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 偶遇同胞
    两周后,潘西齐与林腾两人拖着行李,独自踏上飞往越南的航班。虽然之前没有出过国,但是潘西齐觉得自己以后迟早要出去走走,居然提前把护照给办好了。如此一来,倒省了不少麻烦,接下来的报名手续也比较顺利,在开赛之前,潘西齐二人如愿获得了本次越南希望赛的两张资格赛外卡。

    在飞机上,潘西齐完全没有首次出国的兴奋感,反而是不停的咒骂着北京队负责给他们安排本次参赛行程的工作人员。原来,为了最大限度的节省经费,队里给他们定的不仅是经济舱,而且还不是北京直飞胡志明,需要在广州转机。

    这样一来,机票费用就能省去大半,但可就苦了潘西齐和林腾了。原本直飞只需要不到六个小时,可现在,加上在广州机场耽搁的时间,整个行程逼近十八个小时。

    坐在狭窄的座位上,潘西齐觉得自己的屁股快要石化了。看一旁的林腾,似乎也十分的不好受。想想也对,作为林氏集团的公子哥,什么时候遭过这种罪。要是让林飞知道自己的儿子被这样对待,那还不得赶紧定两个头等舱让他们享受一下。

    不过林腾自小离开父母,习惯了自己搞定自己的生活,不愿意一遇到困难就求助家里。再加上这是队里的安排,因此他也没有多说什么,就这么默默接受了。

    到了胡志明市,已经是半夜两点了,好在赛事组委会安排了接机服务,因此潘西齐二人倒免去了夜宿机场的尴尬。坐上那辆不知道多少年车龄的破旧面包车,窗外的一切都在提示着潘西齐他们已经到达了一个陌生的国家。

    到达酒店,潘西齐二人直接傻眼了。这哪里算得上什么酒店,简直就是一个小招待所。进入房间,虽说该有的东西都有,但看那破旧的样子,能不能照常使用可没人能够保证。

    “我说林腾,这条件也太差了吧。我看那些职业网球员,打比赛的时候住的都是五星级酒店,豪华得不得了啊。怎么到了咱们,就成了这个鬼样子了?你说我们是不是被带错路了?”潘西齐有些疑神疑鬼的问道。

    “应该不会,在酒店入口我还看到了本次比赛制定招待酒店的标牌。虽说我在美国打了许多青少年比赛,住宿条件也一般,但像这个程度的,还真没遇到过。”林腾摇着头说道。

    “这个比赛,真是让人印象深刻啊!真没想到咱们的第一次职业比赛就住这样的鬼地方,以后等你大叔出名了,可千万别和别人说啊,我可丢不起这个人。”潘西齐半开玩笑的说道。

    五月份的越南,虽然是大半夜,但依然堪比国内的盛夏。没过多久,潘西齐二人便已经浑身上下都湿透了。这时他们才发现,原来房间里居然没有开冷气。

    鼓捣了半天空调的遥控器,墙上的那台老式空调依旧没有任何动静,看来是彻底罢工了。幸好房间里还有一台落地风扇,勉强能缓解一下这种酷热。虽然已经是半夜,但两人热的实在睡不着,分别到浴室里冲了个凉水澡,才渐渐入睡。

    第二天一大早,两人又被热醒了。看着窗外火辣辣的太阳,潘西齐预计接下来的这几周,自己和林腾的日子不会好过。匆匆在酒店吃了并不算丰盛的早餐,潘西齐二人也顾不上菜品的味道,只求今天能够不饿肚子。

    用完早餐,潘西齐二人上了停靠在酒店门口的赛事大巴车,准备前往赛场。本次希望赛正赛签位32签,其中24人通过排名直接入围,剩余8个席位则是由资格赛产生。而参加资格赛的人数,更是达到了64人,因此比赛级别虽低,但参赛人数绝对不算少的。

    上了大巴车,潘西齐发现上面已经大半位置已经有人坐了。人数虽然不少,但是却十分安静,没什么人说话。再看这些乘客,脸上都带着疲惫之色,正眯着眼睛抓紧时间在车上补眠。看来这些参赛选手昨晚休息的也不怎么好。

    随意找了排空座位坐下,潘西齐与林腾不一会儿也开始觉得眼皮发沉。车里充足的凉气让他们感觉到久违的舒服,也难怪这些选手不自觉的陷入睡梦之中。

    过了一会儿,似乎又有两个人坐到了他们身边。隐隐约约中,潘西齐听到了两个人的对话。

    “宝贝,你趁现在赶紧休息一下,咱们昨晚那么晚才到酒店,压根没怎么睡。如果不休息好,今天比赛可不好打。”

    “知道了妈,只是我一想到今天的比赛,就有些紧张的睡不着,现在感觉一点都不困。”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回应道。

    “哟,中国人,看来是遇到同胞了。”心里想着,潘西齐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朝旁边看了一下。

    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中年妇女以及一个清秀的少年。看少年那样子,似乎比林腾还要小上几岁。见潘西齐醒来,中年妇女抱歉的说了声:“sorry。”

    “没事,你们也是中国选手吗?”潘西齐开口问道。

    见潘西齐开口说中文,两人有些意外。那位女子更是惊喜的问道:“您也是中国人。太好了,一大早就遇到同胞,好歹接下来也能有个照应。对了,这是我儿子,第一次出国打比赛。坐在您边上的也是您家孩子吧?看来这次组委会还不错,我原先以为不让家属随行,但没想到他们没怎么管就让我上车了。”女子说完还一脸庆幸的样子。

    听了那位母亲的话,潘西齐一脸黑线,不知该如何回答。看来对方把自己也当做是她一样陪同孩子参赛的家长了。看了潘西齐脸上的尴尬表情,那位母亲愣了一下,继续问道:“哦,不是家长吗?那您一定是教练吧。这种希望赛,有教练陪着来的,还真是少见啊。”

    见对方越猜越越离谱,潘西齐终于忍不住了,出口回道:“大姐,我不是家长也不是教练,边上这位是我的队员,我们都是参加这次比赛的。”

    “啊,不是吧!“听到潘西齐的回到,女子毫不掩饰的叫了出来,显然是感到很不可置信。

    似乎是觉得自己失态了,她赶忙平定心情,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有些失态了。只是您的年纪,看起来真是不太像参加这种比赛的选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