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无比赛
    聊着聊着,不知不觉间大巴驶入了比赛的场馆。这次胡志明市举办的itf希望赛由于级别太低,因此在当地根本无人关注,再加上越南人对网球本就没什么兴趣,自然现场没什么观众了。

    看着空空荡荡的观众席,再加上有些破旧的球场,潘西齐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来到了某个偏远地区中学的网球场。毕竟要是在北京,随便一块专业网球场地的条件都要比这里好上不少。

    在球馆的入口处,参赛球员逐一进行了现场登记并领取了自己的对阵签表。此时的潘西齐,才意识到自己在这群平均年龄十六七岁的选手中间是有多么的扎眼。

    原来,在排队登记的人群中,几乎清一色都是青少年选手,偶有几个年长的应该也不会超过二十岁。而那些陪在他们身边,年龄明显不是一个层次的人,大都数和那位母亲一样,是陪孩子参加比赛的家长。

    希望赛,作为选手开启职业生涯的入门比赛,寓意是收获网坛未来的希望之星,参赛选手自然极为年轻。像潘西齐这种高龄参赛选手,一年也不见得能遇到几个。

    虽然感觉有些尴尬,但是潘西齐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此刻的他只想赶快打完比赛,获得足够的世界积分,好让自己能够真正加入到成年人的竞争中去。

    由于和林腾都没有任何的世界排名,因此他们要先参加希望赛的资格赛。资格赛连胜三场后,才能进入32签位的希望赛正赛。这就意味着,如果想要获得本次希望赛的冠军,潘西齐在一周的时间内需要连赢八场。而三场资格赛,需要在今天一天内全部打完。

    虽说一周内打如此多比赛对于一般职业选手算是不小的负担,但是参加希望赛的选手排名都是300位之后的,甚至是像潘西齐这样没有任何排名的选手,因此潘西齐对于比赛强度并没有什么担心。

    这一次在越南需要呆六周的时间,将近一个半月不能在家,这可着实让小蓝与小绿很不爽。潘西齐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说尽好话才安抚好这两个小冤家,并且从他们那抠出了两颗急救胶囊,以备不时之需。不过按照潘西齐的估计,这种程度的比赛,应该还不需要自己动用这么宝贵的胶囊。

    由于这是一站亚洲的比赛,参加希望赛的选手又普遍经费紧张,无法负担长途的飞行费用,因此现场选手欧美面孔极少,大部分被亚洲选手所占据。其中又以中日韩三国选手最多,占了整个参赛选手的七成以上。

    拿到对阵签表后,潘西齐发现自己资格赛的第一轮对手是一位印度选手,年龄只有十六岁,快要比潘西齐小一半了。见对手居然是个00后,潘西齐不禁感慨,网坛的更新换代实在是太快了。毕竟他开始关注网球的时候,网坛还是70后的天下。现在00后都开始出来抢市场了。

    按照签表的指示,潘西齐来到了6号场地,此时那位印度小选手已经在场边候场了。对于这位印度选手来说,原先拿到签表之后还有些忐忑不安,但看到潘西齐出现后,却瞬间变为了狂喜。

    原来,看到自己对阵选手年龄为三十岁后,印度选手极度怀疑是组委会搞错了,把对手多打了十岁。然而,当他看到潘西齐入场后,就确认潘西齐是三十岁无疑了。因为要说现在的潘西齐像二十岁,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

    而如此高龄的选手参加希望赛,在印度选手看来只有两种可能性。最大的可能性是潘西齐只是玩票的,一时兴起报名参加了本次比赛,想要过一把职业选手的瘾。另一种可能性便是潘西齐实力实在太差,打了这么多年还是无法通过希望赛的资格赛。当然这种可能性他认为几乎没有,因为世界上不会有如此疯狂的人存在。

    这样的话,就意味着自己第一轮对手是个大菜鸟,晋级下一轮自然轻而易举。一番分析之下,印度小选手认为自己对这场比赛的胜利简直是手拿把攥,没有任何问题了。

    比赛时间快到了,此时的6号场地,除了潘西齐与印度选手外,居然没有第三个人的存在。这让潘西齐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场地了。可再三确认签表,明明就是这里没错。看印度选手不慌不忙的样子,似乎应该也没什么异议。

    又过了一会儿,眼看比赛要开始了,潘西齐有些忍不住了。正当他想要离开找个工作人员问一问时,一位身着裁判服的男士走进了球场。只见他先是不慌不忙的爬上了中间的裁判椅,随即招呼潘西齐二人来到身前。

    这位裁判看着像是越南本土人士,开始用有些奇怪口音的英语宣读起赛前注意事项,并提示二人进行挑边。对于潘西齐那蹩脚的英语听力来说,裁判说的他压根没听懂几句。但看对方的手势,他也能猜个**不离十。

    双方挑边后,越南裁判便示意两人进行赛前五分钟练球,完了开始正式比赛。

    听到这个后,潘西齐可算是傻眼了。现在的网球场上,除了他和印度选手外,连同裁判才三个人。就这样要开始一场itf的正式比赛,实在是有些让人难以置信。没有观众就算了,好歹球童和司线也得配几个啊。

    把自己的疑问用超尴尬的英语向裁判沟通后,裁判鸡同鸭讲了半天,潘西齐才大概弄明白了,原来这样级别的希望赛并没有司线,也没有球童,球场上的一切事项都由主裁判进行裁决。

    见潘西齐那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印度小选手更加确定,对手就是个玩票的菜鸟,连这些基本的常识都不懂。对于接下来的比赛,他取胜的信心又增强了不少。

    “无关众无司线无球童,这就是标准的三无比赛啊。这么寒酸的职业比赛,也真是让人开眼了。和刚结束的大奖赛相比,这简直就是业余到不能再业余了。”心中无力吐槽着,潘西齐的第一场国际比赛开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