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居然是发球上网战术,真没想到在这种比赛中居然能看到有人使用,看来今天的比赛还真是来对了!”一名观众在看到张泽干净利落的拿下这一分后,兴奋的喊道。

    “不错,张泽发球后的脚步衔接比之前似乎又更快了一些,看来从欧洲回来后,他也依旧没有停止这种新战术的练习。希望这一次,这个秘密武器能够助他度过难关吧!”江苏队教练似乎对张泽这个球的表现也十分满意。

    另一边,郑教练与林腾则开始紧张起来。他们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里显露的些许担忧。

    “教练,张泽这个发球上网用的真是太突然了,居然以潘大叔那样的判断力,事先都没有丝毫防备。如果接下来他反复使用这一招,我怕大叔他一时半会儿可不好应对啊!”林腾表达了对接下来局势的担心。

    “不得不说,张泽这一招确实太出人意料了。要知道在当今网坛,发球上网在球场上已经越来越少出现,纯粹的发球上网型选手更是早已绝迹了。这也就意味着,现在大部分选手对于这种打法其实是极为陌生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无法及时找到应对方法,确实很容易落于下风。毕竟一旦被对手抢住网前,可就没那么容易把球打过去了。”郑教练脸色也凝重了起来。

    郑教练所说的,确实正是潘西齐所面临的问题。张泽之所以会选择用发球上网这种逐渐被主流打法所淘汰的技术来对付吴敌,自然是有他自己的考量。

    以往与吴敌的比赛,虽然在身高力量上占据绝对优势,但是相比吴敌极其扎实的底线功力以及灵活的脚下移动。张泽的技术就要粗糙多了。

    因此比赛打到后半程,张泽往往会被吴敌拖垮,从而输掉比赛。

    想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在充分利用张泽身体优势的同时,还要避免与吴敌进行多回合拉锯战。自然而然,发球上网就进入了张泽与教练的视野,成为战胜吴敌的解决方案。

    然而国内并没有擅长这项技术的专业人士,为此江苏队不惜花费血本,在欧洲给张泽找了一位精通此道道的教练,对张泽进行特训。可以说,发球上网就是张泽此次欧洲冬训所带回来的秘密武器。

    本来是想留到决赛给吴敌一个大大的惊喜,但没想到半决赛遇到了潘西齐这个煞星,张泽使用寻常手段竟然有被他碾压的趋势。无奈之下,他只好提前一场把绝招给亮了出来。

    好在效果看来还不错,开场以来潘西齐的连续得分趋势终于被打断了。在网前截击得手后,张泽握拳大喊了一声“e on”,尽情宣泄自己开赛以来的郁闷,连右腿因为巨大压力而导致的疼痛也感觉不到了。

    “不错,发球上网的时机、角度都很合理,看来他确实下了功夫。如此一来,接下来他三不五时应该都会用这一招了吧。”潘西齐暗自说道,却不见他脸上又有任何慌乱神情,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想到了应对之法。

    看着潘西齐此时依旧没有表情的扑克脸,张泽彻底愤怒了。“现在还在给我装,接下来我就要看看,你到底是故意这样还是真的天生没有表情!”

    内心咆哮着,张泽发出了第二个球。与第一个球如出一辙,不追求极致落点,只是保证大角度,但是球速大大提升了。

    这一次球速依然达到了195公里,双脚刚落地,张泽又是毫不犹豫的朝网前冲去。

    “嗯”,感受到右大腿肌肉的刺痛感,张泽轻哼了一声。由于在往前冲的一瞬间,他的右腿需要对地面进行强有力的蹬踏动作,以提供身体瞬间往前的加速度。如此一来,右腿在这一刻所受到的巨大冲击力也是可想而知的。

    由于欧洲训练实在是太艰苦了,发球上网的第一步张泽又总是用右腿进行蹬踏,因此大腿肌肉终于超出了最大负荷,产生了轻微的拉伤。但好在伤势不重,并不影响张泽的正常比赛。

    可要是在比赛中频繁使用发球上网,那一切可就不同了。对于本来就有伤的右腿来说,这样的强度实在太大了。一旦没有控制好强度,就有可能使伤势加重。这也是为什么江苏队教练反复向张泽确认是否使用这一招的原因。

    不过这个时候张泽可管不了这么多了。第一球的良好效果极大的刺激了他的神经,对于他来说,发球上网已经成了他对付潘西齐的一大利器,又怎么可能因为一点小伤而放弃使用。

    在发出了二区外角球后,张泽闪电般的来到网前,站在了中间偏左的位置,从站位来看,重点是想要封堵潘西齐的那条小斜线。毕竟之前潘西齐用这一条线路的回球,可是让他吃了不少亏。

    及时到位的潘西齐,在观察了张泽的网前站位之后,也猜到了张泽的用意。既然知道了对手的意图,他又怎么会让对手称心如意呢。想也不想,单手反拍稳稳送出,潘西齐打出了一记直线接发球。

    这个球几乎是与边线平行的往对面飞去,如果一切顺利,有很大的可能会落在张泽这边的夹角处,完成一次漂亮的穿越。

    然而练了这么久上网战术的张泽,又怎么会对对手的这条线路没有防备。虽说他的站位主要是防斜线,但他现在的心神其实大半都放在了那条直线上。

    见潘西齐果然回出直线,张泽暗叫一声“来得好”,犹如雄鹰展翅一般,整个人将身体舒展到最长,奋力往右侧跃了过去。

    从场下看,张泽的这个动作实在是潇洒至极,这一刻,腾在空中的张泽,似乎成了一只飞鸟,在空中尽情的翱翔。

    由于早有预备,潘西齐回出球后,张泽的反应十分及时,因此潘西齐的回球虽然已经离张泽是最远的距离,但还是没有跑出张泽的网前控制区域。

    右手握拍尽力往前伸,在截击的一瞬间右手腕一勾,网球被张泽截击回了潘西齐的另一侧场地。面对这个球,潘西齐依旧没有去追,而是直接放弃了。

    “30:0,第四局,张泽领先!”

    落地还未站稳,眼睑见自己又得一分的张泽刚想握拳庆祝,却突然用手扶住了自己的右侧大腿,脸上露出痛楚之色。原来,在落地的一瞬间,他感受到了比之前强烈好几倍的疼痛,其剧烈程度让他终于不能再视而不理了。

    虽然只是一瞬间,张泽就忍痛强自站起,回身继续发球。但之前他的动作还是毫不无保留的落入了潘西齐的眼里。

    看着背向自己往底线走去的张泽,右腿依稀有些蹒跚,潘西齐眯起了眼睛,喃喃说道:“难道是受伤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