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 奖金分配
    “先生,先生请你醒一醒。”

    随着一阵紧促的摇晃,醉酒的潘西齐渐渐的醒了过来。睁开眼一看,酒吧的服务员正用力的推着他,满脸焦急,看样子已经推了好一会儿了。

    “我,我这是在哪啊?”感觉脑中一阵混沌,潘西齐迷蒙着双眼问道。

    “这里是迷情酒吧,现在我们马上要打烊了,所以请麻烦先生你结个账。”服务员有些无奈的说道。这个客人在这已经睡了几个小时了,眼看快要关门了还没有醒的意思,不得已之下,只好把他叫醒了。

    “哦,我怎么还在这啊。对了,那位姑娘呢?”潘西齐看了一会,这才想起自己醉酒的事来。

    “您问的是那位和您聊天的姑娘吧?她见您睡着,没过多久就走了。不过她已经把自己的酒钱给结了,因此您只需要付自己的就行了。”服务员答道。

    “走了?也是,萍水相逢的,她也犯不着留下来照顾我。哎,还以为晚上有个艳遇呢,都怪自己酒量不好,居然睡着了。”潘西齐用力的敲了敲脑袋,想让自己更加清醒一些。

    匆匆结了酒钱,潘西齐又是一阵肉痛。这就吧里的啤酒,一小瓶就得五六十块,十瓶下肚,五六百又没了。合着今天晚上光是吃吃喝喝,就花了快两千块钱,对于潘西齐的消费水平来说,实在是太奢侈了。

    “看来以后还是没事不要出来过夜生活了,这也太他妈费钱了!”潘西齐心中一阵懊悔,拿上背包匆匆离开了酒吧。

    此时已经快到夜里两点,地铁早已停运了。潘西齐在路边打了一辆出租车,便往酒店赶去。要知道明天一大早他就得起来赶飞机,这个点回酒店,说实话也睡不了几个小时了。

    在车里悄悄拉开背包拉链,往里探了一眼,潘西齐发现小蓝和小绿正抱成一团,互相把对方当做枕头,睡得可香了。看来这两个小家伙今晚可算是吃过瘾了,这不睡着了嘴边还时不时淌出点口水来。

    “这两个坑货,老子都快被他们吃穷了。还说什么为了测试屏蔽仪器,我看明明就是冲着吃的才出门的。以后可休想让我再带他们出去!”又想起自己的钱包,潘西齐再次心痛的发起了牢骚。

    回到酒店,潘西齐将背包丢下便冲向卫生间,准备洗个澡。现在的自己,满身酒气再加上汗臭味,不洗澡实在是睡不着。脱了衣服,对着镜子照了一下,潘西齐突然被下了一跳。

    原来他从镜子里看到,自己的右半边脸颊上,正印着一个鲜红的唇印。看那颜色,不正是和自己聊天喝酒的那个大姑娘嘴上的口红吗?

    “妈呀,居然趁我睡着了轻薄我,我以后还怎么见人啊!”潘西齐一声哀嚎。

    “现在的大学生,真是一代不如一代。既然要亲我,明着来就是了,为什么要等我睡着了才动口?人和人之间说好的诚信都去哪了!”手指轻轻摩挲着那个唇印,潘西齐脸上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想象着美丽女孩嘴唇印在自己脸颊的样子,潘西齐脸上不禁一阵发烫。虽说已经不是黄花大闺男,但潘西齐已经好久没有女朋友了,男女之间如此亲密的接触,早就忘得一干二净。因此今晚的奇遇,倒也让潘西齐心中翻江倒海了一阵子。

    对着镜子傻傻的看了半天唇印,潘西齐才吃吃一笑,有些恋恋不舍的用水将唇印洗去。在他想来,今晚的这件事情,算得上他人生中为数不多的一次艳遇吧。

    痛快的冲了个澡,潘西齐倒在床上立马就睡着了。第二天早上,潘西齐早早便起了。虽说因为宿醉脑袋还是有些疼,但要赶飞机的他也管不了这些了。匆匆收拾一番后,拖着行李箱便往机场赶去。

    这一次过安检,潘西齐心中依然有些担心。但等到背包通过机器之后,依然没有任何情况出现。看来外星狗有信心跟他出门,其高科技还是很值得信赖的。

    这次成都比赛,让他充分享受到了有外星狗随行的便利。由于不再受限于急救胶囊的数量,每天比赛结束后他都会让外星狗进行一次身体康复。在这种顶级的医疗服务下,潘西齐每天都能够以最为饱满的身体状态迎接全新的比赛,一般选手长时间连续比赛出现的身体疲劳对他也没有造成任何困扰。

    两个多小时后,飞机顺利降落在首都国际机场。回家将两只外星狗安置好后,潘西齐并没有在家里休息,而是开车直接往北京网球队赶去。

    到了队里,潘西齐直奔徐主任办公室。对于潘西齐的出现,徐主任显得有些意外。

    “哟,这不是小潘吗?你今天不是刚回北京,按理说应该在家休息啊?怎么着,难道又和上次一样,比赛结束就要立刻恢复训练?”徐主任赶忙招呼潘西齐坐下。

    “嘿嘿,这不是出去比赛好久了,想尽快回队里看看嘛。另外,还有一件事想当面请示一下领导。”潘西齐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我就知道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快说吧,究竟是什么事让你这么着急回队里?”徐主任一副早就看穿潘西齐的样子,笑着回答道。

    “嗨,就是关于比赛奖金的事。之前我打的比赛少,奖金数额也少,队里一直没和我提这件事。听说国家队队员的比赛奖金每年都要按比例上交队里的。按我想来,咱们北京队应该也有类似的政策吧?”潘西齐关切的问道。

    “咦,你居然问的是这件事。”对于潘西齐的问题,徐主任显得十分吃惊。

    “怎么,难道咱们队里没有相关规定,还是说奖金必须得全部上缴?”看徐主任的反应,潘西齐吓了一跳。

    “嘿嘿,这怎么可能,我们北京队是培养网球人才的地方,又不是周扒皮,怎么会做出那样的要求。只是让我意外的是,你还是第一个主动向我询问奖金分配方案的队员。”徐主任笑着解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