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 愤怒的吴敌
    北京队有史以来第一个双打全国冠军,这要是在以前,郑教练绝对是想都不敢想的。毕竟相对于男子单打偶尔还能有个闪光点,北京队的男双可谓是不折不扣的弱项。

    现在,看着站在最高领奖台上的潘西齐与林腾,郑教练意识到,这一切都成为了事实。然而虽然感到兴奋,但郑教练依旧克制着自己,因为真正属于北京网球队最荣耀的时刻,要到下午才能到来。相对于所有人都看重的男单,就姑且把这个男双冠军当做开胃菜吧。

    可以说,通过潘西齐前几轮近乎完美的表现,郑教练十分乐观的认为,不出意外的话,本次大奖赛的男单冠军也将花落北京队。虽然决赛潘西齐面对的是国内头号选手,卫冕冠军——吴敌,但是郑教练觉得潘西齐现有的水平已经远远超出了寻常中国男网选手的范畴,即使是吴敌也是无法与之相比的。

    人就是这样,在你弱小的时候,稍微一点进步都会让你欣喜若狂。但当你突然强大以后,以往觉得遥不可及的目标却似乎变得算不了什么了,又会自然而然的去追寻更大的目标。此刻的郑教练就是这样,但并不是他不知道满足,而是潘西齐就是有这种魔力,让人不自觉的对他充满信心与期待。

    然而此刻,作为国内第一人的吴敌,心情却并不怎么美好。

    在观看了潘西齐与张泽的半决赛后,虽说吴敌也承认潘西齐的确强的令人可怕,是近年来国内出现的少有的实力派。但是,吴敌打从心里就不认为自己真的会在决赛中输给潘西齐。

    除了作为国内最强选手那无人可比的自信以外,吴敌也从各方面分析了潘西齐与自己的优劣,而得出的结论是自己并不弱于潘西齐,甚至某些方面还是占优的。

    就拿移动来说吧,潘西齐在比赛中虽然移动脚步很快,但吴敌觉得以自己的移动速度,并不比潘西齐慢上分毫。潘西齐在组合球的控制上很合理,但吴敌可是号称国内底线技术最好的男子选手,在这方面又怎么会弱于他人。

    而吴敌认为自己本场比赛最大的优势,便是他比潘西齐小上好几岁的年龄。26岁的他正值当打之年,无论是体能还是身体状态,都处于人生中的巅峰。然而潘西齐已经年满三十了,虽说现在球员的运动寿命越来越长,但是潘西齐明显已经过了巅峰期。

    当一场比赛进入胶着状态时,双方的体能情况往往会起到最后的决定作用。因此吴敌认定,只要将比赛一直拖住,多进行底线多回合对抗,长久之下,潘西齐必然会被自己给拖垮的。

    综上分析,吴敌做出了自认为合理的判断,那就是即将到来的决赛,自己赢下比赛的概率至少可以达到六成。

    按理说这种分析结果应该能够让吴敌觉得安心,但现在他却有些恼羞成怒。

    原来,随着潘西齐接连的战胜国内第三人张志真以及自己最大的对手张泽,潘西齐在本次大奖赛的声望几乎达到了一时无俩的地步。甚至相对于他这个头号种子来说,都隐隐有压过一头的趋势。

    由于潘西齐每场比赛几乎都是取得碾压式的胜利,发球以及步伐又实在是太华丽了,几乎不像是国内球员能够做到的,因此每场比赛结束后都能收割不少现场观众成为粉丝。而随着这些新晋粉丝的卖力宣传,潘西齐在众人心中早已不是那个走后门的业余选手,而是摇身一变,成了本次比赛发挥最为出色,也是最有可能夺得冠军的选手。甚至有人断言,这次决赛,将是潘西齐新王登基,吴敌旧王退位的一场大战。

    要知道,头号夺冠热门,这个称号可一直是被吴敌给牢牢占据的。然而这一次,潘西齐却直接给抢了过去。这让一直放眼世界,将国内赛场视为自家后院的吴敌又如何能够接受。

    然而更让吴敌崩溃的是,决赛前,居然连自家教练都向自己表达了对于决赛的担忧。教练在看了潘西齐比赛视频后,竟然认为潘西齐的获胜面要大于自己。不仅如此,他还给出了让吴敌摆正心态,以弱者的姿态去冲击潘西齐的建议。

    教练的这些话,吴敌认为实在是可笑至极。自从多年前第一次登顶全国冠军,又有谁有资格让他成为弱者。虽然觉得无厘头,但教练的话也深深刺痛了吴敌高傲的自尊心。这岂不是说,连自己的教练都认为潘西齐要比他强吗?

    潘西齐,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潘西齐!吴敌决定,在决赛中,他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个狂妄自大的后来者,好让全国人民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国内网球场上的王者!

    就在吴敌因为外界的言论被激发出多年未有的愤怒与斗志时,他的对手潘西齐却在思考着其他的事情。

    球员通道里,还有十分钟比赛就要开始。吴敌此刻并不打算静静等待,而是不停的下蹲,跳步,为比赛做着最后的热身。在做这些动作的同时,他还时不时用十分凌厉的目光扫过正在一旁发呆的潘西齐。

    面对吴敌极富攻击性的窥探,潘西齐没有任何反应。此时的他,正沉浸在自己的小情绪里。

    “晚上就到与王嫱约定的时间了,到时见到她,是要直接向她表白吗?”潘西齐皱着眉头。

    “可是万一她到时候拒绝怎么办?那作为新任全国冠军,岂不是很没面子?”潘西齐有所犹豫。

    “应该不会吧,她肯定也是对我有意思的。不然为什么还特意让小吴送药给我,这不是在乎我是什么?”想到这里,潘西齐脸上微微一笑,眉头又舒展了开去。

    潘西齐这副又愁又笑的鬼样子,可着实让一旁的吴敌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不过吴敌明确能够感觉到,自己这个全国冠军,此时被潘西齐完完全全的无视了。

    “该死的,这个狂妄的家伙,一点的不知道尊重前辈。好吧,到时候就打的你跪地求饶!”

    “请双方球员跟在我后面一起进场。”正当吴敌心中愤恨不平时,工作人员的声音响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