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八章 被破发
    戏剧性的第一局,让现场巴格达蒂斯的支持者看的那叫一个兴高采烈,而支持潘西齐的中国观众则哀叹连连。可以说,刚才结束的那一局,已经和双方的技战术水平没什么关系了,运气几乎主导了整局比赛的走势。

    作为既得利益者,巴格达蒂斯自然也是十分高兴的。职业球员,往往都是十分迷信的,赛场上很多异常的情况,都会被他们解读成是对比赛的某种预兆。而第一局连续不断的运气球得分,巴格达蒂斯想当然的觉得,自己是这场比赛获得上帝垂青的那一方。

    本来就觉得自己的实力要远远强于潘西齐,现在又有了幸运的加持,此刻的巴格达蒂斯,觉得这场比赛的结果应该没有任何悬念了。自信心爆棚的他,决心在接下来潘西齐的发球局,就直接了当的发起进攻!

    果然,潘西齐在自己的第一个发球局中,遇到了本届美网自资格赛以来最大的挑战。之前的比赛,潘西齐还没有丢掉过哪怕一个发球局。然而现在,曾经固若金汤的发球局,在巴格达蒂斯自带命运光环的疯狂攻击下,显得岌岌可危起来。

    第一分的一发,潘西齐发出了一个出界球。按理说这种失误很少会出现在潘西齐的发球中,然而经过刚才那一局,潘西齐也隐隐觉得哪里有些不对起来,走神之下,网球的飞行轨迹比预计的要长了一点,将将出了边线。

    第二发球,潘西齐稍微收了点力,保证了发球的成功入区。这个球虽然绝对球速下降了,但在潘西齐特意施加了强烈的上旋,以增加对方直接进攻的难度。

    平常情况下,这是一个几乎不会给对手进攻机会的合格的二发,可现在的巴格达蒂斯,根本不能以常理度之。面对高高弹起,迅速飞至自己胸口之上的网球,巴格达蒂斯完全不管不顾,一个原地跳步,十分自信的做出了一拍正手侧身下压回球。

    这个球的击球难度不是一般的高,一般的选手打这种球,十次里能成功一次就不错了。然而此时的巴格达蒂斯,居然做到了。网球在他的暴力正拍镇压之下,凶狠的砸向了潘西齐的脚下。

    面对对方这种搏杀式的接发球,潘西齐也吓了一跳。按道理说一般都是安德森那种巨人型的选手在面对上旋球时会选择直接下压,因为他们身材实在太高了,一般的上旋高度对于他们来说反而是十分舒适的击球区。

    可巴格达蒂斯也就一米八左右,虽然加上了起跳,但要打这种球还是太勉强了。可现在再看回球效果,却是出奇的好,巴格达蒂斯的这个回发球,直接将潘西齐逼入了绝境。

    面对来势极快的网球,潘西齐已经没有足够的时间闪出身位进行回球。无奈之下,他只能利用一个反弹球将球快速处理过去。要是在以前,以潘西齐精妙绝伦的手感,即使是反弹他也能完成的无懈可击。然而今天,不知为什么,心理受影响的他手上的感觉似乎也有些不对了,送出的反弹球飞行弧度比以往要高出一些。

    虽然高的不多,但这还是让巴格达蒂斯抓住了机会。他在接发球强攻之后,直接就随球杀到了网前。面对潘西齐的反弹球,一个干净利落的网前截击,顺利收下这一分。

    算上这一分,开场以来,巴格达蒂斯已经连拿五分了。对于顺风顺水的巴格达蒂斯来说,这算不上什么,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一分都不想让潘西齐拿到。然而对于深夜观看潘西齐比赛的中国观众来说,却显得意义重大。

    “果真是个水货啊!还以为说出那样的大话,必定有几分本事,没想到这才第二轮,就现出原形了。”一些抱着看笑话心情的观众,已经在畅想潘西齐输球后的场面了。

    经过这次成功的接发球抢攻后,巴格达蒂斯更加认定了自己战术的正确性。无所顾忌的他,此刻完全没有将潘西齐的发球放在眼里,打得更加的疯狂起来。

    面对对方犹如疯狗似的打法,潘西齐有些无语了。按理说巴格达蒂斯不应该打得如此激进,可现在看起来,他这明明是在进行搏杀啊。但更让潘西齐郁闷的是,对方的搏杀成功率,实在是太高了。

    虽然接下来的一分,潘西齐凭借一个角度刁钻的平击发球,取得了直接得分。然而巴格达蒂斯又是接连两次风险极大的接发球抢攻,直接将比分拉开到了40:15。

    面对两个破发点,潘西齐一时间还真有些不习惯。之前都是他在不停的破发别人,现在可倒好,在自己的发球局中,他也被逼到了悬崖边上。

    第一次感觉有点小紧张,心跳也微微加速,潘西齐发现自己的身体有些僵硬起来。

    “哎,看来大场面还是经历的太少啊!”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潘西齐不禁在内心自嘲了起来。

    尽力让自己紧绷的身体放松,潘西齐发出了一记208公里的ace球,成功的躲过了第一个破发点。然而危机还没有过去,第二个破发点,潘西齐的一发直接下网了。

    面对潘西齐的二发,巴格达蒂斯犹如饿极了的野兽嗅到食物的味道一般,眼里绽放出兴奋的光芒。只见他往前上了一小步,将身体压的低低的,两脚以极高的频率跳动着,时刻准备对潘西齐的发球发起致命一击。

    巴格达蒂斯这种意图明显的接发球准备动作,也确实给潘西齐带来了一定的心理压力,本来就僵硬的身体甚至有点发起抖来。如此之下,无法对身体进行精密控制的潘西齐,发出了一个质量不高的二发,没有给巴格达蒂斯形成任何的威胁。

    眼见自己恐吓的目的达到,巴格达蒂斯兴奋的一个双手反拍暴抽,直接攻击潘西齐的直线空档。随即脚步不停的他,三两步之间就来到网前,将潘西齐可能的回球线路全部封死。

    面对对方强势的封锁,有些丧气的潘西齐一记发泄式的正手暴击,直接回球下网了。

    “2:0,第一盘,巴格达蒂斯领先!”裁判有些冰冷的声音,在提醒着潘西齐,自己的发起局,被破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