠目结舌,显然能来这里消费的人都具有一定的社会地位,明星对他们的吸引力无疑要弱上许多,即使被认出来,也不大可能出现被围堵的情况。

    “李浮图,嫚……沈小姐的保镖,不知道这位小姐如何称呼?”

    见沈嫚妮的如刀似剑的目光射来,李浮图眉头一抖,还是及时改了口。

    “你不认识我?”

    沐语蝶一怔,随即讶然的看向沈嫚妮,意思是你从哪找来的这个土老帽?

    沈嫚妮默不吭声,要知道对面这家伙开始连她都不认识,现在不认识你值得大惊小怪吗?

    “咳,不好意思,我很早就出了国,一直生活在国外,对国内娱乐圈不算了解……”

    李浮图如此解释,有沈嫚妮这个前车之鉴,而且从刚才对方的言论,他知道这尤物**不离十恐怕也是个明星,但姓甚名谁就不是他能猜到的了。

    沐语蝶恍然,随即莞尔一笑,接着落落大方的伸出手:“沐语蝶,很高兴认识你。”

    李浮图微微站起身,伸手与这个艳名远播的性感女王一握,一沾即放。

    沐语蝶收回手,媚眼闪烁。

    她自己的魅力自己清楚,可这家伙从进门到现在都镇定自若举止有度,貌似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不堪嘛。

    轻轻捅了捅沈嫚妮的胳膊,沐语蝶低声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老实交代,你和这个姓李的是什么关系?”

    沈嫚妮现在听到这个人就心里冒火,哪怕面对多年的姐妹也没了好脸色,“能有什么关系,就一个保镖而已。”

    “你骗鬼呢,就他那样子,哪一点像保镖了?说他是你养的小白脸我倒是相信。”

    对此,沈嫚妮完全当作没听到,她这姐妹什么性子她很清楚,荤素不忌,什么玩笑都开的出来,当不得真。

    好奇心害死猫,同样害死女人。

    “怎么?难不成被我给说中了?”

    见沈嫚妮不搭腔,沐语蝶不依不饶,故意感慨道:“我们冰清玉洁出道零绯闻的沈大美人居然找了个小白脸,这消息要是传出去,不知道要伤透多少男人的心呐。”

    “我说了,我和他只是单纯的雇佣关系,你爱信不信。”

    每个人都有难以启齿的**,哪怕是无话不谈的姐妹,沈嫚妮也不打算把今天下午的事说出去,端起橙汁喝了口,打定主意不再做任何解释。

    绝对有猫腻。

    都说做贼心虚,沈嫚妮的不正常反应让沐语蝶敢肯定这位突然冒出来的‘保镖先生’和自己这位姐妹之间的关系十分不简单。不过沐语蝶很聪明,从沈嫚妮这边找不到突破口,她很快便打起了李浮图的主意。

    “李先生,看样子你好像也不大吧,不知道你之前在国外是干什么的?怎么突然想到回国发展了?”

    沐语蝶拐弯抹角开始套底。

    闻言,就连一直冰冷着脸把李浮图当成空气的沈嫚妮都若有若无的将目光移了过来。

    面对两位绝代佳人的注视。某人叹息了一声,脸上突然弥漫起一股饱经风霜的沧桑,然后语重心长开了口。

    “因为,现在我想做一个好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