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国内第三人
    张志真,上海男子网球队当家球星,当今国内男子排名第三。相比于90年出生的张泽以及91年出生的吴敌,96年出生的张志真显然是中国男子网球新生代的领军人物。

    在2015年atp巡回赛深圳公开赛上,年仅18岁的张志真资格赛连胜三场首度闯入正赛,紧接着在首轮又战胜日本老将添田豪一战成名。

    第二年的深圳公开赛,张志真更进一步,一路过关斩将闯进八强,最后三盘惜败瑞士选手,与个人首个atp巡回赛4强擦肩而过。但八强的战绩也已经创造了近年中国选手在atp巡回赛上的最佳战绩。

    国内赛场,张志真对吴敌张泽也是形成了强有了的冲击。虽然依旧败多胜少,但是与那两人的差距已经是越来越小。随着张志真年龄的增长与经验的丰富,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他极有可能打破国内男子网坛多年被吴敌张泽两人称霸的局面。饶是这样,张志真现在也已经坐稳了国内男子第三人的位置。

    前两届全国网球大奖赛,张志真全都闯进了四强。只是在随后的半决赛上一次输给了张泽、一次输给了吴敌,无缘闯入决赛。这让心高气傲的他倍感挫败,因此更加刻苦训练,还特意到欧洲进行了几个月的特殊集训,就是为了在今年的大奖赛上卷土重来,一举打破那两人的垄断局面。

    今年的比赛,张志真作为三号种子被分到了张泽这个半区,如果一切顺利,两人有将在半决赛上演巅峰对决。前几轮,顺风顺水的张志真一路横扫对手,轻松至极的进入了八强。对于这个成绩他自然不会感到满意,因为从他看来,只有到了半决赛,本次比赛才算是正式开始了。

    “小潘,张志真身高达到了1米93,身体强壮,已经无限接近欧美运动员了。凭借着出色的身体条件,他的大力发球和猛烈进攻往往让国内运动员无法招架。即使连吴敌张泽也不敢与他进行正面对抗,往往只是通过多变球路对他进行控制,等待他的失误。一旦他状态上来打疯了,那么就算是吴敌张泽也没有太大的胜算。”在郑教练的房内,郑教练一边给潘西齐播放张志真以往的比赛录像,一边给潘西齐介绍他的具体情况。

    看着录像中张志真那一拍重似一拍的正手进攻,对手只是负隅顽抗,几乎没有反手之力。从场面上看,还真的有点像是欧美选手在打亚洲选手的样子。

    “教练,不知道他的弱点是什么?”潘西齐突然开口问郑教练。

    “年轻,容易急躁。去年他就是犯了这个毛病,半决赛本来在领先的情况下,硬是乱了阵脚,被吴敌给翻盘了。所以说,只要能够扰乱他的心境,你的获胜机会就会大大增加。”

    “嘿嘿,这倒好办了。要知道,乱人心境,可是我最拿手的事情了。”潘西齐轻松的笑道。

    “你可千万别掉以轻心了。听说经过去年的失败之后,上海队特意花大代价送他到欧洲特训,还找了著名的心理专家帮助他解决容易急躁的心理问题。不知道经过治疗,现在的他是不是已经不存在这个问题了。”郑教练有些担忧的说道。

    “算了,这个也不是咱们能够控制的,你就只管做好自己的准备吧。相信以你的稳定性,对方再怎么蹦跶也无法逃出你的五指山。”郑教练拍了拍潘西齐的肩膀,对他表达了绝对的信心。

    “好了,看完比赛录像你就早点休息吧,明天还得早起比赛呢。我就不陪你了,得接着去林腾那给他做赛前准备呢。”说完郑教练便离开了潘西齐的房间。

    送走教练,潘西齐却不再去管张志真的比赛录像,只是两手枕头,躺在床上发呆。对于张志真的打法,他已经有了初步的了解。对方进攻火力虽强,但毕竟还是无法脱离国内选手的范畴,对他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威胁。

    胡思乱想了一阵子,不知为何脑子里突然出现了王嫱的形象。想到只要自己拿下本届大奖赛的冠军,就能拿到王嫱的微信号,潘西齐不禁一阵傻笑。

    正当他犯着花痴的时候,门铃突然响了。打开门,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出现在他面前。

    “小吴,怎么是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只见天津队的小吴正怯生生的站在门口,还不时左顾右盼,似乎害怕别人看到一般。见潘西齐开门,她赶忙将手上的一个小瓶子塞到潘西齐手中,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这是我师姐让我给你的,你赶紧用吧。这可是好东西,师姐从欧洲带回来的,你可千万别浪费了。”说完小吴便急匆匆的跑走了。

    “唉,小吴。。。。。。”潘西齐还没来得急说话,小吴就已经消失在了楼道尽头。摇了摇头,潘西齐只好拿着瓶子回到了屋里。

    “王嫱给我的东西?真是奇怪。”潘西齐一边说着,开始端详起手中的瓶子来。

    原来,这是一种法国生产的药水,类似于国内的云南白药,对于摔伤扭伤非常有效。没想到王嫱居然知道自己扭伤了,还让小吴特意送药过来,潘西齐感到十分意外。

    心里想着王嫱不会是对自己另眼相看吧,潘西齐手中握着药瓶又开始胡想连篇。

    “呸呸呸,我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多了。”潘西齐摇摇头,美滋滋的开始往右脚踝上涂抹着药水。

    虽然他的右脚踝早已经痊愈,但是美人的心意又怎么能辜负。要是以后有了王嫱的微信号,王嫱问他药水效果如何。自己如果回答并没有使用,岂不是寒了人家的心。

    感受着右脚踝上传来的丝丝凉意,潘西齐靠在床上不知不觉又睡着了。只是手中还紧紧握着那个小药瓶,久久不舍得松开。

    另一个酒店的房间里,上海队的教练组正围着张志真,进行着紧张的赛前准备会。按理说以张志真现在的实力,在国内只要不是遇上那两位,其他人几乎无法对他构成太大的威胁。然而从张志真紧锁的双眉看来,似乎并没有想象的那样轻松。

    看着教练用手机录的潘西齐战胜李天明的比赛视频,张志真有些阴沉的说道:“教练,这个潘西齐的发球实在是太强了,我比不过他。”

    “不错,这个潘西齐不知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怪胎,居然具备这样的发球实力。当初看了那篇报道,我还以为能看北京队的笑话呢。没想到笑话没看到,却来了这么一个实力强劲的选手。”上海队主教练苦笑道。

    “除了发球,他的步伐也很强。你看这个球,虽然他最后扭伤了脚踝,但是之前的那种移动,实在是太惊人了。我想纳豆的移动速度也就不过如此吧。”看到潘西齐摔伤的那个球,张志真脸色又白了几分。

    “是啊,这个潘西齐,还真是出人意料啊!不过也幸亏了这个球,才使我们接下来的比赛轻松了不少。”教练微笑道。

    “什么意思?”张志真问道。

    “你看他扭伤后,右脚几乎已经无法走动,说明伤的很重。仅仅一天的恢复时间,不管他身体再如何强大,也无论如何不可能马上复原的。虽说我不知道为什么北京队还不申请退赛,但明天拖着这么重的脚伤,即使打了封闭,他也绝对不可能是你的对手。”上海队教练幸灾乐祸的说道。

    这也只能怪上海队的赛前情报工作做的不到位,没想到潘西齐还参加了下午的双打比赛。若是他们到现场看了潘西齐的表现,估计就不会做出现在的判断了。

    “不错,这种扭伤我也经历过,不仅是移动,甚至连发球也会大受影响。这种情况下,他的进攻威胁至少要下降一半。”张志真根据自身经验也作出了自己的判断。

    “明天的比赛,你要充分利用好他的脚伤这个优势。发球尽量发大角度,进攻也往左右两边打,尽可能增加他的跑动范围。相信到时候,他的右脚绝对无法支撑这种强度的比赛。”教练最终确定了明天的作战方案。

    在一家更加豪华的五星级酒店的行政套房内,网管中心刘主任正悠闲的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着当天的报纸,常伴在他身边的那个工作人员此刻正站在一旁,有些紧张的看着他。

    “刘主任,明天的比赛,咱们去看哪一场?还是去视察一下广州市的网管中心?”工作人员等待刘主任对明天的行程做出安排。

    “也是,到了广州这几天,他们已经邀请了我好几次,也该过去看看了。这样,等明天上午看完潘西齐的单打比赛,咱们就去广州网管中心。”刘主任头也不抬的给出了指示。

    “明天还去看潘西齐的比赛吗?之前都已经连看三场了?如果明天您再出现在现场,有很多人可就要坐不住了。要知道现在就已经有些风言风语出现了。”工作人员有些意外的回道。

    “哼,怕什么,我行得正坐得直,管他们说什么。这个潘西齐的打法,我觉得很有意思,想要多看几场他的比赛,研究一下网球的战术。”刘主任严声说道。

    这种解释工作人员可不相信,要知道刘主任可是个完全的行外人,这辈子几乎就没动手拿过网球拍,又怎么会突然对网球比赛产生兴趣呢。不过他不敢多问,只是赶忙去安排明天的行程。

    见工作人员出去,刘主任这才收起了报纸,脸上露出一丝让人猜不透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