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国民女神
    “你不是想要钱吗?谁会揣那么多钱在身上,想要钱的话,就跟我走。”

    不知道该说这厮被钱迷了心窍还是艺高人胆大,反正听到对方这么说后,李浮图一点考虑都没有,堂而皇之就拉开车门坐上了副驾,似乎根本不担心对方会不会把他拖到某个人迹罕至的犄角旮旯给人道毁灭。

    沈嫚妮冷笑,重新打火,在交警赶来之前脚踩油门绝尘而去。

    四面八方形形色色的视线目送红色车影消失。

    “那辆玛莎拉蒂、好像、好像是沈嫚妮的座驾。”

    有人后知后觉,皱眉望着玛莎拉蒂消失的方向呢喃出声。

    “沈嫚妮?你是说最近拿下香奈儿国际代言人的那个女明星?”

    有人惊讶异常。

    “对啊,我刚才是说怎么瞅着轮廓有些眼熟,那辆玛莎拉蒂被媒体曝光过,是沈嫚妮的座驾,原来真的是她。”

    有人拿着自己手机里刚才拍下准备发朋友圈的照片仔细端详,随即发出大声惊叹。

    “没想到出来逛个街居然能碰到这等事,不过那小子是谁?能跟沈嫚妮借此机会认识,倒也算因祸得福了。”

    有人对李浮图表达羡慕,似乎在他眼里差点被撞死居然成了一种福气。

    玛莎拉蒂车主的身份曝光,整条商业街炸开了锅,不是东海市民没见过世面,实则富庶的东海市人放眼整个龙国都最具优越感,他们会如此兴奋,实在是因为他们嘴里的那个名字太过出众。

    沈嫚妮,国内超一线女星,在国际上也具有不俗的影响力,十六岁出道,因其如天使般无可挑剔的纯洁美貌以及空灵的气质一炮而红,其后的发展更是顺风顺水一路坦途。

    十七岁以全优成绩顺利考入被誉为明星摇篮的京都电影学院,还未毕业就被国内最大的娱乐公司时幕传媒抢先签下,在校期间参演四部大制作电影,所搭档的一线天王天后都对这个后辈赞不绝口。

    毕业后在时幕传媒的全力栽培下,沈嫚妮这个名字就如同风暴般裹挟不可抵挡之势席卷大江南北,到了今天,俨然已经超越了无数前辈,在暗潮汹涌竞争激烈的娱乐圈成功站稳了脚跟并且站在了最风光的位置上。

    连续三年获得米兰时装周的邀请函,去年全球最美百大面孔更是位列第五,成为唯一挤进前十的东方面孔。更关键的是,要知道这是一份完全由西方人评选的榜单!

    真正的天生丽质难自弃。

    也是对倾国倾城四个字的现实写照。

    ……

    当然,李浮图同志现在对这一切一无所知,他根本不知道距离自己几公分的位置坐着的是一个红的发紫的超级天后。他现在正捏着根烟悠哉悠哉的吞云吐雾,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是在别人的座驾里,也没有半分征询车主人意见的打算。

    心态之强大脸皮之厚可见一斑。

    从这家伙上车后,超级天后国民女神沈嫚妮的黛眉就没放松过,见这混蛋居然还堂而皇之的在自己车内抽烟,她更是怒不可遏,那刺鼻的烟味更是让她情不自禁产生跟对方同归于尽的想法。

    不过怎么说沈嫚妮也是位职业的演员,对情绪的掌控非常人能比,再三在心里提醒自己玉瓷没必要和瓦罐相碰后,她强迫自己将那个混蛋当做空气。

    “喂喂,银行过了。”

    李浮图似乎还打着那一千万的美梦,见错过一个银行忙不迭出声提醒。可他的话完全被掌握驾驶权的女人给无视。

    呵,还真以为会傻乎乎的给你一千万?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沈嫚妮心中冷笑一声,也不理会对方的叫嚷,加大油门,玛莎拉蒂在错综复杂的东海市街头左弯右拐,最后停在了一栋气派楼宇的地下停车场。

    身处幽暗静谧的停车场里,从始至终都表现得无比淡定的李浮图似乎察觉到一丝不妙。

    “你什么意思?这是哪?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接连发问的紧张样子让李浮图此刻确实像极了那种胆小如鼠的小市民。

    整个停车场此时悄无声息,没有围观群众,没有手机摄像头,沈嫚妮也不用再畏首畏尾,好整以暇的将车熄火,捋了捋足以给任何洗发水代言的柔顺青丝,嘴角翘起:“你一下子提这么多问题,你让我先回答哪个?”

    瞅着那张透着忐忑的脸庞,沈嫚妮脸上的弧度不禁再次扩大了三分。

    “你在害怕?刚才张嘴就勒索我一千万的勇气去哪了?”

    李浮图反驳道:“什么叫勒索,我那只是合理索赔,你不要血口喷人。”

    “好一个合理索赔。”

    瞅着这个强自镇定的家伙,沈嫚妮轻笑道:“你以为你是谁?还是身子是金子做的?哪怕就算是金子,也要不了一千万吧?不过你倒也是个聪明人,看出我有所顾忌所以才敢狮子大开口,可是现在呢?你还有底牌吗?”

    “你难道打算反悔?”

    李浮图强忍着笑,继续配合表现出一副慌了神的模样,他倒想看看这个娘们究竟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你不知道女人的话不可信吗?再者说,我好像也并没有承诺你什么。”

    沈嫚妮特别享受此刻反客为主的感觉,特别是看到面前这个家伙进退失据的模样,让她觉得比得了大奖还要畅快。

    “呵呵,你别以为跑了就可以不认账了,那里可是有摄像头的。”

    李浮图‘强笑’道:“并且还有在场那么多人看到了,他们都可以作证。”

    沈嫚妮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笑得花枝乱颤,发香还有体香随之在并不算宽敞的车内浮动,近在咫尺的某人自然首当其冲。

    听着那如玉珠落盘的笑声,还有那欺霜赛雪没有瑕疵的肌肤,李浮图不得不承认这个娘们确实独得上天的钟爱。

    好半饷,沈嫚妮才止住笑,“我说这位……、嗯、先生,你是不是才读完大学?对,是我撞了你,但谁看到了吗?他们最多能认出我的车,到时候我只要说把车借了出去,他们又能怎么样?至于路口摄像头,呵,那更简单了,这个社会看似复杂,其实也很简单,金钱能解决很多问题。并且今天这场意外,根本算不得什么大事。”

    其实如果自己不是公众人物的话,事情则更加简单。

    见对方听得一愣一愣,沈嫚妮心里叹了口气,厌恶感减轻了些许,终究还是年轻啊。

    殊不知真算年纪的话,她自己根本不比对方大。

    “这样吧,一千万我自然不可能给你,你救了那个孩子,对我也算是有恩,你把你卡号写给我,稍后我会让人转给你五十万,算是谢意。”

    沈嫚妮终究不是是非不分恩将仇报的人,虽然这个男人敲竹杠的做法很可恶,但一码归一码,要是今天没有他,那个孩子恐怕在劫难逃,即使公司运作最后能将她摘出去,但她势必会为此遭受一辈子的良心谴责,就凭这一点,这五十万她出的心甘情愿。

    归根结底,沈嫚妮能拥有今天的人气与辉煌,靠的不完全是得天独厚的外貌条件,还有并没有被纸醉金迷的生活所腐蚀的良善品性。

    事已至此,李浮图似乎打算认栽,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他将信将疑道:“我凭什么相信你不会再一次骗我?”

    沈嫚妮闻言一愣。

    “你不知道我是谁?”

    李浮图觉得好笑,纳闷反问:“你是谁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沈嫚妮认认真真打量了李浮图几秒,发现对方神情不似作伪是真的不知道她是谁后,不禁哑然失笑。

    她还以为是这家伙认出了她的身份所以才以此为要挟大开口,现在看来,对方不过是一个贪财的愣头青而已。

    她最怕那种欲图借她的身份大做文章的人,现在这层顾虑消失,沈嫚妮全身都放松了下来。

    “凭什么?就凭我是沈嫚妮。”

    她嘴角微微上扬,伸手缓缓摘下了那副一直挂在鼻梁上的蛤蟆镜。

    接下来的一刻,李浮图的瞳孔猛的收缩。

    恍惚间。

    他仿佛看到了阿芙洛狄忒走下了奥林匹克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