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五章 巧妙脱身
    在得知自己的第二轮对手是巴格达蒂斯后,潘西齐第一时间上网搜出了06年澳网男单决赛,又津津有味的看了一遍。不得不说这真是一场精彩的比赛,特别是第一盘,超水平发挥的巴格达蒂斯一直压着奶牛在打,双方你来我往之下,联手奉献了无数的精彩回球。

    看着录像中犹自年轻的罗杰,潘西齐不禁感慨起时光的飞逝来。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了十一年,自己从一个懵懂少年,也已经变成了一个三十岁的大叔。再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罗杰却依旧处在网坛的巅峰,笑看一代又一代的年轻选手出道、成长、退役。对于自己偶像运动生涯的超长生命力,除了敬佩,潘西齐说不出其他任何话来。

    “快速的脚步移动、突击性极强的正手、容易失控的心态。”在看完这场精彩的男单决赛后,对于巅峰时期的巴格达蒂斯,潘西齐给出了这样的评价。

    不过现在毕竟是2017年了,巴格达蒂斯也早已不是那个翩翩少年,其各项技术能力自然无法与年轻时相比。因此对于马上要进行的第二轮比赛,潘西齐并没有太多的担心。

    但是对于这场比赛,潘西齐还是有着一丝别样的情绪的。毕竟巴格达蒂斯也算是自己青春时期一个记忆中的人物,与这样的人在场上对战,很容易勾起潘西齐对往日青春的追忆。

    不过潘西齐现在并没有太多的精力去关心比赛的事,因为来自国内的媒体,此刻正像是无头苍蝇一般,四处打探他的消息。经过一整天的发酵,潘西齐俨然已经成为了本届美网最受国人关注的球员,其关注度甚至堪比没有退役之前的娜姐。对于这样的一个新闻热点,自然没有一家媒体肯轻易放过的。

    虽说在那天的采访之后,潘西齐已经当场放话本届美网结束之前不再接受媒体的访问。可是媒体哪会乖乖听话,无法直接采访到潘西齐,那就去采访他的亲属、队友,深挖他背后的故事。

    就这样,平时与潘西齐亲近的那些人可算是倒了霉了。这些媒体也实在是神通广大,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弄到的地址,不仅混入了北京网球中心,企图了解潘西齐平时训练的情况;还摸到了潘西齐父母郊区的家中,将两位老人给烦的差点没心脏病发作。

    然而媒体的这些行为影响力仅限于国内,并不会对远在纽约的潘西齐造成任何困扰。可是不知道是哪位与卢彦勋熟识的球员说漏了嘴,无意间向媒体透露了潘西齐此时正与卢彦勋住在一起。而卢彦勋每年在美网期间的住处都是固定了,许多球员也都知道。顺藤摸瓜之下,这些媒体竟然找到了王大姐的住所!

    这一下可就热闹了,王大姐公寓的门口,不知何时突然出现了许多摄影机与记者,搞得周围的居民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幸好大楼还有门禁,不然以这些记者的本事,估计能直接上楼将王大姐家给包围了。

    无门而入的记者们,守在公寓门口倒也不着急。今天是美网的第三个比赛日,按照赛程潘西齐将在下午四点左右出场比赛。现在不过上午九点,潘西齐必定还未出门,只要他们耐心等待,就不愁得不到潘西齐。

    得知记者围上门的消息后,潘西齐气得鼻子都快要歪了。他明明已经很明确的和媒体说过不再接受采访,可这些媒体却压根当他是在放屁。而且以现在的舆论导向,这些记者明显就是要看他笑话的,又有谁会真心实意的关心他接下来的比赛。

    在屋里气急败坏的转了好几圈,潘西齐突然一拍大腿,决然的对卢彦勋说道:“这些记者这样聚在这里,会给王大姐带来很多麻烦的。要不我下去把他们赶走,如果有人不走的话我就报警,相信美国警察一定会管这事的。”

    说完后潘西齐便往门口走去,谁知刚走到一半,卢彦勋便一把将他拉了回来。

    “不行!你绝对不能露面。这个时候你出现在媒体面前,正是他们求之不得的事,到时候你再想脱身就没那么简单了。再说了,美国是一个言论自由的国家,狗仔队比大陆厉害多了。这些事,美国警察才懒得管呢。”卢彦勋直接否定了潘西齐的想法。

    “可是,总不能这么耗着啊!毕竟我们俩下午都有比赛,不可能不出门的。”潘西齐忧心的说道。

    “不用怕,山人自有妙计。”看着潘西齐,卢彦勋露出了一脸神秘的微笑。

    时间来到了下午一点钟,按照潘西齐的出场时间,这时候差不多该启程前往球场了。算准时间的媒体此时也是全神贯注的盯着大门,只要潘西齐一出现,就立即对其展开围堵。

    又过了五分钟,大门打开,背着球包的卢彦勋出现了,其身后还跟着一个人,头戴帽子脸戴口罩,将自己包的严严实实的,完全看不清其容貌。两人这一现身,记者们立即入如打了鸡血一般,将其团团围住。许多人七嘴八舌的开始问了许多不太友好的问题,也不管采访对象愿不愿意回应。

    卢彦勋两人对记者的问题并不回答,只是低头往前猛走。见此情形,记者们更加认定和他在一起的必定是潘西齐无疑,将所有的焦点全部都投在了那人身上。

    就这样,两人被一群记者围着渐渐走远,此时的公寓门口顿时空无一人。又过了一会,公寓大门打开,真正的潘西齐先是探头探脑的侦查了一番,在确认确实没人后,才松了一口气,急急忙忙的背着球包一溜烟的跑走了。

    再回到卢彦勋那边,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以后,卢彦勋两人突然停了下来。对着周围如狼似虎的记者,卢彦勋扯下了身边人的口罩,出现在记者面前的是一个中年女子的面孔,与潘西齐没有一点点的相似。

    自知上当受骗的记者们立即调头往公寓大门赶去,可这时早已木已成舟,真正的潘西齐已经坐上了前往球场的出租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