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蝙蝠侠与坏蛋小丑
    超人。

    闪电侠。

    修道者。

    目睹车祸现场的人群中,不少人脑子里冒出一个个只应该出现在电影小说中的称谓。

    伴随着刺耳的摩擦声,在地上留下两道明显的痕迹后,玛莎拉蒂终于停了下来。

    而那个横空出世已经被现场群众划出普通人范畴的年轻男子仿佛没事人般,等红色轿跑停稳后,轻描淡写的抱着那个孩子从车前盖上跳了下来。

    看着玛莎拉蒂出现裂纹的挡风玻璃以及局部凹陷的车前盖,不少围观群众眼角一抽,更加肯定那个衣着朴素的青年不是凡人。

    还有的人怀疑这是在演电影,目光开始四处乱瞟,想看看周围是不是有摄像机。

    可他们注定一无所获,因为这场车祸确实是一件彻彻底底的意外。

    无论对谁而言。

    回国没多久,自己就被车撞了。

    只因为救一个孩子。

    李浮图将目光从玛莎拉蒂内收回,看向自己怀里的男孩,没有及时赶到的庆幸,也没有救人一命的自得,和男孩那双纯净的眸子对视,一时间竟然显得有些呆愣。

    今天的事情要是传了出去,那该在国际地下社会掀起怎样的轩然大波?

    地府的领导者,背负滔天罪恶累累血债的阎帝大人居然还会见义勇为?

    恐怕任谁听到了都会怀疑这是在说本世纪最大的黑色幽默。

    自己莫非真的良心未泯不成?

    李浮图嘴角扯了扯,见那个女郎终于反应过来已经朝这边匆忙跑来,他缓缓将怀里的孩子放下。

    “以后别这么调皮了。”

    他捏了捏男孩的脸蛋,直起了身。

    “田田,田田,你没事吧?!谁叫你乱跑的?!你是不是要吓死妈妈?!”

    匆忙跑来的女郎紧紧将孩子搂在怀里,眼眶含泪,上下不断打量手也在男孩身上乱摸,唯恐孩子哪里出现了损伤,舐犊之情溢于言表。

    李浮图静静的看着,眼神破天荒显露出几缕哀伤,虽然浅淡,但却无比真实。

    “放心吧,孩子没事。”

    半饷,或许想等女郎自己确认一遍,李浮图才静静出声。

    “谢谢,谢谢你……”

    女郎紧紧握着男孩的手,站起身不断对李浮图躬身道谢,语气颤抖,带着哽咽,感激之情发自肺腑。

    如果今天不是这个青年出现,自己孩子的下场她根本想也不敢去想,这份恩情如同再造,只要对方有要求,她愿意竭尽所能的去满足。

    只是让她觉得意外的是,对方似乎根本没有一点索取回报的打算。

    “孩子还小,以后还是注意点好,不是每次都能如此幸运的。”

    不住点头的女郎并没有发现李浮图眼中的自嘲。

    “田田,快谢谢大哥哥。”

    女郎拉了拉儿子的小手,或许是尚且少不更事,刚在生死边缘徘徊了一把的男孩颇为镇定,只不过妈妈刚才失态的举动让他意识到自己或许是做错了事,心里有些害怕。

    “大哥哥,你是像蝙蝠侠那样的大英雄么?”

    男孩怯弱的抬头,他仍然记得不久前被这个大哥哥护在怀里那种比在爸爸怀里还要舒服的感觉。

    男孩还小,不知道这种感觉叫安全感。

    大英雄?

    听到稚嫩的童声,李浮图一愣,随即哑然失笑。

    自己是英雄?

    这或许要比拉灯大叔评上了诺贝尔和平大奖还要可笑。

    “恰恰相反,大哥哥是和小丑一样的坏蛋,但是坏蛋也有心情好的时候啊。”

    李浮图摸了摸男孩的头,不再理会听到他的话而愣神的女郎,转身走到导致这场意外的源头边。

    “这位小姐,莫非你想一直躲在车里不成?”

    他伸手敲了敲车窗,态度还算友好。

    虽然彼此的初见场景确实有点差强人意,可是当他躺在对方车前盖上透过那层玻璃时,他已经可以肯定车里面坐着的是位能评得上九十分的极品美女。

    哪怕有副蛤蟆镜遮挡住了对方的全貌。

    这是李浮图这么多年阅尽各国佳丽所养成的对眼力的自信。

    或许是隔音效果太好,也或许是对方还因为刚才的意外没有回神,李浮图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如今确实是个看脸的社会,有不少什么都不会的废物凭借一张脸就能在娱乐圈混得风生水起,但这并不代表着仅仅因为是位美女,自己就要一声不吭的放过对方。

    虽然对方也是无意之失没有什么主观恶意,但李浮图觉得被撞了一下的自己有资格也有理由接受来自对方的歉意。

    如果没有自己,或者只是一个热心肠的普通人,今天这场意外怎么也得以带走一条人命收场,而玛莎拉蒂的车主也将承担不小的责任,一句道歉,李浮图觉得自己的要求并不过分。

    但玛莎拉蒂的车主似乎不这么认为。

    她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小孩会突然蹿到马路上,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最后撞到的换成了一个男人,但有一点她很清楚。

    因为一时心急,自己闯下了大祸。

    看着周围朝着自己座驾指指点点议论纷纷的人们,哪怕开车都戴着一副蛤蟆镜的女人咬紧了唇瓣。

    她确实是赶时间,但也没料到自己会如此倒霉,不过不幸中万幸的是,结果并没有想象中严重,至少从表面上看,没出现大的伤亡,那孩子没事,那年轻男人也行走正常,按照正常发展,自己最多赔点钱了事,钱对她而言不是问题,但让她为难的是,她是公众人物,如果被认出来,肯定会形成巨大的舆论影响,她甚至可以想象到明天甚至是下午各大媒体网站都会以自己肇事撞人的消息当作头版头条,到时候她的那些竞争对手会如何借题发挥以及看热闹不怕事大的水军会发出怎样恶毒的抨击她都无法预料。

    任何人的成功都是辛酸与苦累堆砌出来的,她也不例外,没人愿意好不容易打拼的一切如此轻易的毁于一旦。所以她哪怕听到了对方叫她下车,她也没做出任何反应,双手死死抓着方向盘,因为太过用力,本就白皙如玉的指尖近乎失去血色。

    但是遗憾的是,当鸵鸟根本无法逃避现实。

    “下车。”

    透过车窗传来的敲击声愈加沉闷。

    半天得不到回应,李浮图耐心渐渐消耗殆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