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碰瓷
    地府,创建于七年前,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势力成长为国际排名第一的佣兵团只花了短短几年的时间。

    无上威名,血骨铸就。

    这七年来,地府之众为人所不敢为,倒卖军火,刺杀大国政要高官,谋划小国政变,甚至国际局部战争都能看到他们的身影。

    这是一群疯子,也是一群妖魔。

    而作为这一群魑魅魍魉的领导者,你能指望号令地府的阎帝大人是一个古道心肠行侠仗义的英雄人物?

    要知道在这个年代,英雄可都早早的成了烈士了啊。

    换作阎帝常挂在嘴边的话来说,他们这群人死后,可都是能在地狱第十八层团聚的。

    李浮图也不知道自己今天为什么会对一个孩子破天荒的发了善心,或许是骨髓里尚存的一点人性作祟,他不想再深究,诚如他刚才所言,他不是蝙蝠侠,他是恶魔小丑,即使还没到那般偏执极端******的地步,但也远远和一个好人搭不上边,所以当他看到玛莎拉蒂的车主到现在还稳坐钓鱼台似乎对一切无动于衷,他心中的戾气逐渐升腾。

    美女的确有特权,但同时也要明白,死在阎帝手中的美女可不在少数。对他们这样的人而言,女人很多时候等同于发泄工具,不过是红粉骷髅而已。

    “你下来,还是我拽你下来?”

    李浮图眯起眼睛,言语中毫无怜香惜玉之意,要是换作那些自诩风度的绅士们在,一定会斥责这厮粗鲁无礼唐突佳人。

    眼看街道两边围观的人越聚越多,玛莎拉蒂的车主知道自己无法再装聋作哑。

    她深吸了口气,放下车窗,扭头看向车外的年轻男人,强自镇定道:“你想怎么样?”

    声线空灵,如山溪过涧如出谷黄莺,即使此刻显得有些生硬,但仍让人心神为之一荡。

    对方的美妙嗓音无疑再次印证了自己之前的判断,听到对方终于开了腔,李浮图脸色微微缓和了些,嘴角轻翘道:“这位小姐,好像是你撞的我,我才是受害者,你问我想怎么样?你难道不觉得你应该给我一个说法吗?”

    或许是因为李浮图俊朗的面相,也或许是因为他的语气还算和气,玛莎拉蒂的车主绷紧的身子下意识放松了些,看着那张比她的一些同行还犹有过之的英俊脸庞,咬了咬唇瓣,嗫嚅道:“你、你没事吧?刚才的事我不是有意的,我很抱歉……”

    “道歉能解决问题还要警察干什么?”

    李浮图不为所动,如果刚才对方能在第一时间诚恳认错,李浮图也不见得会为难对方,但对方在自己再三紧逼下才开这个口,难免有迫于无奈不情不愿的嫌疑。

    事已至此,阎帝觉得自己有必要为自己追求一个公道。

    玛莎拉蒂的车主显然也知道一句道歉不可能解决问题,轻轻吐了口气,“我愿意赔偿。”

    赔偿?

    李浮图一愣,随即莞尔一笑,深邃的眼神玩味的盯着那幅蛤蟆镜,“那说说吧,你打算怎么赔偿?”

    “我愿意赔偿十万给先生聊表我的歉意。”

    女人出手很是阔绰,哪怕在东海市,十万也并不算个微不足道的数目。

    现在女人的想法很简单,破财免灾,息事宁人。

    从这妞的玛莎拉蒂和身上非富即贵的气质李浮图早就知道对方不是普通人,开口就是十万他也不意外,换作普通人,自己也没受什么伤,得到十万块的赔偿也算是皆大欢喜,但李浮图却不打算这么善了。

    就冲着对方到现在还坐在车里的傲慢表现,他都觉得有必要给对方一个小小的教训。

    李浮图也不说话,就嘴角噙笑杵在那,显得高深莫测。

    被蛤蟆镜遮挡住的那双黛眉皱了皱,玛莎拉蒂车主再次开腔:“二十万。”

    李浮图神色毫无波动,将沉默是金贯彻到底。

    看来自己这是撞到碰瓷的了。

    女人咬了咬银牙,原本心头对那副长相本能的轻微好感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她厌恶的扭过头不再看李浮图,冷声道:“五十万,这件事我们就当没有发生过。”

    五十万,普通的升斗小民奋斗大半辈子都不见得能赚取的财富,现在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摆在李浮图面前唾手可得。难怪现在碰瓷这份行业发展得如此迅猛。

    李浮图也挑了挑眉,心里有些惊讶,看来这妞不是一般的财大气粗啊,五十万,如果放在黑市里,恐怕都足以买一两条人命了。

    轻咳一声,李浮图依旧没有回应,他打算看看对方的底线在哪。

    “做人不要得寸进尺!”

    李浮图的‘贪得无厌’显然让玛莎拉蒂车主的情绪跌宕起来,她俏脸紧绷,再次扭过头,冷声道:“你再继续纠缠,信不信我让你一分钱都得不到?”

    李浮图很干脆,耸了耸肩,简单明了的回了句:“我不信。”

    “你……!”

    女人差点没被噎着,看着那副油盐不进的无奈样子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这样一个趁火打劫的无耻之徒居然会冒着生命危险见义勇为?

    自己刚才怎么不撞死他?

    但气归气,事情总归要解决,自己如果现在要走对方虽然拦不住自己,但肇事逃逸的后果自己也承担不起,即使目前对这个混蛋恨之入骨,但发现已经有人开始打电话像在报警甚至还有人开始拿起手机拍照后,她不得不压抑住内心的怒火,紧咬牙关道:“你究竟想怎么样?!”

    只见那个杀千刀的混蛋懒洋洋慢腾腾的伸出一根手指。

    “一百万?”

    女人强忍住撞死这个混蛋的冲动,深吸了口气,冷冰冰道:“好,成交。”

    言罢,她就开始拿起放在副驾驶上的香奈儿限量版坤包。

    “等等。”

    李浮图不急不缓的终于开口,若无其事的淡淡道:“我说的是一千万。”

    “你说什么?!”

    饶是她现在确实不太在乎这些身外之物,但听到这个混蛋嘴里蹦出的数字,一时间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她怒极反笑,捏着足以让无数女性疯狂的坤包,冷笑道:“一千万?你怎么不去抢?!”

    换句当下很流行的一句台词,那就是她真的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一千万?

    别说这个混蛋现在看起来生龙活虎屁事没有。即使退一步说,哪怕、哪怕刚才她没有刹住车,恐怕自己也用不着赔一千万吧?

    就看他那全身上下不超过一千大洋的行头。

    一千万?

    他也配?

    女人的呼吸明显加重,如果眼神可以杀人,想必李浮图现在灰都不会剩下。

    “看来是没得谈了。”

    李浮图叹了口气,脸上看不到丝毫敲竹杠的羞愧之色,颇为遗憾道:“那看来只有等警察叔叔来为我主持公道了。”

    那只如同羊脂美玉的小手上有道道青筋开始显露,李浮图看在眼里,内心暗笑。

    场面僵硬了几秒钟,玛莎拉蒂的车主终究还是开了口。

    “上车。”

    声线如同万年寒窟里抖落的冰渣,让人不寒而栗。

    “你想干什么?”

    李浮图退后一步,“我是正经人。”

    生平第一次。

    沈嫚妮心里涌起了想要杀人的冲动。

    并且异常强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