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最强选手
    全国网球大奖赛进行到第五个比赛日,各个项目的半决赛将全面开打。可以说,比赛已经到了最后的阶段,此时依然存活在签表中选手都已经做好准备,要向最后的冠军发起冲击。

    女子项目暂且不表,男单、男双两个项目,北京队居然独揽三个四强,成绩甚至超过了上海、江苏、广东等传统强队。北京队的异军突起不仅搅乱了原本强弱分明的国内男网格局,也让一些人意识到男子网坛可能要变天了。

    这其中,就包括了近几年稳坐国内男子第一人,号称中国最强选手的吴敌。要说吴敌,不得不说他的成功是一个十分励志的故事。作为一名身高仅有173,体重66公斤的选手,就算是普通人中这种身体条件也只能算得上是一般般,更何况是对身体力量要求超高的网球运动。从出道以来,吴敌就因为身体原因被所有人不看好,认为他在网球上是没有什么出路的。

    然而先天条件虽然不如别人,但吴敌决心通过后天的努力来弥补。平时训练中,吴敌对自己近乎于苛刻,总是要完成别人好几倍的训练量。比赛后如果感觉对哪方面不满意,他也会主动进行加练。就这样,吴敌练就了一身极为扎实的底线基本功,可以算得上国内技术最好的选手。

    吴敌与张泽几乎同一时间出道,年龄相近的两人称得上一生的对手。前些年,由于身体落后太多,吴敌对上张泽总是负多胜少。但是近几年,技术越来越精湛的吴敌渐渐压过了张泽一头。在连续好几次国内重大比赛中,他都是力压张泽获得最后的冠军。可以说,吴敌已经坐稳了中国男子网球的头把交椅。

    本届比赛,作为卫冕冠军的他,前几轮与张泽一样,几乎没有遇到什么挑战就进入了四强。吴敌本以为自己半决赛的对手会是老将伯言,却没想到伯言阴沟翻船,被一名北京队的小将给掀翻了。

    “林腾,才十八岁?看来北京队的人才培养还是做得不错的。我十八岁的时候,也只是将将能进个八强而已。”听了教练的介绍,吴敌感叹道。

    “嗨,你那个是全运会,几乎是所有选手最为重视的比赛,哪是大奖赛能够比的。你第一次参加全运会就进入了八强,已经十分了得了。接下来的两届全运会冠军,不都成了你的囊中之物吗?”教练笑着回答道,看的出来对于自己的得意弟子,他还是非常满意的。

    “教练,听说这次北京队有两个人都进了四强,另外一个似乎叫潘西齐,之前还上过报纸,闹得沸沸扬扬的。不得不说,北京队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啊。”吴敌说道。

    要知道,以往北京队只是中游球队,单打有选手能进个八强就算不错了。这次却一下子出了两个四强选手,自然让吴敌感到有些意外。

    “可不是嘛。那个潘西齐,八强战赢得可是张志真。要知道张志真为了准备这次比赛,还特意去欧洲集训了一段时间,看来是憋着劲想要打败你和张泽的。可没想到,居然连半决赛都没进,倒在了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手里。”教练对潘西齐的表现也是十分震惊。

    “这么说来,半决赛张泽可算是遇到块硬骨头了。也好,张泽经过一番苦战,等到了决赛,也算是对我有利了。”从吴敌的话可以听出,他认为本次大奖赛最后的决赛有很大的可能还是在自己和张泽之间进行。

    相对于吴敌,林腾可就没有这么大的自信了。虽说他年轻气盛,自认为实力也很强劲,但真要说击败当今国内第一人,还是觉得可能性不是太大。

    不仅是他自己,郑教练对于这场半决赛的结果也没有报太大希望。毕竟这次林腾面对的可是吴敌,不论是比赛经验还是技术的成熟度上,对方都要超过林腾不少。

    “林腾,四强的成绩队里已经非常满意了。接下来的半决赛,只管放开了手脚拼,不用去想结果。以你的年纪,总有一天,他们这些老队员要被你拍死在沙滩上的。”前往赛场的大巴车上,郑教练对林腾进行了赛前的鼓励,希望缓解他的紧张情绪。

    “教练,这个我知道,总有一天我一定会超过他们的。吴敌不是号称国内最强吗?我倒要试试看,究竟是他强,还是我潘大叔强。”林腾笑着回答。

    “嘿嘿,你那个大叔是个怪胎,估计没什么人能和他比的。不过今天看他接了家里的电话,就一直心事重重的,是不是家里有什么事啊?”郑教练看了一眼后排独自一人看着窗外发呆的潘西齐,有些奇怪的问道。

    说到潘西齐,林腾与郑教练似乎顿时心情放松了不少。不知道为什么,潘西齐就是有这种魔力,让周围的人对他充满着一种无所不能的信心。

    “他呀,可闯大祸了。等比赛结束回到北京,咱们可有好戏看喽。”林腾偷笑着回答,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

    原来,一大早潘西齐刚起床,就接到了家里爸妈打来的电话。电话一接通,父亲那火山爆发般的咒骂声就传了过来。听了半天,潘西齐才知道原来父母已经知道了他偷偷从原单位辞职的事。

    说来也巧,潘西齐为了不让父母怀疑,骗他们说这周单位出差,没有时间回家。谁知道他父亲在郊区的院子里种了一些蔬菜,最近正好可以采摘了。看着满院子的菜,潘爸爸心想着送点蔬菜给潘西齐单位领导,也好替儿子做点人情。

    这倒好,到了潘西齐原单位,却被告知潘西齐几个月前已经主动辞职了。潘西齐原来的主任还一顿冷嘲热讽,对潘西齐不务正业打网球的行为表示了自己的不齿。这下可把潘爸爸气了个半死,接下来也就有了一大早的夺命电话。

    好不容易安抚好了气头上的父母,潘西齐郁闷的挂掉了电话。

    “该死,单位谁这么大嘴巴,偏偏这个时候让他们知道了。看来,这次比赛结束后回家,只能向他们正式摊牌了。”看着车窗外的景色,潘西齐无奈的想道。

    没过多久,大巴便驶入了广州网球中心。看着熟悉的网球场,潘西齐摇了摇头,将脑中的杂念全都甩了出去。对于他来说,现在最为重要的是赢下今天的两场半决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