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四分之一决赛,开战!
    作为仅有的两位单双打同时进入赛事八强的选手,为了避免比赛的冲突,组委会将潘西齐与林腾的两场四分之一决赛安排在上午进行,头两号种子吴敌与张泽参加的两场重头戏则安排在了下午。如此一来,结束单打比赛的潘西齐二人就可以在下午照常进行双打八进四的争夺。

    林腾与四号种子伯言的比赛率先开打。可以说这是一场新老选手的对决,89年出生的伯言要比林腾整整大了十岁。虽然相比于巅峰时期,已经进入职业晚期的伯言移动能力下降了不少,但是比赛经验却愈加丰富了。

    比赛一开始,林腾就通过自己极具冲击性的打法打了四号种子一个措手不及。要知道,林腾的快节奏战术是从小到大坚持形成的,几乎已经融入到了自己的骨髓里。只要一开始,不管是发球还是接发球,林腾就会自然而然的将球越打越快,不断压缩对方的回球空间。

    伯言前几轮并没有遇到太强的对手,这一下子可就乱了阵脚。要是在巅峰时期,凭借着够快的脚程,他应该还是能够很快跟上林腾的节奏。但是现在毕竟比对手大了十岁,移动上绝对是处于劣势的。因此跑动不及之下,被林腾左右调动的林腾显得有些狼狈不堪。

    很快,出乎众人的意料,林腾以6:3的比分顺利拿下第一盘。就在大家以为第一场男单四分之一决赛就要爆出惊天大冷门时,作为曾经的男网顶尖高手,伯言在随后第二盘做出了自己的回应。

    经过一整盘比赛的适应,伯言已经完全熟悉了林腾的球路。第二盘一上来,他就增加了对球的控制。通过更加多变的回球线路组合,再加上时而上旋时而下旋的诡异变化,林腾无法再像第一盘比赛那样得心应手。反而有时为了急于抢节奏,对方某些旋转不明的回球林腾也是毫不手软,直接下手攻击。

    这种球即使在正常情况下也是很难处理,更何况林腾为了压缩时间根本没有静下心来分析。如此一来林腾回球的失误率自然大大上升,局面也开始一点点回到了伯言的掌控之中。

    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就这样,改打控制球的伯言利用林腾越来越急躁的心里,迅速拉开比分,以6:2拿下第二盘,将比赛成功拖进了决胜盘。

    到了第三盘,比赛可以说变成了双方意志与心里的较量。林腾也确实是天赋异禀,一般年轻人在这种情况下早就乱了方寸。但丢了第二盘,林腾反倒是冷静了下来,意识到了自己的急躁问题。

    决胜盘,林腾也随之改变了战术,不再一味的抢节奏,而是沉下心来,与对方拼起底线来。如若是纯粹的底线对攻,林腾突袭的一板的威胁性是要大于伯言的。也正是靠这出其不意的一击,林腾频频偷袭得手。但是若论起球路的多变性来说,老辣的伯言又显得更胜一筹。经常通过精妙的前后调动将林腾调的满场飞奔。

    就这样,双方你一局我一局,直接战到了6:6平。比赛进入了最终的抢七决胜,接下来的每一分球都显得至关重要。

    不得不说这一老一少还真是棋逢对手,双方坚持到这个阶段谁都不会轻言放弃。比分又是极其焦灼的交替上升,来到了让人窒息的5:5平。

    既然双方意志力都差不多,在这种决胜时刻,体能就成了影响胜利天平的重要砝码。虽说林腾比伯言多打了好几场的双打,但那几场比赛林腾几乎都是躺着赢下来的,并没有耗费他多少体力。

    这时候林腾年轻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在之前接近两个小时的巨大消耗下,伯言感觉自己呼吸已经有些不顺畅,但反观林腾,却依旧生龙活虎,似乎还是充满了无限的活力。

    最终伯言还是无奈败给了时光,最后两分由于体力跟不上,在多回合对抗中率先出现了失误,以5:7的比分遗憾的输给了更为年轻的对手。

    就这样,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三盘大战后,赛前并不被人看好的北京队选手林腾意外淘汰了四号种子,成为第一个闯进四强的选手。

    对于这样的结果,紧张的全身湿透的肖主任与郑教练恨不得都要相拥而泣了。要知道,全国大赛的四强,这是他们多少年都不曾取得过的佳绩。

    但是,现在还不是他们可以庆祝的时刻,因为接下来十分钟不到,第二场四分之一决赛就将马上开始。这场比赛,他们寄予厚望的潘西齐将登场亮相,对公认的国内第三人张志真发起挑战。

    如果说林腾的胜利属于意外之喜的话,那么潘西齐的比赛结果则是他们事先早就预想好的。这场比赛,潘西齐必须拿下!

    上场之前,潘西齐再次确认自己右脚的绷带包扎的没有问题。虽然带着绷带比赛让他感觉有些不爽,但是为了防止被别人当成怪物,他还是决定这样上场,同时也能起到迷惑对手的目的。

    跺了跺脚,确定没有问题,潘西齐拿着球拍走上了球场。

    对面的张志真早已在场上做起了准备运动,身高体壮的他看起来果然是与一般的亚洲选手不同,从视觉上就能给人一种欧美选手的压迫感。

    看着潘西齐有些缓慢的脚步,又看到了他右脚踝上厚厚的白色绷带,张志真眯起了眼。

    “嘿嘿,看来伤还没好啊!这种情况下居然还敢上场和我对阵,不得不说,他还是有几分胆量的。不过这种送死的行为,可不要指望我会有丝毫的怜悯。无论是谁,只要敢阻挡在我夺冠道路之前,都会被我无情的打倒!”

    观众席第一排中央位置,刘主任依旧面无表情的出现在了那里。一旁的工作人员见潘西齐上场,有些轻蔑的说道:“主任,看来潘西齐的脚伤还没有好。依我看,昨天的那次摔跤之后,潘西齐就应该退赛才对。毕竟这场比赛,他对阵的可是大名鼎鼎的张志真,即使不受伤应该也没有太大的胜算。”

    “这可不一定,潘西齐这个人很有意思,已经带给我好几次惊喜了。我有预感,今天的比赛,应该又有一场好戏要上演了。”刘主任悠悠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