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张泽的危机
    “在广州举办的全国网球大奖赛今天决出了各个项目的四强。女单项目上,国家队金花包揽四强席位。其中天津队更是成为最大赢家,彭胖胖、张帅、王嫱全部晋级半决赛。。。。。。”

    “男单项目,上届冠亚军吴敌、张泽两盘横扫对手晋级,半决赛将分别对阵北京队黑马林腾、潘西齐。可以说,本届比赛最后的决赛很有可能重演去年的两强争霸。”

    网球大奖赛进行到四强阶段,中央五套的体坛快讯终于第一次播报了本次比赛的新闻。关于女单和女双的报道占据了这条新闻的绝大部分篇幅,男单的消息只是在最后部分草草带过,男双则压根没有提及。可以看出,在中国,女网的影响力要远远超过了男子网球。

    白天结束的男单比赛中,在林腾与潘西齐这两匹大黑马连续晋级四强后,下午出场的头两号种子吴敌与张泽没有让冷门继续发生,十分轻松的赢下了比赛。可以说,这两人的实力在现阶段的国内已经稳稳甩开其他人一个档次。

    对于头两号种子的晋级,外界自然认为是理所当然之事,并没有觉得有什么稀奇。因此,本届大奖赛的焦点全都放在了北京队的那两匹黑马身上。潘西齐也至首轮之后,再次成为众人谈论的焦点。

    然而此刻,在江苏队的驻地,现今国内排名第二,上届网球大奖赛亚军张泽心情却没有大家想象的那样轻松。白天的顺利晋级似乎并没有被他放在心上,双眉紧蹙的他显得忧心忡忡。

    在他的身边,除了江苏队的教练,还有一个大家熟悉的人。

    “泽哥,明天半决赛打潘西齐,你可要替我报仇啊!”那人开口道。

    “肖林,你第二轮和潘西齐交过手,就由你来说说他的特点吧。”江苏队主教练不容置疑的话语声响起。

    原来,这个人就是江苏队二号选手,在第二轮惨遭潘西齐蹂躏的“进攻型”选手肖林。由于他是江苏队唯一一位与潘西齐有过交手经历的人,因此教练特意让他参加张泽为明天半决赛所做的赛前准备会。

    “说吧肖林,我需要了解你所知道的关于潘西齐的一切。”张泽也开口了。

    似乎是想起潘西齐比赛中炸裂式的发球以及霸气的进攻,肖林脸上一阵后怕之色。直到张泽露出一丝不耐烦的神色,他才赶忙收拾心神,开始介绍起潘西齐来。

    “潘西齐,发球好,非常好!我感觉国内没有比他更好的发球选手了。他的那个发球啊。。。。。。”

    “行了行了,潘西齐的发球就不用你介绍了。光看发球排行榜他比第二名多了一倍还多的ace球数量,我们就知道他的水平如何了。你再说说他其他方面。”主教练直接打断了肖林。

    “进攻,潘西齐的进攻非常好!正手击球暴力,落点精确,单反则潇洒写意,变化多端。我感觉国内没有比他更强的进攻了。”肖林想了想继续说道。

    “哦,这么看来他是一个纯粹的进攻型选手喽?那移动是不是就稍微差一些?”教练开口问道。

    “不不不,他的移动也很好,非常好!我几乎没见过像他移动那么迅速的选手。我的进攻在他看来,根本都构不成威胁,就是因为他的脚下速度实在太快了。”肖林赶忙摇头道。

    “发球好、进攻好、移动好,难道潘西齐就没有什么弱点吗?”教练的语气有些沉重起来。

    “这个嘛。。。。。。,我实在想不出来。教练,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和他交手的情况,我再也不想回忆那场比赛了。”肖林十分郁闷的答道。

    “那我这么问你吧,我和潘西齐之间,你觉得谁更强?”一直沉默不语的张泽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这。。。。这。。。。”没想到张泽会问出这个问题,肖林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见肖林似乎有些难以启齿,张泽放松了语气,劝慰道:“放心吧,你就实话实说,咱们都是队友,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好吧,那我就直说吧。我和泽哥你交过手,也和吴敌交过手,虽说赢不了,但好歹还能抵抗一阵子。但是对上潘西齐,我真是丝毫的胜算都没有,能拿下一局我就阿弥陀佛了。”说完这些,肖林偷偷看了一眼张泽,见对方没有发火,心里悄悄松了一口气。

    “潘西齐,难道真的就这么强吗?当时看到他的那篇报道,还以为只是个走后门的家伙,大家的笑柄罢了。可没想到他居然一路过关斩将杀入半决赛,甚至还轻松的胜了张志真。不得不说,他是你夺冠的一大拦路虎啊。”教练听了肖林的话也觉得事态严重,低沉着声音向张泽说道。

    “哼,这几次国内大赛我都是最后功亏一篑输给吴敌,拿了好几个亚军,这次比赛我无论如何也要把冠军拿到手!”作为第一个通过资格赛打入大满贯正赛,曾经的国内第一人,冠军似乎是张泽唯一的选择。

    “教练,依我看来,这个潘西齐实力之强,已经不弱于吴敌了。若是不拿出点压箱底的,恐怕没有那么容易能过的了半决赛这一关。”张泽沉思了一会后,开口说道。

    “什么,你的意思是?”教练心神一动,猛然回头。

    “不错,是时候展示一下我的新战术了。咱们冬训闭关了这么久,正好试试成效如何。”

    “可是,那可是你专门为了在决赛打败吴敌所准备的,要是现在就亮出来,岂不是失了先机?”教练摇了摇头,似乎不大同意张泽的选择。

    “教练,如果半决赛过不了潘西齐这一关,那还谈什么决赛啊。形势所逼,咱们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张泽似乎已经做出了决定。

    “好吧,一切听你的。只是你的脚伤,怕是会有影响?”见张泽心意已决,教练也不再劝阻。

    “放心,我心里有数。”张泽一边答着,一边摸了摸自己的左侧大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