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 晋级正赛
    (年总算过完了,整个过年期间基本就没什么时间正常更新,真是对不起大家。现在生活回归正轨,每天更新应该能够保证,希望大家继续追下去。太监那是绝对不会的!)

    这位印度小朋友,这已经是他参加的第三项希望赛资格赛了。前两次他都是打到资格赛最后一**亏一篑,与正赛仅仅一步之遥。因此现在他与潘西齐一样,也还没取得任何一个世界积分。

    所谓事不过三,这一次自认为运气爆表抽到潘西齐这样的菜鸟,印度选手不打算再错过这个机会。他决定要让这个玩票的大叔好好看看,职业选手可不是那么好当的。

    仅仅不到四十分钟,连着两个6:0,在越南主裁的目瞪口呆之中,潘西齐顺利拿下了比赛。整场比赛,裁判甚至不记得印度选手到底有没有得过分。如果得过,估计也不会超过一只指数。

    希望赛本身就已经是网球职业比赛最低界别的比赛了,希望赛的资格赛更是底层的底层。对于潘西齐来说,这种比赛简直就是浪费时间。

    要知道,全国大奖赛上他打世界排名200多位的吴敌都是砍瓜切菜,更何况是根本没有世界排名的小孩。可怜那位印度小选手,开启职业生涯的梦想再一次被无情的打破了。

    比赛虽然轻松,但潘西齐下场后,全身上下还是湿透了。并不是说对手让他出了多大的力,而是越南的天气实在是太热了。虽然还只是五月底,但是其炎热程度已经直逼国内盛夏最热的时光。

    感受着阳光对皮肤的炙烤,潘西齐赶紧拿了块毛巾盖在头上,同时还往脸上撒了点水。毕竟只是希望赛,要指望向巡回赛中有球童递水撑伞那样的服务是想也别想的。

    虽然已经完成了比赛,但潘西齐还不能离开赛场,因为一个小时后,他还要继续资格赛第二轮的较量。想着自己还要在越南至少打六周的比赛,潘西齐眉头都快皱到一起了。

    “该死的,都怪咱们男子网球太弱了。要是像美国那样,直接给发张大满贯或者大师赛的外卡,一旦获得冠军,那得一下子捞够多少积分啊。到时候,什么比赛不能参加,那还用得着受这样的苦!”潘西齐在越南的赛场上居然对中国网球发起了牢骚。

    一个小时没有事做,闲极无聊的潘西齐溜达着来到了林腾的比赛场。与潘西齐赛场情况一样,林腾这边加上对手主裁也只是三个人。空荡荡的赛场不断的传来击球的声音,看来比赛还没结束。

    到了场边一看,潘西齐不禁乐了。原来林腾的对手居然是个大叔。这个大叔,和他不一样,可谓是货真价实,看着怎么也得有四十多了吧。

    “妈呀,这希望赛的资格赛,还真是什么妖魔鬼怪都能来参加。”心中感叹了一句,潘西齐开始看起比赛来。

    看了一会儿,潘西齐不禁也有些佩服起那个欧美大叔来。别看人家身材都有些发福了,但移动力量都着实不弱,底线基本功也十分扎实,感觉还是有一定的专业底子的。

    正因为如此,虽然林腾场面十分占优,但并没有像潘西齐那样砍瓜切菜般的秒杀对手。又过了大概二十分钟,随着大叔体力渐渐的跟不上,比赛彻底失去了悬念。林腾以两个6:2,也获得了自己的首场胜利。

    赛后,林腾和对手还在场地中央聊了起来。由于林腾多年的留美经历,因此英语交流对他来说完全不是问题。过了一会儿,相聊甚欢的双方才友好的拥抱道别。

    “我说你小子,叽里咕噜的在那说啥呢,感觉聊的还挺开心的。”潘西齐笑着给林腾递上了水。

    “嗨,没啥,就是问了问那位大叔的情况。他是个美国人,现在已经四十五岁了。青少年时也曾经专业练过网球,本来要成为职业选手。但后来家里企业需要他继承,也就放弃了自己的梦想。”林腾笑着说起了他了解到的情况。

    “哟,感情还是个富二代啊。怎么现在又想起来参加职业比赛了?”潘西齐登时来了兴致。

    “这不企业管理的不错,钱也赚够了,人生没什么追求了,就想完成最初的梦想呗。他自费参加希望赛已经一年多了,全球各国都报名,边比赛边环游世界。”

    “哇,这才是真正的人生啊!真是佩服佩服。”潘西齐顿时对那位大叔肃然起敬。

    “这也就是希望赛才能遇见这样的选手,等到了挑战赛,一个个都拼了命的想赢得比赛,那还会有这么多牛鬼蛇神。只能说,打到挑战赛,才算是真正的在职业网坛站住脚了。”林腾答道。

    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儿,便各自往下一轮比赛的场地赶去。

    接下来的两轮资格赛,潘西齐碰到的依旧是处于职业生涯最初期的青少年选手。虽说水平比印度选手强了一些,但在潘西齐看来,也是和业余选手没有太大的区别了。

    又是两个6:0,潘西齐在这一天中连续送出了6个鸭蛋,连胜三场顺利晋级希望赛的正赛。

    林腾虽然不像潘西齐那样夸张,但好歹也是知名网校的优秀学员,这种资格赛对他来说也是毫无难度。同样连下六盘,林腾也取得了正赛的资格。

    对于潘西齐来说,送出这么多的鸭蛋本来不是他的本意。但是苦于对手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若是刻意送分显得有点太不尊重对方了。因此在这种情况下,他也顾不上败人品了。

    就这样,顶着越南毒辣的太阳,潘西齐与林腾顺利的通过了资格赛的考验,成为了最后拿到八个正赛席位的幸运儿。

    坐着大巴回到酒店,一进屋两人就争先恐后冲进了浴室,痛痛快快的冲了个凉水澡。经过这一天的暴晒,潘西齐与林腾都觉得对方似乎黑上了那么一些。真是不敢想象,六周之后,他俩得被晒成什么样子。

    躺在床上,潘西齐从来没有向此刻一样想念北京的家。从成为职业选手开始,他一直都享受着北京队无微不至的照顾。而这次的越南之旅,才让他真正体验到了底层职业网球选手的艰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