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四章 超级乌龙
    第二局,轮到潘西齐的发球局。由于上一局稀里糊涂的就丢掉了,巴西选手还满脑子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事情,因此在面对潘西齐的发球时,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既然对方展现了如此强悍的发球能力,潘西齐在这方面也不想显得太落于人后了。潇洒的抛球、挥拍,轻描淡写之间,潘西齐完成了自己的一发。

    此时巴西选手的眼神还有些迷离,可等他发现潘西齐已经完成发球时,再想做动作已经来不及了。没有任何反应,巴西选手被直接钉在了原地,眼睁睁看着潘西齐的发球直接落地飞远。

    “ace球,真没想到,本场比赛的第一记ace球居然是由中国选手发出来的!”场边观众显然对这样的结果十分意外。

    “208公里,天呐,我没有看错吧!中国选手怎么可能发出这么快的发球,显示器一定是出问题了!”巴西选手对潘西齐的这个发球更是感到不可置信。

    虽然不愿相信,但潘西齐的这个发球还是重新拉回了他对比赛的注意力。面对潘西齐的第二分发球,他终于将全部精力都集中在了接发球上。

    “外角,旋转不强,应该是平击球!”在对潘西齐的发球动作做出自己的解读的同时,巴西选手毫不犹豫的舒展身体,向左侧飞扑而去。

    不得不说,这个球巴西选手的预判是十分准确的。他判断对了潘西齐的发球线路,也及时做出了自己的回应。然而等他的球拍快要够到网球的时候,他突然惊恐的发现,即使自己做到了这个程度,居然还是有可能无法完成接发。

    原来这个球潘西齐虽然发的是外角,但是他发的是压线外角球,可以说已经将发球的角度达到了最大化。在这种情况下,巴西选手即使将身体展开到了最长的状态,还是离完成接发有一点点的距离。

    最终,网球重重的砸在了巴西选手的球网上,飞出了场外。巴西选手虽然还是碰到了球,但也仅仅只是避免再被潘西齐发出一个ace而已,还是无法改变被对方发球直接得分的命运。

    自己最为看重的发球无法得分,原以为对方很弱的发球却连连得手,在巴西选手看来,很难说还能有什么事情比这个情况更打击他的自信心的。要知道在发球这项技术上,他自认为不逊色于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发求高手。可现在面对一个比自己矮了许多的中国球员,他却完全落于了下风,这让他又如何能够接受呢。

    终于,在第三个接发球中,他总算是成功的将潘西齐的发球给接了回去。然而这个接发球,其实还不如直接失误。因为这个球高高回到潘西齐的网前后,迎接他的只能是潘西齐无情的网前高压。

    很快,在充分展示了自己的发球能力之后,潘西齐顺利保下发球局,将第一盘的比分改为了2:0领先。

    接下来的比赛,简直成了开始这两局的翻版。巴西选手的发球局,任你发球再强再快,潘西齐总是能够稳稳的将球回过去。虽说并没有太强的回发球攻击性,但也不会让巴西选手处理起来感觉有多舒服。

    而巴西选手虽然比第一局的表现要好上不少,起码不会上来就直接失误了。但在与潘西齐打起多拍以后,他就悲催的发现了自己笨拙的脚步移动实在是太拖后腿了。

    在潘西齐几乎没有怎么施展自己灵活步伐的情况下,巴西选手已经被调动的满场飞奔,摇摇欲坠。相持到最后,要么是潘西齐打空挡直接得分,要么是巴西选手气急败坏之下直接进攻失误。总之,最后的获胜者十之**都是潘西齐。

    而到了潘西齐的发球局,情况就显得要简单许多。面对潘西齐球速快、角度刁的发球,巴西选手显得没有太多的办法。毕竟发球能力强并不代表着接发球能力就一定强,在没有与自己发球相匹配的接发球的情况下,巴西选手在潘西齐的发球局是很难有所作为的。

    不过凭借着自己比普通人长处一截的手臂,巴西选手倒是没有让潘西齐发出太多的ace球。然而相应的是,本场比赛潘西齐发球直接得分的情况要增多不少。这也就意味着,巴西选手的接发其实大部分都是在做无用功而已。

    6:0,6:1,在潘西齐有意放水的情况下,巴西选手避免了连吃两个鸭蛋的厄运。到这时候,现场观众也明白了这将是一场一边倒的屠杀。刚开始对巴西选手的不满转变为了对弱者的同情,每当巴西选手打出好球时,全场观众都会报以热烈的欢呼声,虽然这样的机会并不太多。

    就在拿下第二盘最后一分后,潘西齐兴奋的握了握拳头,便走向网前要与对方握手致意。谁知道这个动作一出,全场观众一阵惊呼,就连巴西选手也惊讶的长大了嘴巴,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哇靠,不就是赢了场比赛嘛,这些观众有必要反应这么大吗?”潘西齐觉得大家的反应有些反常。

    然而伸手等了半天,巴西选手似乎还是没有上前握手的意思,而是瞪着大眼睛看着潘西齐,似乎在问他:“你是真的要这么做吗?”

    正当潘西齐有些不耐烦的时候,裁判走了下来,来到潘西齐的身边。他十分惊讶的向潘西齐问道:“mr pan ,do you

    want to quit the match ?why you wont play the third set ?”

    潘西齐此时还有些奇怪,裁判怎么这么主动,这就等不及下来要和自己握手了吗?由于裁判的英语说得太快了,潘西齐那个烂听力,自然没有听明白裁判在和他说些什么。

    出于礼貌,潘西齐朝裁判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笑的那叫一个没心没肺。

    面对潘西齐如此诡异的举动,裁判觉得更加奇怪了。他十分确定的是,潘西齐好像并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什么。于是他放慢语速,又将之前的问题重复了一遍。

    这一次潘西齐虽然还是没听懂裁判在说什么,但他还是清晰的听到了“third set”这个词。想了一会儿,潘西齐突然脸色大变,一拍脑门大喊了一声:“我靠,老子忘了大满贯是要打三盘的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